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林梅:中国民主艰难原因思考之一—民粹主义

2012年03月27日 党员园地 ⁄ 共 71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梅:中国民主艰难原因思考之一—民粹主义

中国民主党美国委员会 林梅

2012年3月27日

构成共产国家的“内生”社会土壤,俄中两国在共产革命前夕,都是农民大量破产并半无产化之时。

俄罗斯开始于农奴制改革,农奴成为自由人,但生产资料被剥夺, 资本主义产生大批农民破产。民粹主义就是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俄罗斯封建制度发生碰撞,俄罗斯农民生存状况恶化的这一状态下产生的。正是这样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批代表着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利 益的年青知识分子冲上了俄国的政治舞台,

中国在19世纪中晚期,本来就已经承受着不堪负载的沉重人口压力,再加上口岸通商,资本主义工业品严重冲击中国的自然经济,小农经济破产,产生了大量游民。清朝廷对付的各种会党叛乱民,其实主体就是游民,各种思潮通过大批留洋学子而涌进中国,但无论是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还是其他的各种主义,都不如俄罗斯的民粹主义与社会主义思潮的社会影响大。

一个穷人过多的社会,对民粹主义具有天然的亲和力,对以个人自由为特点的自由主义更是具有天然的排斥性,很容易接受以消灭阶级差别与均富为号召的社会-共产主义思潮。在这种社会建立的共产党政权属于内生型。这种内生型共产党政权一旦建立,除非它因内部严重分裂或经济危机不能自我维持下去,一般不太可能因为外部力量的介入而解体。它的长寿特征造成了社会内部对现代民主的隔膜,甚至出现包装在爱国主义旗号下的拥护专制、抵制民主化的思潮以及民粹主义。另一方面,即便这样的国家实行改革,甚至开启了民主化的历程,也不可能象植入型共产党国家那样形成与共产党制度划清界限的社会氛围,于是,旧体制的游魂就会和转型中的权贵组成种种结合,左右舆论、蛊惑民心,因而走上漫长而反复徘徊的转型时期。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