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城管观察:虞城城管暴力执法 打伤人堪如踩蚂

2017年07月18日 综合新闻 ⁄ 共 141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侯志银转自博讯网

我叫李海伟,商丘虞城县人,是一名渣土车司机。2017年7月10日晚上九点多,被虞城县城管局执法人员无故打伤,至今没人给我一个说法,请媒体和网民关注此事,希望虞城县领导给我主持公道。

2017年7月10日晚上,我驾驶手续齐全的渣土车行驶至虞城县叶大庄时,被一辆城管的车辆追上截停,由于我的车手续齐全,我就下车想问下情况,谁知刚下车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名城管队员就大吼:“你为啥不停车,送他派出所去。”另外二名城管队员立即上前来扭住我的胳膊,我反问道,为啥查我的车?我另一胳膊反抗摆脱后掏出手机,本想先报警再拍照,一名城管伸手就把我的手机抢走了,另几名城管队员马上对我拳打脚踢,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打倒在地,我只有双手抱头,很快我的头上被打的肿起了包,腿部被踢的至今无法站立,手和胳膊都被打麻木了没有知觉。

虞城城管队员打了我约十分钟后,我弟弟的渣土车刚好赶到,几名队员马上停止打我,我弟一看我被打,就马上报警,几名城管立即靠近想抢手机,我弟边跑边报警,随后又打了120,在城郊派出所民警和120救护车到场后,一名城管队员才拿出录像机进行录像。试问:城管执法时开始时不进行录像吗?为何民警到场后才进行录像?城管执法就是如此暴力吗?

后来了解,这五名虞城县城管队员从我行驶至春来小学门口时就开始追我,但是我行至春来小学门口时既没有看到城管执法时拦截的警示标志,又没有看到有城管的车辆。在叶大庄我下车后明显闻到呛鼻的酒味,后来到派出所询问时,几名城管仍然有酒味。

这五名虞城的城管队员为啥夜间追停拦截我的车?是虞城县城管安排的统一行动还是个人行为?11日上午,我弟到虞城县城管局讨说法,多次询问无人理会。随后,我弟致电城郊乡派出所,所长答复说,经询问,五名城管都不承认打人,此事还需调查。难道我是自己没事打自己吗?

无奈之下,我弟又找到虞城县城管局一位高姓主任电话,高主任电话中没有解释和道歉,而是多次问我叫啥名字?哪庄的?你住哪?你告诉我!这是明显的威胁恐吓。不久又一陌生电话打电话给我弟:“你哪庄的,住哪里,你敢告诉我吗?你小心点!”

当今城管隔三差五的被曝出暴力执法、野蛮执法的丑态,并且频繁地被社会公众批判,可虞城城管不仅不重视单位形象,而是变本加厉的上演同一内容,好像生怕人民忘记了他们的存在似的。

据我了解,虞城城管就是“以利为先”,在查渣土车运输过程中,不管你的车有没有合法的手续,不管你的车包装的多严,只要抓到就是以要钱为目的,给了钱什么都不管,出了事情局领导也是纵容和包庇。

城管本应依法执法、文明执法、良性执法,而虞城县城管队员却知法犯法、粗暴执法,不仅没能达到管理城市的目的,反而损害了城管队伍和政府的形象,更伤了民心,这种害群之马应清除城管的队伍,更严重的是局领导不严查此事,更应撤职查办。

在部分城管队员被人民集体地称为“强盗”、“土匪”的时候,虞城县城管也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哪里还能看到一丁点儿执法者的形象?

对于我被打的事情,我请求媒体和网民前来查证,不管什么结果我都认命。也许,最终虞城县城管局会拿出“一拖二赖三找替死鬼”的处理办法,能拖则拖,能赖则赖,赖不过去了只能称是“临时工”打的了。

执法当规范,打人该担责。如果我的车辆有啥问题,可以查扣我的车辆,依法对我进行处罚等,但不由分说不容解释,虞城县城管就该上来就打人吗?

在此,我请虞城县城管局领导还我一个公道!

媒体求证电话:李海伟 手机:13937062367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