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结社自由观察:(转载标题 我是民主党人)

2012年06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225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看中国

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会的演讲题

生活在一个一党专制的国家,一个禁止言论自由、思想自由、出版自由、禁止结社自由的国家;这样的国家是多么需要张扬人性、伸张正义、彰显社会良知、建构民主宪政的新秩序呀!这样的国家是多么需要反对党的出现,以打破阴霾局面,领引人们走出噤若寒蝉的死地呀!然而,这个国家却如狼似虎式的不断地打压反对党人士。在这迫害异端的极权时代,我仍然不改我民主党人的身分,我仍然坚守我民主党人的立场,我仍然大声的宣称:我是民主党人!

我知道,我公然地宣称自己为民主党人在一个专制极权的国家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被逮捕,遭受极权政党的专政。

我深知,成为反对党的一员,组织民主党是会令一党独大的共产党政府恐慌的,继而对我们伸出暴政的魔掌,消灭一切异己力量于摇篮的襁褓之中。但是,面对着武装到牙齿的邪党政府,我们贵州的民主党人决不会被藐视凶险和实行全面专政的统治者吓倒。反之,我们认为,越是在邪恶势力猖狂的时候,越应当要有人站出来,挺身而出阻止邪恶势力作恶的势头;越是在黑暗的时候,越是需要有人举起光明的火把,照亮人们前行的道路;越是在全国民众被暴政征服,只能苟且偷生,不敢面对暴政直言的时候,就越要有民众的良知敢于对暴政说“不”!

1995年“6.4”,在武装直升飞机、坦克血洗天安门广场六周年之际,在大陆中国人找不到南北摸不着自己的良心,被逼迫着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的时候,我们贵州的民主党人同时在天安门,在贵阳,以《给中共中央的公开信》的形式,向中共说出了“不”,吼出了民众心底的声音,《公开信》言道:“多党民主政体必定要取代一党专制,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东欧六国的演变,前苏联的解体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为纪念“6.4”,1995年“6.4”那一天,我们公开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并在《公开信》、《寄语同胞书》等文告上签上了陈西、卢勇祥、曾宁、黄忠明等人的姓名。

从1995年以来,我们一直不敢忘记我们是民主党人的身分,我们一直在坚定不移地走争取“解除党禁、报禁”的路。因为,我们知道,中国走进和谐社会只有走多党民主自由的路。

◆难道中国人还没有吃够专制极权的苦吗?
◆难道中国人永远愿意被无缘无故地遭遇警察半夜闯进家门?
◆难道中国人就不珍惜自己的财产,就愿意自己的财产被一次又一次 的“充公”?
◆难道中国人就愿意自己的权利被“三个代表”剥夺或者强奸?
◆难道中国人就组建选举不出自己的反对党和民意代表?

一个社会反对党的存在是多么重要啊!在《宪政与民主》〔1〕一书中,《民主与法治》的章节,西方宪政思想家在谈到良好政府及其过程中的一些矛盾和历史经验时,谈到了约束权威的重要性。他们认为:一个健康社会的存在在于有这样的要素,“应该有一个建立在独立自主的物产所有制、所有人具有民主要素的,可以进行公开争论的社会,催生反对党联盟。反对派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如果不存在反对派的话,我们就不得不造就一个反对派,以便使民主政治的成立。民主的要素的引入是要制约国家权力,而不是使国家权力合法化”。

一个非正常的社会则是一个民众失语,不能自组织的社会。单个的人、一盘散沙的个体、绝对的个人主义是最适合专制者心意的。因为,失去了话语权,失去了结社能力的个体等于就是失去了社会的本性,成为孤独无援任人宰割的生物。绝对的个人主义者实际是绝对的孤独无援者,绝对的孤独无援者正好可任由权威者任意发落。而人生的悲剧和社会的悲剧就在于权威者的自由裁量权不受限制,每一个个体没有起来结成反对党联盟以分割权力和制约权力。

我们成立“中国民主党”就是不愿中国再走历史传统恶性循环的老路,把过去那种争夺权力的生存方式转变为警惕权威者和制约权力的生存方式上来。在制度上创新,把针对人解决人的矛头转移到针对制度和解决制度化的问题上,“砍人头变成数人头”,一切政治利益争端都应该象市场经济一样,在建立多党良性互动式的竞争平台上公开竞争。

我是民主党人,标志着,我们要走与共产党不同的道路,我们不相信什么马列主义,更不相信什么共产主义,并且,彻底否定共产党专制极权的“党天下”。我们要让民众回归到社会的主体地位生活中,不再被共产党的意识形态伤害,不再为共产党空虚的主义卖命或受奴役。回归在“主权在民”而非在党的决策机构,回归在自由、民主、人权、社会正义等等普世价值中。

我是民主党人,从1995年起,我们贵州的民主党人为此坐了26年大牢。到如今,大陆中国还有许多的民主党人仍然被共产党专制政府关在监狱。他们是:刘贤斌、许万平、王森、佘万宝、胡明君、秦永敏、张林、杨同彦、郭新民、岳天祥、吴义龙、陈树庆、张建红、查建国、高洪明、何德普、刘世遵、胡石根等数十名同道。

这些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我们民主党杰出的志士仁人,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仅仅我们公开宣称“我是民主党人”,共产党政府就会惊恐万状地把我们投进大牢,这说明了共产党政府已经十分空虚、脆弱、胆怯、没有了存在下去的底气。

“我是民主党人”,共产党最害怕我们这样的公开宣称!因为,这样公开表明的态度,每一次都是对极权恶党的打击和否定!

“我是民主党人”,我们不必结党,共产党也会在这一个又一个的公开声明中衰败下阵。只要13亿民众中十分之一的人说一句:“我是民主党人”,共产党的极权统治就将会结束!

当所有那些爱好自由民主人权的人们自发的吼出:“我是民主党人”的那一天到来时。中国大陆的极权奴役制度就该寿终正寝了!

中国贵州民主党人:陈西

代表贵州民主党人向大家致敬!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