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中国失去的孩子们

2015年05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175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博谈网记者郑皓然编译报道)此文译自Naomi Arnold发表在新西兰媒体《Fairfax Digital》旗下“Stuff.co.nz”新闻网站上的同名文章,下面是原文的译文。

当欣然(音)谈到小雪的时候,她的声音还是会有些哽咽。

《Your Weekend》在她伦敦的家中,采访了著名中国作家和记者欣然,后者正在忙着推广她的新书《Buy Me the Sky》,这是一本关于中国的一胎化政策对孩子们产生的长期影响的书。

它追踪了历史上一个独特的社会——诚然,其他社会中也有一个孩子的家庭——不过,这里有1.5亿家庭被迫将他们所有的希望都灌注在独“苗苗”身上。该政策已经导致中国多出3000万青年男子(找不到配偶),因为不想要的女孩子往往被遗弃或被弄死。

一胎化政策带来的痛苦影响了成百上千万的人们,包括欣然,当她回忆起那个下雪天,当时她在中国的一家电台工作,为了报道一个故事去医院访问时的场景,仍然情绪难以平静。三十年后,这个故事为她的新书的创作打下了基础。

在医院里,她听说一个女婴刚刚成为了孤儿。她的妈妈在分娩时去世,她的当医生的爸爸,很生气这个孩子害死了他的妻子。

欣然说:“他没有对小雪说任何话,就自杀了。”她听到医院工作人员在感叹孩子的将来,就去看她。

欣然说:“她躺在一个大窗户旁边,外面下着大雪,雪花飘过她的小脸。我注意到,在她额上有一个水珠样的痕迹,像是一颗泪珠。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看着我,我感到我的心里什么东西打开了。”

她打听女孩会怎么办,被告知孩子会被送进孤儿院。欣然知道在孤儿院无人会照顾这个婴儿,她就问是否她可以照顾她几个月,哪怕只有几天。

但是欣然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儿子,盼盼,比小雪大几个月,医院告诉她,一胎化政策是非常强硬的。欣然当时并不知道有多强硬。

她说:“我太天真了。”她收养了这个女婴,和盼盼一起,他们一起愉快的生活了三个月。

但是,欣然不知道这个政策的严厉,或是后果,她在工作的地方谈起了小雪。

她说:“我真蠢。一定是有人报告了电台负责人,我的老板说:‘你必须把这个孩子送到孤儿院。’我说:‘拜托,她那么小,她需要帮助。’他说:‘你必须要这么做,否则我们都要失去工作’。”

这是她没有考虑过的一个因素。“我不想让其他人因为我的选择而受到影响。”

欣然将小雪送回了医院,不久就听到孩子已经被送到了孤儿院。欣然去看她,被那里的情形惊呆了。

她说:“我做过关于孤儿院的噩梦。孤儿院,不是人呆的地方。那里只是像饲养动物使它们远离风吹雨打。”

欣然曾经照顾了几个月的这个小婴儿,现在躺在一个非常脏的地方,只有几块木头围着。

“宝宝那么小,但是连她的身体都比那个木头更长更宽。”

那里非常冷,没有奶,孤儿院的女人用米汤喂这些婴儿,米汤只是大米煮烂的汤汁。

欣然说:“我记得我跑回去,取了奶和一个瓶子,把瓶子递给了小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她抓着我的手,眼睛看着我,好像在问我:为什么我要这样对她?”

她也给其他的婴儿喂了奶,“我无法形容当时的情形,他们在用整个的身体在喝那个奶。”

她离开了那里,发誓要帮助这个孤儿院。她召集了朋友们来帮助做小床,并把自己孩子的一半衣服拿去,又找来了更多的衣服。

但是,后来她被送到外地工作,当她回来的时候,孤儿院不见了,婴儿们也跟着不见了。那里要修路,所有的建筑物都被拆掉了。

她说:“我问有没有记录,人们就嘲笑我,没有任何记录。20年前中国的女婴真的什么也不是。”

她的心都碎了。很多年来,她都在试图寻找蛛丝马迹,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中国可以让人发疯。”即使是现在,她还是会审视路过的年轻女子,看看他们的额头是否有一滴泪珠的痕迹。

她说:“小雪肯定有25、26岁了。但是对于我来说,她永远都是三个月大的小婴儿。我只是想看她一眼。只想确认她还活着。”

原文China's lost children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05/%E4%B8%AD%E5%9B%BD%E5%A4%B1%E5%8E%BB%E7%9A%84%E5%AD%A9%E5%AD%90%E4%BB%AC.html#sthash.DxNDaC4h.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