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征地观察】云南昆明征地冲突政府事前知情不理会 酿8死18伤

2016年02月16日 综合新闻 ⁄ 共 176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素文转自博讯网

2014年10月14日,冲突之前,大批头戴钢盔,手持凶器,挎包里装著石头的人,聚集在村口。(村民提供)

云南昆明晋宁县两年前因强徵地的大冲突酿成8死18伤﹐法院近日对案件一审宣判﹐富有村村民李海英被判死刑。媒体周一(15日)披露一份电话记录显示,在血案发生前,村民曾致电昆明市长热线,称面临上千人参与的斗殴危险,但官方没有干预,最终导致惨案发生。(卡帕/林乐同 报道)

昆明中级法院于本月5日以故意杀人、聚众斗殴的罪名,对参与斗殴的李海英、杨富等21人一审宣判,村民李海英获死刑;村民杨富、陈俊孟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组织参与斗殴的施工方负责人杨汝明被判无期徒刑。此外,还有16人被以犯聚众斗殴罪,分别判处七年至二年有期徒刑和缓刑。除被判缓刑的表示不上诉之外,其余的被告都表示将上诉。

据上海澎湃新闻周一报道,冲突发生前一天晚上,此次被判死刑的村民李海英曾拨打昆明市长热线电话,称遭遇当地政府强征土地,并反映双方上千人聚集村口,可能爆发大规模的暴力冲突,希望政府部门调查处理。同时,报道还发布了一份昆明市政府市长热线的电话记录文件。

据本台记者采访发现,在泛亚工业品商贸物流中心施工方组织大批人员准备武力保障开工之前,村民也做好了武力自卫的准备。案发前10多个小时,村民李海英给官方的电话预警并未受到官方重视,相反,却被市长热线值班人士认为是重复反应情况,最终导致第二天8人在冲突中死亡,另有18人受伤。

同时,本台记者注意到,就在昆明中院宣判的同一天,昆明市宜良县法院也同期对富有村附近的广济村村民王正荣等六人进行宣判,曾在2013年因多次带领村民武力抵抗政府强征的村民王正荣获刑4年半。其余五人也分别获4年半、3年、2年和缓刑。

据长期跟踪调查此事的记者陆先生称,富有村暴力事件只是整个古滇文化名城项目及泛亚物流项目等拆迁矛盾的一部分,其中包括广济村村民武力护地事件,也有多名村民被判刑。在这场涉及多个村子,当事方众多的事件中,村民,官方和企业方面都应该承担各自的行为责任。

他说:如果律师能拿到这个,证明他们事先已经跟政府反映过这个危险啊。征地不只是富有村的事情,还有广济村的事情,还有整个古滇文化名城,还有泛亚物流,还有一个南亚什么的。然后,还有一个关于广济村大概是3年前有一次群体性事件,烧人的这个事件发生后,把广济村这个事情翻出来,又抓了一批人。他们自己可能也启动过一个问责机制,对相关公务人员的问责,以及整个征地事件可能存在的纰漏。我们在追踪整个事件的过程中,没有看到一个结果。

陆先生还表示,晋宁激烈的征地冲突,背后是原云南省委书记几大政绩项目。目前,因为矛盾激化,并造成严重后果,当初被以各种优惠忽悠到云南的几个当事企业现在也成了受害者。

他说:就是晋宁强征的事情,是跟以前落马的白恩培和(已调离的)秦光荣两人是有关联的,秦光荣现在好像是已经到国务院机关工委吧。主要决策这个古滇王国和泛亚物流的这几个企业运作的是秦光荣。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仇和(云南省委副书记)、高劲松(前昆明市委书记)陆续落马,到底跟这个事情牵扯有多大,目前还情绪。不光是农民,包括里边的那些企业也是受害者。当年是招商引资把他们引过来,各种优惠的条件都跟他们说,税收的优惠啊,征地的优惠啊都给你,其实,这些都是没有的。

云南省晋宁县政府值班电话称他们不清楚此事,没有接受采访。

律师雷登峰认为,因为强征导致的恶性刑事案件,现在很多。但此事因为后果严重,官方对村民的预警处置不当,可能本身就构成了失职。

他说:因为中国的相关法律是规定,土地征用必须是通过政府来征用,所以背后都应该是有政府在主导征地拆迁这一块。这种恶性事故,政府也有很大的责任。村民这一方可能跟政府谈过很多次,然后政府可能就把村民打来的电话理解成为是村民向他们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一个是有可能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另外一种可能,他们就是有失职的成份在里面。从现行的法律来说的话,可能就构成了一个失职。

云南10.14事件系2014年10月14日发生在昆明晋宁县晋城物流中心工地的一起恶性暴力事件。当天上午,施工方负责人杨汝明雇佣大批持长刀和铁棍的人员赶赴现场要强行开工,遭遇村民武力阻拦,双方发生激烈冲突。冲突中,7名被村民抓获的施工方人员被浇上汽油烧死,1名村民在冲突中死亡,另有18人受伤。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