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非法监禁观察:上海截肢残疾人陈文龙遭地方领导殴打并非法拘禁10天

2015年04月12日 党员园地 ⁄ 共 264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卢秀燕转自博讯网

 

我是一个医疗事故致残截肢四级伤残的残疾人,农民,现年54岁,住上海市奉贤区奉浦社区。因医疗事故致残丧失正常劳动能力,无正常经济来源,生活从小康陷入贫困。2012年8月14日,到社区民政办公室请求解决医疗事故致残后生活困难的遗留问题,因批评了民政办官员几句就遭到社区政法书记高平的拳打脚踢,被打得头肿眼青后,不仅不送医院治疗,竟然与奉贤公安局领导串通,将我关进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名,将一个截肢四级伤残的残疾人非法拘禁10天。

以下是关于奉浦社区政法书记行凶殴打医疗事故截肢残疾人,为掩饰暴行,栽脏诬陷,将被害残疾人以扰乱单位秩序罪名非法拘留10天的事实全过程。
2012年8月14日上午,据区民政局信访办和村委民政干部要求,让我到所在奉浦社区民政办找钱秀娟主任商洽解决医疗事故致残遗留生活困难问题。我在民政办钱主任办公室等到11时才见到钱主任,说明区民政局信访办意见。钱主任态度冷淡,爱理不理,我把我困难情况的相关资料给她看。她讲,我不要看你的什么材料,叫你们村支书过来。我说明来社区民政办是区民政局和村委和派出所指导员的意见,你这种态度对待百姓,拿了国家工资,不替百姓办事,到底讲理吗?由此发生言语争执。这时,从里边一间办公室走出社区政法书记高平,他走过来,指着我的头,气势汹汹讲:你陈文龙在这里干什么?你要求这样高,想干什么?高平一边讲就一边动手用拳头打我头部,我因截肢遭到高平暴力殴打,根本站不稳,只好抓住他的衣服,以防摔倒。这时过来两个保安人员,分别将我双手架住。而政法书记高平在我双手被架住情势下,对我大打出手,头部、胸部连续拳击,并且用脚踢我身体下身,边打边踢边谩骂:“你这个小贼,我今天要打死你,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当场被政法书记高平打得眼睛乌青头肿大,现场有关人员看到高平对一个残疾人大打出手,怕出事,出来讲:“高平,你这样是不对的。”要其停手,但高平仍不罢休,指着我谩骂:“我日你娘,我不会放过你的,有你苦头吃的,今天我要把你摆平。”

看到我被政法书记高平打得头肿眼青,民政办主任钱秀娟不仅不制止,在一旁放纵,我要求处理在民政办被殴打事件,要求送医院验伤治疗,他们置之不理。不仅不将我送到医院救治,竞叫来社区民警,将我驾上警车,送到奉浦派出所,声称由大老板来解决问题,我问大老板是谁,民警笑笑,讲到辰光侬就知道了。

到了派出所,我感到头痛、胸痛,头上肿块愈来愈大,要求到医院验伤治疗,派出所人员置之不理。我自己打120救护,当120救护人员来到派出所,看到我伤势,明确要马上送医院治疗,派出所民警陈思行当场予以阻挠,不准救护人员将我送医院验伤治疗。声称我是上访的,不能送医院看病,将120救护人员赶走。待120救护人员撤走后。民警陈思行将我身上手机等物品全部搜走,并叫来两个保安人员,将一个截肢残疾人拖进铁笼子关起来。我讲,你们不送医院送进监房,你们到底讲不讲理?民警陈思行讲:“你到笼子里讲理去吧。”

当天下午5时,民警陈思行来提审,要我将打高平经过讲一遍,我讲:“堂堂一个政法书记,在政府机关殴打一个截肢残疾人,将人打伤不送医院送派出所关押,这是什么世道?”陈思行无话可说。叫两个保安将我拖回铁笼子关钾。

晚上8时,奉浦派出所指导员来看一下就走了。晚上10时左右,又换了两个民警来提审,我要求送医院看病,他们置之不理。

第二天(8月15日)上午9时许,民警陈捷过来讲,你打的是一个公务员,拘留要经局长批准。我讲“堂堂一个政法书记动手打一个残疾人,这是一个国家公务员的做法吗?”民警陈捷无话可说走了。

下午2时,民警陈捷过来向我宣布,讲我扰乱单位秩序,要拘留。我要求他出示拘留决定文书,他拒不出示。我讲:“政法书记将残疾人打伤,你们不送医院送看守所,这是什么公道。”陈置之不理,指使两个保安将我拖上警车,强行送到奉贤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医生检查身体,看见我眼青头肿,身上多处伤痕,明确表示必须先到医院验伤检查治疗,否则看守所不接收。并且讲,他是残疾人,看守所不能收。

在看守所拒收情势下,民警陈捷不得已将我带到奉贤中心医院,医生检查后要求先做CT,民警将我身上仅有200元钱搜去作医疗费。CT检查后,竟然拒送医生处诊断直接将我送回看守所。看守所民警见没有医生诊断意见,仍然拒收。最后在来自上级的指令下,到晚上6时多将我关进监房。

8月25日上午9时,我被关押第10天,看守所通知让我出去。我说我犯什么法,这样要抓就抓,要放就放,不讲清楚我不出去。看守所讲派出所送来的,由派出所来接人。派出所派联防队员过来,推说有问题找奉贤公安局信访办,跟他们谈。

8月27日,我到奉浦派出所索要拒不出示的拘留文书,他们不给原件,推说印章不在,仅给了我一份复印件。

8月28日,我又去索要拘留文件原件。为掩盖违法勾当,承办民警陈捷竟然在拘留文件原件上捏造书写了“陈文龙拒绝签字,以上内容已向陈宣读过经其确认的虚假文字,对拘留决定书进行伪造加工,掩盖其滥用司法权力,非法拘禁无辜残疾人的违法犯罪行为。

对上述光天化日之下,在政府机关滥用权力、暴力行凶又栽赃诬陷非法拘禁残疾人的犯罪案件,受害人从2012年9月3日至10月28日,以书面、上门上访的形式向奉贤区委、区府、奉贤区检察院投诉控告。在奉贤区委、区府、检察院拒绝受理处置的情势下,本人向上海市委、市检察院投诉控告,请求依法处置政法书记暴力行凶、栽赃诬陷的犯罪案件。本人,一个截肢的残疾人拖着残疾之躯,从奉贤郊区,历时3小时赶到上海市委信访办,市检察院信访办,一次次地上门走访,投诉举报,遭遇的均是置之不理,拒不受理! 本人上述亲历遭遇,充分证明上海市委领导是脱离群众,不问百姓疾苦的“官老爷”,他们在电视中关于 “群众利益无小事”的承诺显然是自欺欺人的作秀。

上述是本人被奉浦社区政法书记高平在政府机关行凶殴打,又被栽脏诬陷非法拘禁的事实经过,在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行凶诬陷,视百姓的生命健康和人身自由如草芥,如此行径充分说明,已经丧尽天良和人性,必须依法严惩! 上海市委领导这种脱离群众,高高在上对发生在眼皮底下的政法委书记高平违法犯罪案件,听而不闻,检察院、信访部门压制投诉,徇私枉法,受犯罪侵害残疾人,叫天不应,叫地不灵,请求相关部门职能部门督促有关部门为民作主!为民申冤!体恤百姓之难,为民排忧解难。以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为受害百姓伸张正义。

(住址:奉贤区南桥镇吴塘村247号,联系电话:18916252206)

受害人:陈文龙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