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陈孝福:加入民主党

2015年12月01日 综合新闻 ⁄ 共 78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孝福:加入民主党

1 oath (2)

我是1974年6月25日出生在福建省长乐市西关镇。与周围的同龄人不同,我很早就对政治有一些兴趣。这主要是我的一位老师的影响。在其他人看来,他特别爱发牢骚。但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听了他的话,我感到这个世界太不公平。

就因为我是农民,与政府官员没有关系,我上的学校的教师按照国家标准不合格。毕业后如果就地工作,应当务农。但土地被国家征买。征地的钱本该给我们作为创业资本。但村长把卖地的钱贪污了。我们必须到城里找工作。而城里人歧视我们农村人,找工作很难。即使找到城里人不做的工作,报酬也很低。家里借钱做生意,又遭到税务、工商和城管的欺负。农民在城里遇到不公平的事情,没有地方讲理;不仅当地人偏袒当地人,而且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在中国,只要是农民,前途就是绝望! 2000年1月,我偷渡来到美国。

离开中国时,我的政治知识不多,虽然也开始对共产党的统治很不满意,但还没有上升到制度层面认识问题。在美国,我看到一个全新的国家。这里人人平等。只要你在纽约工作、生活和交税,你就是美国第一大城市的纽约人。那时,我真觉得很牛气!我开始认识到,我的问题就是共产党造成的。2012年,我新认识一位法轮功的朋友。法轮功受尽共产党迫害后,认定中共是妖魔。我觉得他们人很好,也参加了他们的几次活动。

2015年11月21日,我倒时代广场玩,听到一阵中文口号声:打到共产党!我过去一看,是中国民主党在搞活动。我很激动。他们让我周二活动时去法拉盛的党部。2015年11月24日,我到党部,与王军涛主席交谈并参加他们的活动。王军涛主席告诉我,是中共建立的对农民歧视的制度,并以国家暴力维持这个制度。只有结束中共统治,我们农民才有希望享受平等的权利。我决定加入民主党,并在当日举行宣誓活动。

我想,我的经历是中国八亿多农民的经历,民主党也应当是我们共同的归宿!

 

中国民主党党员 陈孝福

2015年12月1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