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北明:写给五毛,说说洗脑

2015年05月31日 综合新闻 ⁄ 共 180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有些东西我们知道我们知道;有些东西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但是还有些东西,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而对于我们无知这一状况,我们有时候也不知道。

——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Donald Rumsfeld)

(我的谷歌加上某个内容跟贴只要过几十,五毛就会结队而来捣乱,实在无话,就环顾左右而言他,转移话题。这一次他们又有高论:洋人也洗脑。我不否认任何政府都希望给选民洗脑,但是洋人政府基本上做不到,即便做到,能量有限,无法与大陆当局的洗脑工具和能量相比。比如感冒和癌症,同样是生病,能相提并论吗?只好写些常识,以正视听。)

如果一个人接受的知识或信息是谎言,被『洗脑』是难以避免的。如果一个人接受的知识或信息是事实,这不叫洗脑。非要与洗脑联系,应该叫反洗脑。中共几十年统治的工具有两个:谎言和武力。谎言,是通过控制所有新闻媒体(报纸、电视、广播,这些年更封锁所有海外社交软件)以及教育,从而封锁真实信息来实现的的;武力,是通过专制权力控制下的军队、警察、司法(公检法及其监狱等)来实现的。谎言的目的是控制民众的思想与心灵;武力的目的是控制甚至消灭民众的肢体与行为。

洗脑与否核心区别在于是封闭社会还是开放社会。如果一个政府不准国民自己办媒体,且封锁国界之外的信息和媒体,它垄断性发布的信息就是洗脑。相反,国民有宪法权利自办媒体,没有任何权力机构能禁止国境内外的五花八门的消息、言论与思想的发布交流,形成了思想的竞争性市场,那么,任何人任何权力都不可能洗脑。

这里的关键词是封锁还是开放。

洗脑是专制极权社会的独特现像,从纳粹到前苏联到目前大陆,都不仅通过媒体控制舆论,而且都有一个叫做『宣传部』的政府部门专司其职(顺便说一句:『宣传』这个词语Propaganda,在文明世界是一个贬义词)。宣传部唯一目的,是制造谎言、扭曲真相(历史的和现实的),不仅给人民洗脑,而且以此消解民众的对自由的天然需求。这个部门,在新闻言论出版自由的社会与国家中是不存在的。西方的媒体各国官方无法控制,是一些大的财团分别掌握的,但是信息的真实度,依然是各个媒体的市场需求和存在依据,民众永远可以选择不同的媒体,比较各种不同的言论,从而获得真实的信息。在言论自由世界,缺乏真实消息的媒体,它们会在消息的竞争中失败,会在思想的竞争中失败。因为没有市场,所以无法生存。文明世界的政府也从来不控制大众网络传播媒介。西方的军队独立于政府乃是常识。

除了媒体独立,军队独立,而西方的司法和立法也是分别独立的,立法者是国会,这是各州选出的民众代表组成的立法机构。但是立法者不能掌管司法部门,法律的执行是由司法机构,法院掌握的。而法院作为执行法律的机构,不能自行立法。政府也是执行部门,不能控制立法和司法。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制度优势:三权分立,相互监督,而不是大陆那样:立法者就是执法者,执法者也是监督者,而且媒体、网络、军队、司法、监狱、警察······所有思想与身体的控制大权均由当局一家独揽,政府绑架祖国并宣称它就是祖国、道路和真理。

一个人如果不明真相,事实上已经被洗脑;一个人如果不明真相却以为自己明白,等于坚持被洗脑状态;一个人如果不明真相但是意识到自己可能受骗,这就难能可贵了。了解事实,谎言免疫,反对洗脑,乃是天赋人权,是独立思考的前提,更是一个人尊严的基础。

尽管官方控制了所有信息来源,通过翻墙到自由世界,了解事实真相,用事实消解谎言,让自己摆脱言论信息控制状态,可以使自己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思考不是一个概念或一种宣言,不是说,你追求独立思考、你信奉独立思考,你就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独立思考必须具备一个客观前提:身处言论自由的社会环境中,或努力使自己掌握真实的信息。只有掌握事实,才有独立思考的可能;而只有独立思考,人才有尊严可言。

把”洗脑“这种现像普遍化,甚至说言论自由世界也洗脑,这种说法和看法,若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脑子成功被洗而不自知。

从大陆长达近七十年的言论控制下走出来的人,无论贫贱和文野、文盲或学者、领袖或平民、政客或民主人士,只要是以简体字为母语(包括你我自己),一概需要一个以事实消解各种谎言的过程。人非圣贤,谎言充斥的世界,不会产生先知。

引用一句美国圣贤名言与五毛共勉:

『人们的见解和信仰并不取决于他们的意志,而是无意识地顺应别人向他们提供的证据。 』——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