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

2016年03月03日 党员园地 ⁄ 共 42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大纪元网方便党员阅读   大纪元网网址:www.epochtimes.com

黑龙江女子监狱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
【字號】大 中 小
更新: 2016-01-28 11:41:45 AM 標籤: 法轮功 , 黑龙江
【大纪元2016年01月28日讯】十六年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以种种藉口,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毫无人性地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特别是,狱警与恶犯们相互利用,疯狂地虐待和折磨法轮功学员,使身陷冤狱的法轮功学员长期处于被恐吓、毒打、剥夺睡眠、饥饿、洗脑、奴工……酷刑等状态。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身体非常的虚弱,常常是旧伤未好,新伤又起,走路说话都很困难,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部份被劫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哈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姚玉明(7年)、赵培金(5年)、里玉书(12年)、杨承平(6年)、李巍(5年)、张秀芝 (5年)、李萍(5年)、宋玉杰(5年)、孙春环(5年)、王伟(4年)、宋玉杰(5年)、王玉红(6年)、 李亚娟(3年)、王秀兰(3年)、佐伟雁(4年)、孙丽娟(4年)、徐亚文(3年)、李海燕(13年)、张艳芳(狱中学法)、李雅茹(3年)、张秀芝(5 年)、王建萍 (5年)、宋春媛(4年)、孟昭红(4年)、李巍(5年)、杨明月(5年)、刘春兰、色桂荣(被判刑2次6年)。
以下仅举数例:
(一)李海燕遭酷刑折磨致死
李海燕,女,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大杨树镇法轮功学员。李海燕自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五年,因坚持修炼大法、讲真相被数次绑架,遭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保外就医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点左右李海燕含冤离世,年仅三十岁。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李海燕被大杨树公安分局警察酷刑折磨导致胸膜结核,于二零零一年六月份被勒索钱财近万元才被放回家。李海燕回家后学法炼功身体康复,病状全部消失。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李海燕遭嫩江县和九三农场及加格达奇的警察绑架,关押在加格达奇看守所。在审讯时李海燕因不配合恶人,不说姓名、地址,被酷刑毒打十四个小时,遍体鳞伤,他们将她卡在老虎凳上,用铁条皮带抽打,背部打的青紫,腿不能行走。在用刑期间被往鼻孔插入点燃的香烟,往嘴里灌酒,迫害期间绝食 十多天,灌食两次后腹部积水,不能吃饭又被非法判刑十三年,绑架至哈尔滨女子监狱。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铁椅子(明慧网)
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李海燕惨遭多种酷刑折磨,被迫害成肺结核。于二零零四年九月二日保外就医,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三日清晨四点左右李海燕含冤离世。九点多由片警张喜龄(音)、民政和街委主任等几人匆忙拉去火化,年仅三十岁。
(二)中学副校长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地区韩家园林业局教委副主任、中学副校长李雅茹,黑龙江大学毕业,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迫害后,因为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两次遭到黑龙江省韩家园公安局非法关押迫害,后又被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出现白血病,于二零一一年七月末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李雅茹(明慧网)
李雅茹修炼法轮大法后,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身心受益,看上去只有三十岁,比实际年龄年轻漂亮很多。生活中,李雅茹为人和善豁达宽容,经常主动关心帮助 他人,是一个好母亲,也是一个好妻子,她家庭美满幸福,让人羡慕。李雅茹才华横溢,工作兢兢业业,为人和善,和各校教师相处的非常融洽,是出色的好干部,以前是家长、学生公认的好语文老师。后被提拔为中学副校长。
在学校公开投票选举中,李雅茹被以修炼法轮大法为理由,上级部门让他人顶替了校长的位置。李雅茹丈夫在升职局长时,以妻子修炼法轮大法为由,被取消了升职的资格。就是这样李雅茹没有怨言,把教委难度大的教育改革这方面的工作主动承担下来,还是默默认真工作。由于李雅茹工作出色,受到各学校教师的好评,领导们的赞誉。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李雅茹被绑架,勒索、刑讯逼供、遭受刑讯逼供等折磨,被冤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七日晚,李雅茹的丈夫被单位领导们骗走,韩家园公安局局长刘亚友和副局长尹志峰带领二十多个警察及网管,突然破门闯入,强行绑架,当着她孩子的面把她非法抓走,然后抄家,抢劫走了电脑,MP4、移动硬盘等物品。警察逼迫李雅茹坐在凳子上,前面摆上几本大法书拍照,然后绑架到局长办公室刑讯逼供。凌晨一点多,李雅茹又被劫持十八站看守所异地关押,李雅茹在十八站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被勒索六百元钱。
单位呼玛县韩家园教委刘书记和李雅茹的丈夫,因为在开庭时证明李雅茹工作出色,而受牵连被停职,其丈夫在压力面前也被迫与她离婚。李雅茹被强行开除工职。在韩家园林业局与李雅茹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其他九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大兴安岭呼玛县伪法庭对李雅茹、赵培金、色桂荣、王玉红、于忠柱、佐伟雁、孙丽娟、李亚娟八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伪法官李恒江说不公开审理,经过八位律师的抗议,才不得不公开审理。所谓“公开审理”,但旁听者不允许进屋,只能在走廊听,开始时还把门紧紧关上。在强烈要求下,才把门打开,让走廊做旁听的人能听到声音。大兴安岭韩家园林业局没有法院,由大兴安岭呼玛县法院受理此案。简易法庭临时设在韩家园林业公安局看守所的会议室里。
在法庭开庭过程中,于忠柱等法轮功学员当庭指出办案警察韩朝、刘亚友等人对他们采取刑讯逼供、暴打、酷刑等迫害,伪法官李恒江、邢政和公诉人张志钢等人面目表情冷漠、无动于衷。
这八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三至六年。李雅茹被枉判三年。对不公正的判决提出上诉,上诉到大兴安岭中级法院三个月后,驳回上诉。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晚上十 点钟,韩家园公安局韩朝及妻子董杰,韩家园看守所副所长等十多个警察秘密绑架李雅茹等八人分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和黑龙江省泰来监狱继续迫害。
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李雅茹被劫持到所谓“攻坚区”九监区,遭受群“帮教”“包夹”的轮流轰炸,逼迫她写“四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强行洗脑,逼迫放弃大法修炼。
李雅茹被逼迫挑摘冰糕棒,扛袋子,编织小车坐垫等等,长期超负荷的劳动。早晨五点半起床,手磨起了老茧、手裂了忍着疼痛还被逼着奴工。每人晚上都被分任务,干活到晚上十点钟左右,就这样周而复始,每天都这样机械地被迫繁重劳动。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李雅茹一直低烧,头晕浑身无力,口干舌燥,嗓子说不出来,晚上难受的睡不了觉,就坐在小板凳上等天亮,就这样的情况下李雅茹还被继续奴工劳动,拖到七月中旬,天气非常炎热,她都冷的发抖,盖着大厚被子还冷,她被迫害得病成那样却无人过问,李雅茹最后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李雅茹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长期被繁重的奴役劳动和非人的艰苦生活,再加上警察逼洗脑放弃修炼,身心痛苦疲惫,被迫害成白血病。家人给办了保外就医,回家后不到一年,在二零一一年七月末李雅茹就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八岁。
(三)张秀芝被迫害致死
大兴安岭加格达奇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芝,被非法判刑,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 能自理,只能用针管往胃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从哈尔滨监狱回家后,张秀芝老人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笑起来就没完,面目表情都不正常,家人怀疑女子监狱给张秀芝打了毒针或灌了什么药物。老人于二零一二年春含冤离世。
张秀芝老人,家住大兴安岭加格达奇,一九九六年开始学炼法轮功,之前患高血压等疾病;炼法轮功后身体获得了健康。二零零零年张秀芝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被加格达奇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劫持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三月,张秀芝被当时四十多岁的苗某某诬告。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张秀芝被加格达奇和大兴安岭地区中共邪党公检法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枉判五年,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
在位于哈尔滨的省女子监狱,张秀芝被强迫洗脑,逼迫做奴工等等迫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张秀芝等法轮功学员被送入小号折磨,当班干事曹静云扒去她们所有内衣裤只穿裤头,二十四小时戴背铐。张秀芝不配合邪恶,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在女儿去哈尔滨女子监狱看望她时,警察们逼她喊报告,不喊不让见女儿。张秀芝没有配合。
张秀芝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成脑血栓症状,嘴不好使,吐字不清,一边身子不好使,高血压达二百多。家人要求保外就医,哈尔滨女子监狱开始不同意,后来张秀芝的病越来越严重。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张秀芝才提前两、三个月保外就医回家。
后来张秀芝病得越来越厉害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吃饭,只能用针管往胃里推食物来维持生命,于二零一二年春天离世。
(四)刑事犯张艳芳在狱中修炼被迫害致死
张艳芳女士生于一九五六年,家住大兴安岭地区图强育婴林场,一九九三年因刑事犯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投入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一九九五年,张艳芳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张艳芳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疯狂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狱中被迫害离世,时年五十四岁。
三十七岁入狱的张艳芳对人生感度绝望,身患甲亢、气管炎、风湿性心脏病等多种病,勉强在病犯监区服刑。一九九五年,法轮大法传遍中华大地,监狱系统从狱警到犯人,有不少人走入法轮功的修炼。张艳芳在狱中开始修炼,她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努力提高道德修养,身体奇迹般的康复,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对未来充满信心。
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张艳芳因不放弃大法修炼,被疯狂迫害。先后十七次被关小号,累计时间长达四年之久。她遭受了上大挂(将双臂反扭背后,用绳子挂在高处,仅脚尖触地,全身重量集中到肩骨节。这种酷刑可致手臂残废)、坐铁椅子、毒打、冷冻、不许吃饭、不许睡觉、野蛮灌食、灌白酒致口鼻出血、残酷毒打等等各种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不让睡觉。(明慧网)
二零零三年九月,警察强迫法轮功学员穿着单衣坐在地上十几个小时,开着窗户,不许睡觉,犯人把牙签折两半,支张艳芳的眼皮。犯人拿棍子,谁闭眼就打。张艳芳的脸被用牙签扎、被打变形,狱长怕被检查的发现,将她关进小号。
二零零四年八月,张艳芳绝食六个多月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此间她被铐在地上四个半月,高烧38度5,不让上床。参与迫害的警察有郑杰、张春华、黄静及犯人李铁力。
二零一零年十月中,长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张艳芳已危在旦夕。期间本人及家属多次要求医治,院方以各种藉口拒绝。二监区副大队长董岩还对犯人说:“张艳芳因炼法轮功拒绝住院治疗,我们也没办法呀。”
张艳芳去世后,她在狱中省吃俭用省下的约一千四百元钱被监狱没收。
(待续)
文章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叶枫
(待续)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