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李华平:中国大陆基督教逼迫观察 圣观法师、黄静怡被以“煽颠”罪批捕 弟子指责当局宗教迫害

2014年07月17日 综合新闻 ⁄ 共 143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李华平转自对华援助新闻网

圣观法师、黄静怡被以“煽颠”罪批捕 弟子指责当局宗教迫害

月前被刑拘的圣观法师及黄静怡居士日前遭当局正式批捕,罪名是“煽动颠覆”。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法师告诉本台,师傅在狱中受到了不人道待遇,担心其健康状况及人身安全,又指责当局仅批捕两名佛家弟子是宗教迫害。黄静怡的代理律师则表示,他两次提出会见当事人的要求,但均遭到拒绝。

圣观法师5月17日在武汉香格里拉酒店与朋友吃饭时遭到当地警方抓捕,并被以“煽动颠覆罪”刑事拘留。其后,与圣观法师一同被抓的公民蔡从富、马强、陈剑雄等人陆续获释,至6月25日,只有圣观法师及原名黄芳梅的黄静怡居士仍遭到关押。

日前,有消息称,圣观法师及黄静怡居士已被当局正式批捕。

黄静怡的代理律师刘浩周日向本台证实了这一消息。

记者:“圣观法师和黄静怡两个人被正式批捕了,是有这样的一个事情吗?”

刘浩:“有的。”

记者:“他们两个人的批捕决定是什么时候下发的?”

刘浩:“是6月25号吧。(黄静怡)家属也接到了(批捕)通知。”

记者:“是以什么罪名将他们批捕的,还是煽颠吗?”

刘浩:“对,还是所谓的煽颠。”

刘浩告诉记者,他曾于6月19日及6月26日两次要求会见当事人,但均遭到拒绝。

刘浩:“律师的会见还没有成功。律师接受委托以后,向有关部门递交了相应的手续,特别是申请会见的手续,由于煽颠罪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国家有规定,会见需要申请办案机关的批准,经过许可才能会见。目前来看,他们所谓的理由就是‘有碍侦查还存在的情况下不许可会见’。”

刘浩认为,为了保障当事人的辩护权,办案机关应尽早、及时许可会见。

圣观法师的弟子果实法师周日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她目前仍未收到有关的批捕通知。而由于中国法律规定只有当事人的直系亲属才能委托律师,她至今仍无法为师傅请律师,很担心他的人身安全及健康状况。

“圣观法师的批捕通知我没办法拿到。这个事情很唐突,没有想过师傅会身陷囹圄,所以作为师傅本人也没有事先做委托。如果师傅过去委托过的律师有什么好的建议,我非常地期待他们能够给我们一些什么指导。但是现在我们的身份、师傅的身份难以启动任何法律程序。作为弟子来讲,对他最担忧的是他的人身安全还有他的身体状况。因为6月16号的时候,一同关进去首个出来的马强,他说提审的时候有提审人员跟他讲,说圣观师傅没有足够的营养,因为我们师傅是出家人,又是很严格的素食者,看守所的生活对他来讲是很不人道的,他就没有东西吃,只能天天吃榨菜。”

果实法师强调,圣观法师是个很纯粹的出家人,指控其“煽颠”是完全不成立的。又指责当局此举是宗教迫害。

“我们作为师傅的弟子对他最了解,那么我就不知道这些所谓的罪名从哪儿来。而且现在说起来很显然是一场宗教迫害,我就觉得当局很愚蠢。如果是六四前夕作为一个维稳,发现当地有异议分子跟一个出家人聚在一起,那么作为一些维稳的行动,尚可理解。发展到现在的倾向好像有点不是这么一回事了。现在武汉的信众已经陆续释放了,只剩下黄居士还有一个外来的和尚,一个外地人,就是我师傅,我不知道当局想做什么事情,我感到痛心,我感到失望。”

原名徐志强的圣观法师曾于1989年在西安参与组织民运,并因此入狱1年,2001年出家为僧。2006年在江西宜春化成寺担任监寺期间,因为六四遇难者举行超度仪式以及推动寺庙财务公开,被数十名警察赶离。2009年在湖南浏阳红莲寺任住持时,因筹办胡耀邦纪念活动被免职。2011年,他在印度德里与达赖喇嘛会面,双方谈论了佛法修行、宗教自由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