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李祥奎:梦中惊醒,源于对共产党的恐惧(上)

2019年05月10日 党员园地 ⁄ 共 142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梦中惊醒,源于对共产党的恐惧(上)

-

昨夜,一场犹如小说亦或电影的惊悚情节来到我的梦中,半夜惊醒,看看身边的妻儿便知一切竟是梦,思绪良久,不解为何会做如此恐惧之梦,后来得出结论一切还是源于对共产党的恐惧,前段时间我因报道一篇对新疆的朋友返乡的所见所闻,后家中亲戚竟被当地国保上门调查,让我亲戚带话不要在国外胡乱发表对新疆的评论,否则后果自负。昨晚,一场惊悚的新疆之行竟不径走入梦境,梦中情节紧张,惊悚,悲痛,伤心,无助一齐袭来,今早醒来梦境依然浮现在脑海中,但很多细节已经淡忘的支离破碎,我在此描述我梦中的经过,并且借此通过对身边的朋友,同事的了解,谈谈如今共产党的思想教育对青年以及中年人的影响及威慑。

今晨醒来梦中事也忘却一二,梦中事并非现实,也没有严谨的剧情逻辑,我只是想尽量还原我的梦中所见、所感,还请读者对梦中情节担待。梦境大概是如下描述,“梦中一开始便是我们一行六人在新疆乌鲁木齐旅游,六人中有我,我的父母,我的姥爷,我的妹妹和我的叔叔。傍晚,我们吃过晚饭正在街上溜达,突然遇上路边执勤岗哨随机抽查身份信息,我当时被中共视为不稳定分子,正被中共稽查,当挨个排查快到我时我左右徘徊,拉低了帽沿,提高了衣领,心中万分忐忑,一直盘算如何能躲过这次盘查。当盘查轮到我时,他们要我出示身份证,我尽量低下头给了他们一个借用别人名字的身份证,其中一个人可能认出了我,走到我的身边,低声阴沉的问我,“李先生,你还好吗”,我立即惊慌失措,拔腿就跑,岗哨警察便开始对我围追堵截,我的家人便跟我一齐逃跑,逃跑途中我已与家人失散,我拼命的奔跑、躲藏,警察甚至对我开枪射击,天色已晚,我跑到一个家属区,躲进一栋楼的楼道中躲藏下来,没过多久我就听到外面仓促的脚步声和讲话声,这些是搜查我的人,他们也来到这个小区对我进行搜查,我躲在一楼楼梯斜坡下面一个很狭小的空间内,天色已黑,所幸躲过了来我这个楼道排查的人,等外面安静后我跑出来寻找我的家人。我遇见了我父母,他们说我姥爷年事已高,逃跑时受到了惊吓,竟不幸去世,我的叔叔在逃跑时不幸身亡,我听到此消息万分悲痛,失去两位亲人让我伤心不已,也更让我内心恐惧。父母让我去北京乘飞机出国以逃避追捕,我连夜搭火车前往北京。我跳上了一列前往北京的货运火车。火车在中途停下便不再前行,我下了火车,身无分文,天色已黑,遇到了一个人,我说了我的困境,我问他我在哪,他拿出地图给我看,我在河南郑州,他指了指乌鲁木齐,指了指北京,我大概走了2/3的路程,到北京还有很长一段要走。我已与父母失联了两天,我很迫切知道他们的情况,也希望通告他们我的情况,可是因没有电话没法联系,我当时身陷绝望,无助,恐惧。”我突然惊醒,梦也戛然而止,我看看我身边的妻子和儿子,一切回到了现实,并没有亲人的丧失与分离,但是梦中的心情让我久久不能平复。此时我已没了睡意,我奇怪自己为什么做如此惊悚之梦,梦中的我一直在逃跑,在躲避,身陷恐惧和绝望之中。我意识到共产党多年来对我造成的心理阴影依然存在,近期事件的发生又激发了我的担心,此梦或许由此而来。

 

中国民主党员 李祥奎

                                                                                                                                                2019-05-10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