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许英玉:北韩关注:「我們也只能聽他們的」猥褻、虐待、性侵 北韓監獄裡的無助女囚

2017年11月28日 党员园地 ⁄ 共 121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许英玉摘自风传媒

她們被猥褻、虐待、性侵。人權觀察在新公布的一份報告中寫道,在北韓臭名昭著的監獄裡婦女遭虐待是司空見慣的事。受害者幾乎不敢求助。

「我的生命掌握在他們手中。他們怎麼說,我怎麼做。一切聽他們的。」一位婦女問道,「除此之外,我還能做些什麼?」這位來自北韓的農村婦女已經逃往中國,2010年她在中國被抓,並被遣返回北韓。一名北韓官員在婦女拘留期間對其進行質詢,涉及婦女是否與一名中國男子發生過性關係。官員想了解所有細節。然後官員觸碰她的身體,扒下她的衣服,最後對她進行了多次性侵。

上述事件只是人權觀察組織收集的眾多「經歷」之一。目前該人權組織正在就這個國際孤立的國家撰寫一份基礎廣泛的報告:內容涉及日常生活、家庭、工作場所中,及在北韓的監獄和勞教所存在的暴力虐待婦女的現象。

人權觀察婦女權利高級研究員海瑟・巴爾(Heather Barr )介紹說,「由於階級制度的存在,北韓女性尤其成為暴力和虐待的受害者。」「我們與曾在監獄服刑人員和前高級政府官員進行過交談。」他們都報告說,性侵和其他對囚犯的性暴力行為不被視為嚴重罪行,即使這種行為是被法律禁止和依法懲處的。

失去保護

女性往往對遭受性暴力和虐待閉口不談。她們不會對任何人談起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慘痛經歷。她們是如何受到警衛或詢問著的性騷擾或被強迫發生性關係。她們感到羞愧、恐懼和恥辱。反正也沒有人能幫助她們。

人權觀察的報告顯示,對北韓女囚的身體傷害和騷擾時有發生,例如強迫勞動或酷刑。「許多甚至是公開的,只有性侵這樣的極端性暴力不會在眾目睽睽之下,沒有目擊者,而且肇事者和受害者雙方都對發生的事情保持沉默。」

惡性循環

出現這一結果有一個很好的理由,高級研究員海瑟・巴爾解釋說,官方上有可以向監獄長或審訊員投訴的渠道,但儘管如此,這種投訴的部門也是監獄體系的一部分。巴爾說道,「肇事者是擁有權力者,和我們進行談話的女性沒有任何一個想到自衛或公開指責肇事者,她們害怕帶來的後果。受害者實際上不可能保護自己。」

更糟糕的是:如果一個案件曝光,那麼被指責的不是罪魁禍首,而是受害者。巴爾說,「一名女子親眼目睹一名囚犯於監獄看守發生性關係的場面。」「目擊者和其她囚犯議論了這件事,後來還在監獄內遭到懲罰。只有看守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說出自己的噩夢?

接受人權觀察采訪的女性都已離開北韓。她們的經歷和對過去的回憶卻仍停留在那裡。一旦到了韓國,大部分人要在所謂的「北韓難民安置中心」度過幾個月的時間。」在韓國政府運作的這一機構中,這些女性將接受心理、身體的檢查和諮詢。此外,還提供一些生活上的幫助,比如如何使用手機或自動提款機。」

巴爾說,通過非政府組織或教會也可以獲得心理上的幫助。「儘管如此, 她們害怕在韓國接受心理治療,因為擔心受到羞辱。」因此受害者不敢求助或者秘密進行。

人權觀察希望通過這份報告喚起人們對北韓婦女遭受暴力侵害的關注。這樣或許有助於未來更多受害者敢於公開自己的遭遇。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