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贫富差距观察:美国贫富差距大的原因

2015年04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230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淑钗转自第一文库网

美国贫富差距大的原因

“工薪阶层”收入持续缩水

由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国巴黎经济学院和英国牛津大学的经济学家联合进行的研究结果结果表明,美国1%最富有人群与剩余99%人口之间的收入差距继续拉大,社会不平等程度创下1928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尽管始于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对美国1%的最富有阶层带来一定冲击,但随后的股市强劲反弹和蓝筹公司红利激增等很快促使这部分富裕人群的财务状况扭亏为盈。与此同时,“工薪阶层”以及社会底层人口的收入状况则因通货膨胀和货币贬值等因素持续缩水。

分析报告还显示,美国最富有阶层通常是那些企业高管或者企业主,他们被称为“工作的富有者”,而不是传统上依靠继承财富而游手好闲的人群。与之相对应的是,出现了勤奋工作而仍然贫穷的“工作贫困”现象。

社会体系“偏向”富人阶层

经济学家指出,收入不平等加剧有多方面原因。在一些行业,美国工人正在与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发展中国家展开竞争。一些工作外包到印度和菲律宾等发展中国家,技术进步还推动机器不断替代工人完成一些常规性作业。此外,工会日渐式微。有数据显示,1983年加入工会的工人比例为23.3%,而到2012年,这一数据仅为12.5%。这一系列新变化十分有利于资本雇佣方降低生产成本,也成为经济低迷、失业率高企背景下美国公司企业利润依然能够创出历史新高的重要因素。

目前,美国贫富差距不断拉大的趋势被许多人视为社会体系不公正“偏向”少数富人阶层的结果。分析人士指出,美国政府在1929年经济大危机之后曾经采取了一系列重大社会改革政策,使得社会收入分配不平等现象得到大大缓和。二战之后,美国政府实施最低工资标准和其他帮助穷人和中产阶级的政策,与此同时,工会势力增强,工人工资由此得到提高。然而,过去几十年中,美国政府出台的一系列政策越发“偏向”和袒护最富有阶层。

社会流动性

2011年,美国爆发著名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正是社会的“99%”抗议坐

拥巨额财富的“1%”。这一抗议运动表明贫富两极分化加剧问题已经成为影响美国社会安定的一大因素。伊曼纽尔·赛斯也强调,“我们需要思考,在这样的社会中,收入差距的日益拉大,从经济学上说到底是不是有效率的,而从社会公平角度看是否可接受?”

格雷厄姆指出,如果收入不平等被视为是对个人不同努力程度的奖赏,那这是良性的,但是如果不平等的发生是源于社会体系偏袒少数精英和特权阶层,那么这种不平等就会削弱个人奋斗的动力。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当前的贫富分化加剧趋势具有破坏性。

格雷厄姆表示,美国的“社会流动性”(指一个社会成员或群体从一个社会阶层转到另一个社会阶层)几十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目前已经低于其他一些工业化国家,如加拿大、芬兰、德国、日本和新西兰。一个美国人在当前收入分配中的位置,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或她将来的可能收入。例如,美国有世界上最好的高等教育体系,但这对穷人意义不大,理由是要进入顶尖大学的机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家庭收入。

政府福利减少

美国政府的相关福利减少也客观上让穷人队伍不断壮大。根据媒体报道,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有超过2/3的贫困家庭儿童能够享受到贫困家庭临时救助计划的红利,然随着社会的发展这一比例已经逐渐降至27%左右。如此导致的一种后果就是,有600万美国人除了食品救助券以外无任何其他收入。事实上,很多州也减少了救助金额,并降低了需要最为迫切的人的津贴,让穷人简直是度日如年。

种族歧视、单亲家庭增多和非婚生子女人数

种族歧视、单亲家庭增多和非婚生子女人数的上升,这也对贫富差距的扩大有着重要影响。种族歧视很好解释,频频曝光的黑人待遇就是一个例证。带着种族歧视的有色眼镜,黑人在教育、就业上会遭受种种限制,当然就会拉大与白人的收入差距。再加上离婚率高和分居人数上升,以及大量的少女未婚先孕,美国社会中只有母亲的单亲家庭迅速增多,这些家庭劳动力较少,大多只能依靠社会救济为生,当然就会增大困难群体的基数。相关数据曾经显示,美国目前的单身家庭有4100多万户,其中男性单身家庭有1500多万户、女性单身家庭有1800

多万户,其他类单身家庭有700万户。单亲家庭尤其是女性单亲家庭不仅收入低,而且还要独自抚养孩子,因此这部分人群最容易成为美国的贫困人口,如今超过40%的单身妈妈家庭沦为贫困家庭就是一个明显例证。

经济全球化

资本在全球范围内对资源的重新配置提高了全球经济效率,做大了全球经济蛋糕。但在这一进程中,发达国家是受益者,也是受害者,受益的是高端金融、科技产业等部门,受害的是低端制造业的产业工人。产业外包不仅带来了制造业空心化,也正在掏空美国的传统中产阶级。

科技进步

回想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技术也曾是收入差距扩大的重要原因。例如,使用蒸汽机的作坊产量一定高于使用人工或牲畜作为动力的作坊,因此必将扩大两者间的收入差距。如今,技术再次扮演了这一角色,人的天然智力和知识差距被技术无限放大了,科学技术和金融技术的快速发展开始展现出越来越大的非对称性特点,即聪明人将借助科技工具获得更多社会财富。

科技进步令富者愈富的同时还可能令穷者愈穷,哈佛商学院教授shoshana zuboff所说的“智能机器时代”,机器人正从蓝领甚至普通白领手里夺走工作,并且导致经济增长和就业岗位增加脱钩。Facebook上市后市值料将超过750亿美元,但只雇佣不到3000人,而传统制造业的代表通用汽车市值为350亿美元,却在美国本土雇佣了7.7万人,在全球雇佣了21万人。更可怕的图景是,未来机器人也将接管这些工作机会。

本文由第一文库网(www.wenku1.com)首发,转载请保留网址和出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