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美联社:强制堕胎凸显中国各级政府的滥用职权问题

2014年02月23日 综合新闻 ⁄ 共 155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自由亚洲

外国媒体关注中国的强制堕胎问题,报道了中国湖南省的妇女龚起凤在怀孕7个月时被强制堕胎,导致精神失常的经过。报道认为,中国的强制堕胎问题凸显各级政府在执行计划生育政策时滥用职权的问题。

美联社1月9日发自北京的英文报道说,中国湖南涟源市25岁的妇女龚起凤,在精神稍微恢复正常的时候向媒体讲述了两年前她被强制堕胎的经历。那时,她一再向准备给她打引产针以强迫堕胎的医生,不断祈求怜悯,但毫无用处。她被好几个人压在床上,在她的腹部注射了引产药剂。随后,龚起凤遭受了35个小时的疼痛后,本该是她第二个儿子的胎儿就这样流产了。

龚起凤最近在北京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她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被注射引产药后所经历的疼痛。后来她的身体痛苦变成了精神痛苦。她现在每天的生活就如行尸走肉一般。医生诊断她患有精神分裂症。

最近,她和丈夫来到北京上访,要求有关当局赔偿她的医疗费用,但却被警察赶走。美联社记者拍摄到了身着睡衣的龚起凤被警察驱赶的镜头。

美联社的报道说,在中国,强制堕胎被认为是施行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可行方式,但中国法律禁止对5个月以上的胎儿进行强制流产。然而,迄今还没有任何人对强迫龚起凤堕胎7个月胎儿的事负法律责任。中国其他许多与龚起凤有同样遭遇的妇女,也没法从政府那里得到法律公正。

在美国马里兰州从医的金福生医生就此表示,中国的人口还是需要控制,但却不能允许对12周以上的胎儿实施强制堕胎,否则就等于杀人:

“中国人口还是很多,需要控制出生率。但计划生育要靠教育和宣传,而决不能强迫堕胎。月份大了堕胎更要禁止。因为,这时胎儿已经有生命了,心脏、内脏系统都已经基本形成。三个月就成为生命了,心率都已经出来了,只不过胎儿还没有出世。这时堕胎等于是杀人一样,杀掉一个小生命一样,所以这是违法的,要追究法律责任。”

海外中文媒体的相关报道说,去年八月,龚起凤的丈夫吴勇元到当地计生部门讨说法、上访维权一年,却屡遭推托,甚至恐吓。他无奈求助媒体,希望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他伤心地披露:当时孩子被引产出来时还活着,却被医生放进塑料袋扔到门外。吴勇元还说,此后,他妻子龚起凤就常做噩梦,说胡话,还乱发脾气,不敢出门,怕陌生人,经常咬人,总感觉有人跟踪,看到医生就很害怕。医生说,她受了打击,得了精神分裂症。

有中国学者指出,计划生育的根基是计划经济,引发的问题越来越多,比如:人口老龄化、男女性别比例失调、劳动力短缺等。中国各地还时常发生强制堕胎、虐杀女婴等事件。有中国学者建议,中国应该取消计划生育政策。

海外中文互联网杂志《中国事务》主编伍凡指出,中国大陆一些地方政府用强制堕胎的手段执行计生政策,一方面是因为,这与他们的政绩有关;另一方面,收取超生罚款,是他们的额外收入:

“那妇女强迫堕胎,就是这帮官员的丑恶行径。中国计划生育委员会现在已经变成一个经济产业体了。它是收钱的一个单位。不是一个政策执行单位,不是一个服务性单位,专门是收钱单位。收不到钱就不能生,收到钱我马上让你生。违规的太多的了。因为他们要维持他们的经济收入,所以各种各样的违规都产生。变得各个地方的计生委都违规,生小孩,收费。有的可以超过一百万,有的可以超过几十万。最少的那几万,要么你就不能超生。”

美联社的报道还说,虽然去年11月,中国政府宣布将稍微放松计划生育政策,并允许一些夫妇有两个孩子,但政府的计划生育体制还在运行。

中国官方新华网报道,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言人毛群安1月7日在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中国政府新近的“单独两孩”,也就是夫妻双方有一方为独生子女,就可以生育第二胎的新政策时表示,中国将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但将会严禁大月份引产,禁止粗暴执法,并将严肃查处责任人。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希望的采访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