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美教授称中国腐败问题很特殊

2015年08月05日 综合新闻 ⁄ 共 155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美国中文网

美教授称中国腐败问题很特殊
据青年参考报道,有关中国遍地腐败的种种炒作,常常忘记了一点,即虽然中国腐败程度比全球平均水平更严重,但它还不至于到我们或可称之为「腐败危机」的地步。

随便让一个人列出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腐败永远名列前茅。但尽管贪污腐败现象猖獗,中国经济仍持续增长。

魏德安(Andrew Wedeman)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教授,15年来一直研究中国的腐败问题。他在自己的新书《双重悖论:中国的迅速增长与腐败加剧》中,解释了中国的腐败与经济增长何以能并存。

《华尔街日报》记者前不久采访了魏德安,他谈到了中国腐败现象与别国的不同之处,以及该现象对中国未来发展的潜在影响(至于记者是否为了探得内幕消息,而塞给他一个装有不连号的百元人民币旧钞的红包,这可不好说)。

两种腐败类型

《华尔街日报》:腐败现象一般来说都是与经济低速增长相伴而生,但中国却不符合这个模式?

魏德安:中国从上世纪80年代初实施经济改革后,腐败现象愈演愈烈,而同时中国经济增长率却远高于世界平均经济增长水平。于是中国也就成了一个谜:为何日益猖獗的腐败现象,没有造成其经济增速下降?更令人不解的是,中国腐败现象与别国一些最严重的掠夺式腐败有类似之处,而那些国家猖獗的腐败问题,已对国民经济造成了极大的破坏。

《华尔街日报》:您能谈谈韩国、台湾地区和日本的「发展型腐败」与中国「掠夺式腐败」之间的区别吗?

魏德安:「亚洲四小龙」实现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肮脏的秘密就是,它们都是建立在腐败基础上的发展型国家。也就是说,资金从商业领域流入执政党手里,然后执政党再将其分配给在政治上坚定支持自己的人和选民,以打造稳固的执政联盟。

中国的情况之所以不同,是因为共产党不依赖私营行业的资金支持。韩国、台湾地区和日本在经济发展上取得成功,少不了非法钱财的支持,而中国腐败问题则符合腐败的标准定义,即滥用公共权力以谋私利。

《华尔街日报》:您的意思是,中国实施经济改革为腐败在更大范围的滋生创造了新机会?

魏德安:中国的经济改革说到底,就是产权从国家向市场转移的问题。这些资产的名义价值,常远低于市场价值。因此,如果买家能以政府设定的低价拿到这笔资产,那么只要将资产控制权转售给第三方,就可以获得暴利。

由于存在巨额暴利,所以政府官员在把国有资产控制权转给第三方时,有着强大的索贿动力,而买家也愿意从预期暴利中拿出一部分,作为回扣返给政府官员。

「我对中国的反腐败之战更有信心」

《华尔街日报》:腐败是否刺激了中国的经济增长?

魏德安:腐败远远没有刺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而是借经济快速增长得以滋生。从根本上说,腐败官员掠夺了改革创造的部分利润。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可能激励他们支持经济改革。但我认为,中国经济改革和市场化的政治动力,并不来自官员对腐败收入的欲望。

《华尔街日报》:但从长远看,大多数专家认为腐败会削弱中国经济,你认为最坏的情况是什么呢?

魏德安:从长远看,腐败会伤害中国经济,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有害影响。如果不能遏制腐败,则可能开始破坏中国经济状况。

我不确定是否会发生最坏的情况。有关中国遍地腐败的种种炒作,常常忘记了一点,即虽然中国腐败程度比全球平均水平更严重,但它还不至于到我们或可称之为「腐败危机」的地步。

我的感觉是,如果腐败不加以控制,它会开始拖累经济增长率,尤其是在资产转移规模下降和总体经济增长率放缓的情况下。但腐败这一个因素还不足以将经济推入崩溃。

《华尔街日报》:您很乐观,理由是?

魏德安:和其他人相比,我对中国的反腐败之战更有信心,原因并不是这场战役能大幅减少腐败现象,而是因为它成功防止中国腐败问题严重恶化。

无论是看因腐败而被起诉的人数,还是国外专家估计的中国腐败严重程度,你会发现近十年来中国腐败程度大概都在同一水平。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