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结社自由观察:(转载标题 七一有感:评中共政治改革)

2012年03月22日 综合新闻 ⁄ 共 409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看中国

85年前,中共从俄国人那里学来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和阶级斗争残酷手段,要推翻中华民国国民政府,打倒资本家,消灭地主富农,建立一个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人间天堂 ---- 共产主义社会。这也是中共最早期的政治改革的目标。

 

为了达到这个没有镇压的乌托邦理想天国,中共使用了各种无所不用其极的镇压手段,正如列宁所讲的,为了达到无产阶级专政的目的,无产阶级政党只有掌握一切斗争形式,和平的与武装的,公开的与秘密的,合法的与非法的,议会的与群众的,国内的与国际的,等等。总之,中共夺权的手段就是暴力和欺骗。

 

在1931年在江西省瑞金县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毛泽东任中央政府主席,其目的是要消灭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保卫苏联,拿了俄国人的钱,成立中共,做俄国人的干儿子。这个政治行动使中共成了苏联走狗和汉奸。至今中共不敢面对这段丑恶历史,用欺骗手段掩盖丑恶。

 

1937年,国共第二次合作,中共承诺在蒋委员长领导下抗目,建立国共抗日统一战线。为此,中共改变其政治改革的目标和策略,要求国民党建立民主政府。但中共不积极抗日,而是积极反蒋。中共批评国民党,要求“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

 

毛泽东讲:“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遍”、“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毛泽东在1946年对黄炎培说:“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看!毛泽东讲得多好听啊!欺骗了当时大陆的一大批反国民党的知识份子。毛泽东要求国民党施行民主宪政,虽然国民党在大陆没有完成民主宪政,但现在台湾的中華民国己完全实行了宪政和新闻自由。毛泽东要求别人实行民主自由,可毛泽东在过去和中共在现今从没有实行民主宪政,真是十足的一批伪君子和杀人魔鬼。

 

邓小平说:“一九八O年就提出政治体制改革,但没有具体化,现在应该提到日程上来。不然的话,机构庞大,人浮于事,官僚主义,拖拖拉拉,互相扯皮,你这边往下放权,他那边往上收权,必然会阻碍经济体制改革,拖经济发展的后腿。”并且明确提出应该把政治体制改革“作为改革向前推进的一个标志。”邓小平在此提政治体制政革充其量只不过是行政效率改革而己。

 

1986年邓小平讲:“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目的,总的来讲是要消除官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民主,调动人民和基层单位的积极性。”事实上,过去中共并没有按邓小平的话来进行政治体制政革,现在是到了“无官不贪”的地步,各级大小贪官成群,老鼠成窩。

 

邓小平为了挽救中共政权,不得不提出以行政效率改革为目的的“政治体制改革”,趙紫阳为这个“政治体制改革”也曾劳过心血,但“六四”大屠杀后趙紫阳被迫下台,“政治体制改革”也随之寿终正寝。

 

1949年,中共赶走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中共和毛泽东曾要求国民党建立由选举产生的民主政府和实行民主宪政的诉求,但在中共建政之后从未实行,完全欺骗中国人民。要民主是徦,夺权是真,吹嘘共产主义是徦,建立中共皇朝是真。

 

这一系列历史事实怎么向中国人民交代呢?根本无法交待!现在中共就只好继续欺骗,再次耍起欺骗的大嘴巴和笔杆子的技俩。

 

首先,温家宝公然说谎,指责中国人民教育水平低下,没有能力进行普选政府官员和建立民选政府,甚至连乡政府官员都不能选。哪为什么在60年前中共一再对国民政府要求选举官员,而现在中共统治下又不敢选举了呢?因为害怕了,怕选举丢掉政权。中共当政者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私心太重,没有胆识,没有人才。

 

中华民国建立己95年,巳实行宪政,实行全面普选和罢免官员,这对中共是个压力。连中国周围小国都己普选和罢免官员,但叫喊民主自由己长达85年的中共却害怕选举。

江泽民13年的统治,偶尔口头也讲几句政治改革口号为应景之作。近年来,胡温政权面臨人民要求政治改革的压力,也面臨国际社会呼吁中国走民主化道路的压力。

中国大陆百姓一直要求政治改革,要求选举和罢免各级政府官员,要求新闻自由。中共处于压力之下,在中共建党85周年之际,由中共中央党校出面应付政治政革的压力,由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出面讲话来搪塞中国人民对政治政革的要求。并发表中央党枝政治改革课题组文章《从经济发展角度思考和设计政治体制改革》来唬弄中国百姓。

中央党校副校长李君如日前在中国人民大学进行一场“中国能够实行什么样的民主?”演讲,他提出,世界上各种民主形式基本可以分为三种:一是选举民主,二是谈判民主,三是协商民主。

李君如指出,协商民主的特点是在全社会范围内由公民讨论和对话,形成共识,或找到最大的共同点,即共同利益,做出具有集体约束力的决策。

李君如讲话有几个不可告人的痛处,他迴避不谈。其一,毛泽东讲“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在李君如的讲话中,声言中共要和百姓协商,但绝口不提人民监督政府的权利。其二,中共现时不再敢提选举民主了,而打出协商民主的欺骗口号。中共几十年来的独裁统治,杀害、餓死和压害致死高达8,000万人民,历次迫害人民的政治运动:镇反、反右、文革、六四屠杀、镇压法轮功和地下教会,迫害维权运动,积怨积仇太深了。中共85年来坏事做绝,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不信任和不喜欢中共的暴力和欺骗,更讨厌中共贪官污吏。中共自知公开选举绝败无疑,所以声言协商民主,欺骗人民。其三,在现今中共全面高压封镇新闻自由,打压维权运动、镇压法轮功和地下教会之时,人民连说话维护自身权利都没有,中国百姓没有结社自由,没有组织独立工会和农会权利的时候,怎么和中共协商民主呢?请问高智晟和陈光诚能和中共协商民主吗?汕尾被中共枪杀的农民有权利和中共协商民主吗?完全不可能吗!在中共和人民之间,在掌握政治经济权力和新闻媒体资源方面,中国人民处于完全不对等地位时,中国人民有实力和中共协商吗?这明摆着就是一个大骗局嘛!这是某些中国犬儒知识分子们为中共政权效劳而欺骗人民的技俩而己。

胡温政权敢和中国人民通过协商民主制定法律条文,沏底追查邓小平儿子邓质方和江泽民儿子江绵恒的贪污盗窃国家财产的罪行,并公布于众吗?胡锦涛在6月30日公开讲话中要大力反对贪污官员,笔者建议胡锦涛就从邓质方和江绵恒身上开刀吧!

今年6月公布了中共中央党校课题组文章《从经济发展角度思考和设计政治体制改革》建议书。由周天勇等9位作者合著此建议报告书上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作为中共推动政治改革的蓝图之一。

笔者看过此建议书后立即联想到1911年11月3日大清帝国公佈的《重大信条十九条》。那是一个君主立宪的宪法大纲,规定整个大清帝国归属大清皇帝所有,皇统万世不易。而周天勇等人撰写的建议书予人之感,他们正在制造“党主立宪”,要中国人民接受现在的整个中国是属于中国共产党的,“伟光正”万世不易。大清皇族消失了,可是中共党族正抢夺官位财权,要中国人民接这个事实,并用法律条文固定下来。

该建议书有8个要点:1.中共一党执政体制下的国家法律至上,也即党国至上,法律只管百姓,不管党族;2.党管辖新闻媒体;3.党管党政企事业干部;4.土地归党国所有,农田使用权给农民,城市居民屋土地归党国所有,土地上的居民屋租地期限仅70年;5.党管军队和武警;6.大型国有企业归党国所有;7.司法有限自主;8.县級直选,撤消乡級,把县级以下吃皇粮的数千万公务员趕出皇粮系统,把这个大包袱推给社会基层,以达到维繫县级以上党族大权万世不易之目的。

这个建议书的出发点是维持中共一党独裁,霸占国家所有资源,不容许批评反对声音存在,以武力和全国资源维繫党统万世不易。为了使中国人民相信其霸道有理,现多加了一层欺骗外衣,政治改革要为经济发展服务,不能脱离经济发展的程度和需求而搞政治改革,把政治改革和经济发展对立起来。事实上,在中国没有一个促进社会和谐的政治架构和环境,经济是不可能绿色的、持续的发展,中国人民也不可能从经济畸型发展中获得实惠利益。

大清帝国《重大信条十九条》公布后一个多月,中華民国于1912年元旦成立,皇统消失,中華民国开始了宪政改革的新纪元。笔者预测,如果上述中央党校政治改革课题组建议书的要点以“党主立宪”的宪法大纲形式公布,则中共的统治即将走到尽头,很可能有一批愛国开明军人们发动军事政变,尤如幸亥革命武昌起义,像结束大清帝国皇统一样,结束邪恶中共党统。

胡温政权至今还不敢推动任何形式的政治改革,只敢在共产党小窝内捉老鼠,打老虎,那是为了斗挎政敌之需,不是为了沏底清除贪污官吏及消灭产生贪污的根源。绵绵不断的贪官污吏的温床土壤就是现存的政治、经济和金融制度,就是不让人民讲话监督的新闻管制制度。胡锦涛每年都讲要反贪,却不去消灭贪污土壤,至使贪官一年比一年多,可见胡锦涛反贪讲话是自欺欺人而己。

中共的政治改革思路一变再变,从毛泽东要监督国民政府到文革期间“和尚打傘、无法无天”;从邓小平的行政效率改革到“六四屠杀”;从胡锦涛“上拜西柏坡”到党內反贪。统治了几十年,没有开始过一点点民主宪政的政治政革。中共的所作所为的一切就是为了维持暴力加欺骗的政权,为党族私利服务。

中共党统能万世不易吗?否也。现在部分中共党团员们正在否定中共的党统,《九评》给中共党团员擦亮了眼睛,打开了头脑和心灵,巳有近1,150万党团员丟棄中共党藉和信念破鞋于烂搂中,冲破牢宠,走向光明,这股心灵解放的洪流无人能阻挡。笔者坚信,待《三退》人数增达到一个臨界点,中国受苦受难的工人、农民、退伍军人和众多维权人士、宗教信仰人士将和中共党政军体制内的爱国开明派人士联手迅速结束中共党统,建立中華笫三共和国,开創中国新纪元。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