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茉莉花主题 > 正文

民主党时代广场第402波茉莉花行动抗议中共暴政

2018年10月28日 茉莉花主题 ⁄ 共 1213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2018年10月27日星期六晚9时,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带领中国民主党党员:陈洁,陈闯创,张会来,蒋云龙,赵秀金,任贤德,崔永,沈丽君,张明,黄宝星,黄文峰,周诚,陆昊,陈永忠,张千金、张文俊再度来到美国闹市中心时代广场举行集会,抗议中共腐败暴政侵害中国公民权益的恶行,声援中国大陆民众抗击暴政的斗争。

由陈闯创做了主题发言。

1,周诚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特别关注黄琦狱中患重病血压结果被篡改 急需获得国际社会关注

2018年10月23日下午,代理律师刘正清律师去绵阳市看守所会见黄琦,获悉黄琦在狱中重病的情况。黄琦透露:“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从正在测量高血压的三名同监室病人手中拿过电子测血压仪,测我的血压,测出的结果是高压221,低压131,而同时另外三人的血压:胡勇血压138/82,马书布140/76,陈光坡150/110。上午10:14,医生孙莉又用手动来测量我们四人的血压:黄琦145/96,胡勇125/90.陈光坡138/80,马书布130/82。在场证明的人有:赵阳平、胡勇、曾谦、马书布、陈光坡。2018年10月21日下午的测量值是:(电子测量仪)左手:217/135,右手:213/147。在你上次2018年9月8日会见离开之后,我的血压测量值全部是手动测量的,高压在140至170之间,低压在70至90之间,我数十次要求他们用电动测量仪,便于我和医生都能够看到测量值,警方和医生都予以拒绝。最近几天(21号)之后,我也要求他们用电子测量,警方和医生还是予以拒绝。他们明知黄琦(我)血压值高压在210以上,低压在120以上,他们故意作弊,因为手动测量仪是医生报出的数字,而电子测量仪双方都能看到,上面所说在场证人,他们都见证了我的电子测量数据。从10月19日两次分别用不同一起的测量结果,电子仪器与手动仪器结果相差:高压相差70以上,低压相差30以上。且隔格时间才1小时多点(第一次)。第二次是同步测量,217/135(左手,电子仪测结果)213/147(右手,电子仪测结果)。手动结果医生没告诉我。昨天和今天上午,是由一大队副大队长赵德双带医生来查的血压。手动:高压160左右,低血压110以上。我当着全体在押人员的面,指责他们作弊,搞法西斯破坏。我还对他们说:‘狡兔尽,走狗烹’。我死了,你也会被灭口。”黄琦还透露:“我这样的血压值,很有可能猝死,或中风昏迷。8月份(中旬),看守所组织外面的医生给会诊,其后他恩在看守所医院给我腾出了一间室,准备单独让我一个人入院,并安排多名在押人员来看护我,该方案被办案单位以不讲政治为由予以否决。至今为止,8月份三次抽血检查会诊的结果,警方都不给我看,医生(看守所的)王大成告诉我这个检查结果在绵阳市公安局局长手里。我非常感谢两位律师和朋友对我的帮助,也非常感谢美国政府、国际友人和新闻界朋友们对我的帮助。我的病情恶化到今天这个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结果。告诉大家,黄琦会誓死抗争到底。请未来的朋友追究中国法西斯的罪行。谢谢大家!”黄琦最后透露:“赵德双是在去年6月28日从一大队各个监室抽调了十多个在押人员组成新建一大队01室专门关押黄琦,还对这些进行了培训。赵说:‘黄琦顽固不化,尽一切办法把黄琦煮趴’。今天上午赵对我说,你的一切情况由杨茂荣全权负责。”对于黄琦的病情,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在10月24日发布《关于绵阳市办案单位拒绝为病重的黄琦治病的情况反映》,表示:“黄琦目前血压飙升病情加重进入尿毒症,是绵阳市主办单位阻止干扰黄琦入院治病承担主要责任,办案单位惨无人道一步步的把黄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祸首。”因此,黄琦母亲要求中共中央各部敦促四川当地紧急送黄琦住院治疗,并追究阻止黄琦入院治疗的责任人。

2,黄文锋宣读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已被广西东兴警方以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正式逮捕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8月20日,本网获悉: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于2018年9月26日已被广西东兴警方正式逮捕。周勇军是在2018年8月20日在广西东兴警方刑事拘留。罪名是涉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现羁押在广西东兴市看守所。据悉: 2018年8月19日上午,周勇军、农定财欲往东兴游玩,13点50过入市边检被控制,17点50被移交边防派出所,农定财被传唤,后从派出所出来,而周勇军因背包查到有法轮功资料被广西东兴市刑事拘留。周勇军,1967年9月16日出生,四川省蓬溪县人,八九民运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团长,中国政法大学85级政治系肄业,三度系狱。曾经参与1989年北京的学生运动,4月21日,与郭海峰、张智勇跪于人民大会堂门前,试图递交请愿书;4月28日,任北京“高自联”推主席;5月,担任北京高校学生对话代表团团长,后又与韩东方、赵品潞等人组织工人参与运动;六四事件后被北京警方逮捕,1991年1月获释;

1993年被迫流亡美国;1998年12月,因返回中国大陆又次被捕,并被以“偷越国境罪”判处劳动教养3年;

2008年9月,试图从香港的罗湖进入中国大陆时再次被捕,并于2009年5月转送至四川遂宁;

2010年1月15日,被四川省遂宁射洪县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

2015年12月6日,被减刑提前释放;据悉,其在狱中曾遭到酷刑殴打。

2015年12月出狱后,通过自考本科毕业、并通过司法资格考试,但始终无法获得各项合法证件。

3,黄宝星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全国旅游群案”已经送达法院起诉 郭庆军、孙文科仍被羁押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5日,本网获悉:“全国旅游群案”已经送达法院起诉。“全国旅游群案”中吉林长春的郭庆军、重庆的孙文科2人已经被批捕,另6人已取保获释。据吴魁明律师2018年10月24日:“2018年4月13日全国旅游送饭群八名管理员被抓涉嫌寻衅滋事案件消息——晚上我收到保罗(实名廖永忠)来电:他刑拘一个月后,转至某办案基地监视居住。一个月后,因为他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又把他放在家里监视居住。监视居住满六个月后,办理了取保候审。刚收到了检察院通知书,该案已经到法院。”给良心犯送饭的“全国旅游群案”被抓的8位人士中,目前还有长春的郭庆军和重庆的孙文科2人被羁押,且已证实都被批捕。 郭庆军是于2018年5月17日被赣州市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名批准逮捕,关押于江西省赣州市南康区看守所(东山街道办事处金山路)邮编341400。而重庆的孙文科具体羁押地址不详。另戴湘南、刘春林、贺梅静(网名梅子轻旋)、李晓虹(网名虹之约),廖永忠(网名保罗粉丝)、卢比等6人已取保获释。全国旅游群群主郭庆军2018年4月10被传唤到二道区分局,4月11日被送往江西赣州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后被正式逮捕。现在江西赣州市公安局是主办案单位。郭庆军在《全国旅游群》统计善款,按照捐款人的意愿及民主讨论的形式分配善款,哪位维权人士被抓判了多少年,哪些人士需要筹集善款,每个月要给良心犯家属多少善款等等,因此遭到当局忌恨。《全国旅游群》已被当局强行解散。郭庆军先生多年来长期支持关注维权公义事业为弱势群体鼓与呼,通过发起募捐、网络呼吁等多种方式声援异见人士、良心犯、维权公民、维权律师,哪儿有不平事哪里就有他的声音。

4,张明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安徽省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非法批地被自然资源部处罚,警方拘留三赴京举报政府非法占地的民众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4日,本网获悉:近些年来中国地方政府出让土地大搞土地财政,中央政府虽有查处,但地方政府是屡禁不止,民众不堪其苦上访举报行为被政府动用公安以行政拘留,甚至刑事打击之事屡见不鲜,近日本网信息员接安徽省阜阳市界首市城东办事处民众反映他们因2018年9月3日赴京上访举报政府非法占地被警方行政拘留之事,而此前的2018年6月22日中国自然资源部在北京向社会通报16起自然资源违法案件被查处结果中就赫然有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非法批地建设进出口企业培育基地一案。据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张孔行政村的村民钟自海反映,他们数村民在2018年9月2日赴京举报东城街道办事处非法占地一事,于9月3日在北京市中南海周边被北京警方检查时自称上访人后被送久敬庄后被地方政府接回界首市直接送界首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做笔录后,他们有三人被警方决定给予行政拘留十天的行政处罚:钟自海和王培被送界首市拘留所执行拘留,六十二岁的张兰英女士则因界首市没有女子拘留所被送阜阳市拘留所执行拘留,被送拘留所前体检费用120元钟自海自己支付,在拘留所里的洗漱用品等他亦支付了70元。钟自海反映,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因非法批地一事曾被央视曝光,该市一位副市长、愿东城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及吴小兵被政府记过处分,孰料,被记过处分的吴小兵竟然升任街道办事处主任继续大搞征地和拆迁,而他(肢体残疾二级)则因上访投诉被撤销了残疾人协理员的职务。钟自海等村民上访举报的是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于2017年4月开始对他们孔张社区(原为村政府改为社区,应是为征收土地拆迁房屋而为)大规模征地和拆迁,用于商品房开发和个人墓地开发。农民坟地土地被征收,迁坟则被收取5000至30000元的高价,周边区县同样情况公墓对农民则是免费,因此村民认为等同于被敲诈了。村集体土地被征收一百多亩,村民未见到征地公告、征地批准文件,不知道土地用途和四至。政府亦未与村民就被征收土地确定面积、补偿标准等事项。种自海等村民认为征地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属于违法征地,故他们要赴京举报。自然资源部在北京向社会通报16起自然资源违法案件的查处结果中自然资源部国家自然资源督察(执法)工作小组召集人崔瑛表示,各级自然资源主管部门要坚决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最严格的资源节约制度、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坚持源头严防、过程严管、后果严惩,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分工协作、共同发力,坚决制止和惩处破坏自然资源行为,切实履行好保护和监管职责。其中所谓“严格查处,强化责任追究”,而界首市东城街道办事处的行为则证明其并不畏惧;所谓“不断强化法律制度的刚性约束,让法律制度成为不可触碰的高压线。”刚性和高压线并未体现出来。从钟自海等人赴京向有关机关举报非法占地后又要“闯中南海”可见他们并不认为举报就会起作用,而要通过“闯中南海”来使举报起作用,他们被北京警方训诫,又被当地警方行政拘留十天。由此可见,中国现行制度中没有就群众举报案件及时必须查处的,及对举报人给予保护的制度性安排。

5,沈丽君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期三“写小说造谣伊利案” 一审宣判 自媒体人刘成昆被判刑8个月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4日,本网获悉:“写小说造谣伊利案” 一审宣判,自媒体人刘成昆被判刑8个月。此自媒体人“造谣伊利案”开庭一月后,2018年10月20日在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法院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被告人刘成昆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刑期自2018年4月2日起至2018年12月1日止)。邹光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对于这一判决结果,二人均当庭表示上诉。刘成昆的家属支持上诉,并强调刘成昆无罪。刘、邹二人涉案,源于3月底在各自的微信公众号发表文章,被指影射伊利公司董事长潘刚协助调查。呼和浩特公安机。刘成昆:前媒体记者。之前,刘成昆写小说《出乌兰记》被指影射伊利集团,于2018年4月2日被内蒙古呼和浩特市警方从北京抓走,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诽谤罪。当时,他的妻子恐慌,以为丈夫被黑社会绑架了。刘成昆的家属很晚才收到逮捕通知书,显示罪名是诽谤。2018年4月23日,涉嫌伊利“诽谤案”被抓的刘成昆传出一张手写字条,称 “我不认为自己有罪”。字条显示:“本案中我不认为自己有罪。理由是小说是艺术,是虚构作品。我没有诽谤谁,不够成诽谤罪。”包括前媒体人刘成昆等6人涉嫌伊利集团董事长潘刚“失联”传言被抓案,引起社会强烈关注。后刘、邹二人涉案被判。他们也是被内蒙古警方抓走,于是网友吐槽该案与闹得沸沸扬扬的凉城县鸿茅药酒案,称之为2018年“跨省抓捕”典型案子。

6,崔永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上海维权人士沈金宝因在人民广场乞讨被刑事拘留 家人未拿到法律文书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3日,本网获悉:今年63周岁(1955年6月15日生)的上海维权人士沈金宝于2018 年10 月10 日在人民广场坐在台阶上向过往行人乞讨时,突然被巡逻的保安驱赶,沈金宝就走开了。他走到楼梯的下面在乞讨时,被警察强制带进人民广场派出所。查身份证时发现沈金宝是访民身份(常为养老金问题上访),人民广场派出所警察打电话给浦东公安分局梅园派出所,次日早上沈金宝发短信给家属说自己被处刑拘。家属在沈金宝被刑事拘留的第二天(10月12日)去上海律和理律师事务所聘请了律师。2018年10 月15 日下午,沈金宝的家属接到了一个自称是浦东新区看守所警察的电话(电话号码是22046710),该警察让朱金娣给沈金宝送秋冬穿的衣服。家属这才知道沈金宝是被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2018年10月16日,朱金娣与律师一起去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梅园派出所找承办民警要求得到家属应该得到的沈金宝的《拘留通知书》。警察说沈金宝的《拘留通知书》在居委会。朱金娣立即到梅园街道信访办要了居委会电话号码02158312934,梅园街道信访办接待员小王帮助打通了居委会电话,问居委会要沈金宝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居委会说:“被警察拿走了”。朱金娣返回到梅园派出所,警察又说在老卫警察(姓卫的老警察)手里,警察打电话给老卫警察,老卫警察说被小马警察锁在抽屉里,要等小马警察17日上班才能拿。次日,既是17日上午九点半,朱金娣去找小马警察要拿回沈金宝的《拘留通知书》,小马警察说在老卫警察那里。就这样,一老一小两警察互相推诿,沈金宝的家属至今未拿到沈金宝的《拘留通知书》。16日下午,朱金娣去浦东新区看守所给沈金宝送了衣服和人民币2000元。沈金宝今年已经63周岁,至今没有领到一分钱的养老金,靠乞讨捡垃圾为生。从沈金宝的遭遇充分暴露出所谓的“让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只是欺骗愚弄百姓的谎言。本网将持续关注沈金宝被关看守所已20多天,家属仍未拿到《拘留通知书》的状况。朱金娣电话:13042111402

7,任贤德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安徽省长丰县女访民詹传云因信访被警察暴力伤害后判刑,赴京伸冤两次被维稳人员暴打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2日,本网获悉:安徽省长丰县岗集镇南洪社居委张小圩村民詹传云女士因上访投诉自己家庭的房屋被拆迁、承包地被征收未获合理补偿而上访,却被信访维稳人员多次殴打,甚至因在长丰县政府信访局坚持不离开要求解决问题而被出警警察施暴殴打受伤,并因为阻挡警察殴打而被法院2017年以妨碍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詹传云女士因不服安徽省长丰县政府对其上访反映的家庭宅基地、承包地被征收未获合理补偿及承包地被他人强占建厂房的事不予处理而上访,因合肥市、安徽省政府亦不处理,她只得赴京上访。据詹传云反映:她于2017年8月10日在京上访,岗集镇政府知道后,立即派信访办主任张自文和金传霞带一些人,在北京市信访局门口拦截詹传云,并威胁她要带她回长丰县,她立即报警,信访维稳人员未敢在信访局门口抓她,警察帮她打车离开,车开了大约四五公里,她刚下出租车后面跟着两三辆车上下来了一些人,把她拖上车,对她拳打脚踢,并抢了手机和包,开车就跑了,中途在北京又换了两次新车,最后被带上了一辆商务车上,被六个人押着,开往安徽。在路上维稳人员对她毒打,威胁她不要上访,她没有同意。詹传云就在车内被打了几乎一夜。大概在第二天六七点左右,快到岗集了,就听着他们在打电话联系,最后在岗集镇张庙大桥停了,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可能是她的伤势过重,岗集镇不敢收,叫他们自己想办法。维稳人员骗她说联系好了,把她送到长丰县,中央下来人处理这件事。之后又把她带走了大概上午八点钟左右,在一处偏僻的乡村道路上,维稳人员把她放下车说,你在这里等下,长丰县有人过来接你,把她的手机还了(没电了),钱包里的850元钱被拿去了,开车跑了。詹传云浑身是伤,在公路上走着,大约走了一个半小时左右,遇上一位好心人,开三轮车把我带到一个路口,帮她打电话报警,并通知了家人,才知道这里不是长丰县,而是肥西县一处渺无人烟的小路上,等了两三个小时也不见警察来,家里人在中午十二点才找到她,把遍体鳞伤的她带回家。住院半个月后,伤势有所好转,她向多个部门反映此事:从岗集镇到长丰县,再到合肥市,都无人理睬,都说让她去北京报案处理。詹传云于2017年9月18日到北京就8月10日被绑架及殴打之事报案。岗集镇信访办张自文闻讯后,再次雇佣“黑社会”分子7人,在北京永定门把她硬拖上车,对她进行了更加凶狠的毒打,并用胶带捆住她的手脚,封住了嘴。强行脱掉她的鞋子,抢走了她的两部手机、身份证、银行卡以及现金三千多元及包内衣服、上访材料。在车内毒打她一夜后,天亮的时候在一处偏僻的地方,他们把她拽下车,抬起她往一处洼地里扔,做出想要置她于死地的行为(应是恐吓詹传云),她手碰到了路边的铁丝围栏,拼命抓住挣扎,喊叫声音惊动了附近村庄的人,村庄住户的灯亮了,这些维稳人员吓得扔下她开车就跑了,很快有人来了救了她,并报了警。这时才知道此地是颍上县南照镇。南照镇派出所出警,并做了记录,拍了她打伤处的照片。詹传云因上访,先后两次被维稳人员毒打,遍体鳞伤,耳朵听力因殴打受到损害。詹传云一个农村妇女上访反映问题要求政府处理,这是行使她的权利,竟遭到如此暴力对待。而詹传云在此前的上访中就受到警察的暴力,甚至因为阻挡警察暴力的行为被当地长丰县法院以妨碍公务罪判刑。在长丰县人民法院的(2017)皖0121刑初32号《刑事判决书》中记载着,詹传云于2016年12月22日12时许,詹传云在长丰县信访局二楼复查复核办公室内进行信访活动,因没有得到满意答复不愿意离开,影响该单位办公秩序。经该单位工作人员报警后,长丰县公安局水家湖派出所民警前往处警。被告人詹传云对办案民警的口头传唤不予配合,在执法人员将其强制带离的过程中,将民警祝杰和辅警闫绍帅手部抓伤。被告人詹传云在被带至水家湖派出所过程中,又将辅警王长磊、黄光亚手部抓伤。长丰县公安局将詹传云刑拘、逮捕后以詹传云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警察,其行为显已触犯刑律,构成妨碍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詹传云在被羁押于合肥市女子看守所至刑满释放。对此判决,判决书中称詹传云认罪,可詹传云提起上诉,后又撤销上诉。詹传云现正就此案提出申诉,请求上级法院撤销安徽省长丰县人民法院的(2017)皖0121刑初32号《刑事判决书》。其申诉理由引用了清华大学法学院何龙博士在《检察日报》2017年04月26日第3版发表的文章《准确把握“暴力袭警”条款适用范围》中“即使客观上确实具有暴力性,属于暴力手段,但是基于期待可能性法理的考虑,无法期待行为人在内心难以接受的情况下“束手就擒”,因此,不宜认定该行为成立妨碍公务罪。而且,在行为人确有合理、正当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或者人民警察执法行为存在不规范时,行为人不配合、不协助而实施暴力行为的,更不宜认定其成立妨碍公务罪”。在申诉书中,詹传云提出一、侦查人员与所谓受害人(警察与辅警)是同事关系,可能影响案件公正处理,应当回避却没有回避。侦查机关是长丰县公安局,而所谓受害人,即在强制带离詹传云的过程中被其抓伤手部的的是该局的警察和辅警,侦查人员与所谓被害人是同事关系,彼此间熟识,在侦查案件过程中难以做到客观公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第(四)项规定,侦查人员与本案当事人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公正处理案件的。二、民警、辅警的处境行为不具有合法性,没有依法执行职务。詹传云认为,民警、辅警在长丰县信访局出警对她的口头传唤程序违法且无必要性和紧迫性。没有依据《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对现场发现的违法嫌疑人,人民警察经出示工作证件,可以口头传唤,并在询问笔录中注明违法嫌疑人到案经过、到案时间和离开时间,对她先出示工作证件,再口头传唤 ,而是先口头传唤,程序违法。詹传云是被警察强制带离的,詹传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八条规定:公安机关的人民警察对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秩序或者威胁公共安全的人员,可以强行带离现场、依法予以拘留或者采取法律规定的其它措施,她并未严重危害社会治安措施或者威胁公共安全,却被强制带离。詹传云到底受到警察怎样的“执法”?詹传云的叙述是令人感到令人无法接受的任何人都不会束手不予反抗的所谓“执法”:派出所警察接到信访局报警电话赶到信访局并没有出示警官证,他们当即将詹传云抓住双手扭到背后按到在地上殴打,然后抓起她的双脚从信访局二楼拖到一楼,头部腰部已经被打伤的詹传云,皮肤已经大面积青紫淤血,疼痛难忍大声喊叫,詹传云被他们四人抓手抓脚抬上车,在车上她又被警察殴打,疼痛难忍的詹传云凭着本能用手抵挡,在此过程中,施暴的警察和辅警的手被她抓伤,由此事实她被刑拘判刑。被抓进派出所后,因詹传云伤势严重,半夜十二点左右,警察将詹传云送医院做了三次CT扫描:两次头部,一次腰部。在派出所里,詹传云的裤子被磨破,因被殴打缘故,大小便失禁,屎尿在身上。派出所警察安排两个女人给詹传云用水冲洗身上,又拿来一条窄棉裤给她穿上。然后,詹传云被长丰县公安局决定刑拘,次日凌晨三时三十分许送合肥市女子看守所羁押。因为被警察殴打受伤,詹传云在看守所躺在铺板上约一个月身体才有所恢复,虽然能够下地,但因身体疼痛只能弯腰行走。詹传云多次报告看守所管教警察,一般管教不大理会,只是在她因疼痛要求看医生吵了同监室人睡觉,也就是安排看守所医生来看看,给一粒止痛药吃。为了使詹传云不因伤痛发出声音,看守所医生竟然还给她吃过安眠药,詹传云不是失眠,她是被警察殴打的伤痛需要治疗,至少也应是止痛药以减轻她的痛苦为是。詹传云女士在采访时一再说她16岁出来做裁缝,从来没有进过派出所,这一次她却在警察暴力之下进了派出所、合肥女子看守所,她无法接受这一切,所谓认罪是恐惧中做出的,不是她的真实意思表示,她提出上诉后又因为恐惧而撤回上诉。法院到合肥女子看守所宣判时,无法接受自己惨遭警察殴打,却因为阻挡警察的拳头而将警察手部抓伤的行为被判刑六个月,激愤之下的詹传云竟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挣脱了羁束椅的束缚一头撞在栏杆上,头被撞破一个大豁口流血不止。这一撞表现出詹传云女士以死抗争强权的强烈意志。法律是文明的产物,警察执法更应体现出法律的文明,两个受过格斗擒拿训练的身体强壮的警察面对一个五十岁的不愿服从的女裁缝,能够轻易地将她控制住带离,他们没这样执法,而是选择了使用暴力将她双手扭到背后按在地上殴打一通,然后抓住她的手臂拖她下楼,被打伤的詹传云无力行走双腿拖在地上,冬天的厚裤子都磨破了。她被四个警察抬手抬脚扔进警车,在警车里她被警察继续施暴殴打。面对壮汉警察的拳头,除非是身体强壮到对这些拳头殴打感受如同小儿的拳击,否则身体被拳击的疼痛,必然使任何人都要出手阻挡对自己的攻击。可詹传云这出手,警察的手背上于是有了她手指甲的划伤,于是他们到医院疗伤,有了病历,于是詹传云女士就是犯罪分子了,而詹传云女士身上的伤,她无法去医院治疗伤情,自然没有伤情的病历,她的伤与警察的伤孰轻孰重,稍微明理的人就应当明白了。詹传云女士被判刑有期徒刑六个月,而中国法律却被钉在耻辱柱上,只是当权者尚不自知,因为他们信奉的秦法家商鞅的“执法者强则国强”的名言,而忘记了政府的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所谓“执法者强则国强”与近现代法治的法律至上理念冲突,近现代法律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执法者与被执法对象的人格应是平等的,而“执法者强则国强”则寓意着所谓执法者与被执法者之间人格不平等。昔日中国汉朝将军李广宁愿自杀不愿入狱面对狱吏即是不愿其人格受所谓执法者虐待践踏之举。

8,赵秀金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工行断友集体拦截董事长车辆,已有张红伟被以“敲诈勒索”刑拘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2日,本网获悉:2018年10月10日上午8点左右,在北京西长街15号中国工行银行总部西大门口,有来自内蒙的南行芝、辽宁沈阳的军嫂赵辉、湖南的彭真爱、湖北的毛秋生、河南的张红伟等被工商银行强迫解除劳动关系的“断友”,拦截了工行董事长易会满的车辆,被北京公安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目前,河南的张红伟在行政拘留期满被接回地方河南方城县后,再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拘。全国四大银行维权不间断的一直有断友在北京总部维权,工行,建行,农行,中国银行四大银行,他们都是在银行改制中被非法诱骗强迫买断下岗的维权员工,最早被买断是在2000年,最高峰是在2003年至2006年期间,四大银行下岗人员多达几十万人,从2000年到现在一直在维权,都是多年的维权一直不解决任何问题。湖南工行的彭真爱曾在去年在北京总部信访办维权,因无人接待解决问题被逼自杀,后又遭北京公安刑事拘留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河南方城县公安局对张红伟的刑拘属于重复处罚,涉嫌执法违法构陷维权员工的行为,况且拦截工商银行董事长易满会的车辆,是劳工权益受害者要求解决问题的一个无奈的行为,根本与敲诈勒索风马牛。工商银行“断友”维权代表伍立娟说,希望河南方城县当局不要再制造冤假错案,张红伟无罪,请立即释放。毛秋生电话:13477442124。彭真爱电话:15973001116。

9,蒋云龙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疑因在派出所反洗脑,人权捍卫者姜家文被以“涉嫌煽颠罪”刑拘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2日,本网获悉:今天是人权捍卫者姜家文在北京被截回地方的第八天。下午14点多,姜家文发出信息,称自己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正在从辽宁省丹东市元宝区七道派出所送往看守所。本网认为,姜家文先生发出的其被“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信息可能有误,应该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今年的10月15日,姜家文先生在北京截抓捕押回原籍,一直关押在丹东市元宝区公安分局七道派出所内。姜家文说,在派出所内24小时有专人零距离看守自己,此人叫马聪,今年21岁,是哈尔宾警察学院实习生。两人闲谈中,马聪经常以法律学者而自据,老姜深感这个小孩已被深度洗脑,小小的年纪只有意识形态的立场,而没有起码的是非对错的观念,整天照本宣科说什么不懂法易犯罪。老姜告诉他,这个世道懂法了才易犯罪。马聪不解,老姜便告诉自己的经历,证明越是懂法越要去依法,也就越容易得罪权贵,就成为了权贵眼中违法者。老姜还进一步给马聪讲解中国的权大于法,钱大于法,法律是统治阶级镇压被统治阶级的工具等等事实,让马聪更加疑惑。人权捍卫者姜家文一直在北京维权,是一个有着普世价值观点的人,也无数次帮助他人维权,多次参与其他维权访民的“民告官”诉讼等,长期的北京呼吁当局停止打压维权访民,依法解决社会矛盾等。姜家文也因此在北京多次遭到行政拘留与刑事拘留的处罚,甚至还在丰台区看守所遭到酷刑殴打,造成手臂骨折等后遗症。姜家文先生这一次疑似被以“涉嫌煽颠罪”刑拘,可能跟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即将举行有关,有可能在派出所给马聪反洗脑有关。

10,张会来宣读本周中国民主党还关注湖北京山维权人士鲍乃刚因进京维权遭刑事拘留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8年10月21日,本网获悉:2018年10月20日鲍乃刚因进京维权被京山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现关押在京山市看守所。2018年10月18日鲍乃刚刚到北京就被湖北京山维稳人员强行劫持,押解回当地,第二天,鲍乃刚在京山公安局接受询问并被抄家,警方拿走了鲍乃刚的电脑、手机,以及一些上诉材料等。后被刑事拘留。鲍乃刚,男,湖北省京山县宋河镇人,复转军官,曾在绵阳市北川县经商,因为父上访申冤10年。2003年,被当局栽赃入监两年。2011年2月,因在网上响应茉莉花革命,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后羁押于绵阳市看守所长达9个月,之后被逮捕,同年11月被取保获释送回原籍湖北。2017年2月10日,鲍乃刚因旁听武汉王芳涉嫌寻衅滋事案庭审遭户籍地京山县公安局行政拘留3日处罚。2017年2月17日,鲍乃刚向京山县人民法院对京山县公安局提起行政诉状,要求撤销京山县公安局京公(宋河)行决字110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责令恶意剥夺公民权利的京山县公安局向公众公开道歉。后遭法院枉法判决。

      活动后期,中国民主党的党员轮番上前高呼口号。
       活动在9:30左右结束 。
      茉莉花行动最初是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为声援中国大陆公民的茉莉花革命而举行的活动。2010年12月,北非阿拉伯国家突尼斯爆发民主革命,推翻当时阿里的腐败独裁政权。因突尼斯的国花是茉莉花,因此这场革命被称为茉莉花革命。突尼斯人民的胜利激发了其他国家民众民主革命热情。这场革命迅速蔓延到整个阿拉伯世界。2011年2月,当埃及人民推翻长达四十年的穆巴拉克独裁政权后,中国公民受到极大鼓舞。他们呼吁在中国进行茉莉花革命。通过讨论,网民们相约,自2011年2月20日开始,每个周日都在中国主要城市闹市中心进行微笑散步,表达要求民主的愿望。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自大陆第一次茉莉花行动起,就在美国时代广场集会同步声援大陆民众的茉莉花行动。由于时差,民主党全委会的活动在当地时间周六晚9时开始。自2011年2月19日开始至今,民主党全委会的茉莉花行动风雨无阻,从未间断。即使纽约-新泽西-康涅狄格三州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纽约市因为暴雪封路断车戒严,中国民主党仍然坚持活动

中国民主党主席助理 陈洁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