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一个刚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告江再遭绑架 北京下岗女工:我心是自由的

2016年02月28日 党员园地 ⁄ 共 618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大纪元网方便党员阅读  大纪元网网址:www.epochtimes.com

一个刚刚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自述
告江再遭绑架 北京下岗女工:我心是自由的
口述:陈军杰女士 整理:子正

2015年夏,流离失所的陈军杰女士。(大纪元资料图)
【字號】大 中 小
更新: 2016-02-14 16:01:01 PM 標籤: 法轮功 , 劳教 , 洗脑
【大纪元2016年02月05日讯】按语:2016年1月13日中午,北京发生一起大规模绑架法轮功修炼者事件,十几个警察动用多辆警车,在顺义区高丽营附近绑架了五个人,其中包括流离失所的陈军杰。

我见陈军杰女士是2015年夏天,那是在一个借住的小平房里,她给我看小孙女儿的照片,离家前,她一直帮助儿媳妇带孩子,现在回不了家了,她说,警察前一段时间到处找她,她回去就可能被警察带走,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抓她。儿媳妇儿对她说,妈,您暂时甭回家了,在外面还能安全点,我们还能见到您,要是回家让他们给抓了,我们就看不见您了……没想到半年后,陈军杰还是被绑架了,目前被关押在北京市昌平分局看守所。

陈军杰,女,五十九岁,原北京铝制品厂下岗工人,因患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强制性脊椎炎等多种疾病,二十多岁的她只能靠吃止疼药维持上班和生活。直到一九九五年,一本《转法轮》改变了她的人生道路,她所有的病症不治而愈,十九年来,她一片药也没吃过。
一九九九年以后,因为陈军杰不放弃修炼,七次被抓捕关押在拘留所、转化班、劳教所、监狱等地,即使自由时,也经常是流离在外,有家难回。其不炼功的丈夫和孩子也曾被抓捕关押,遭受刑讯逼供,丈夫被劳教两年,失去公职。去年八月,陈军杰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点阅全文),其中特别描述了北京市调遣处和北京市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可疑的抽血、验血项目。
本文据半年前的口述录音整理。

陈军杰女士一家三口。(大纪元资料图)

文革的时候,那会儿上小学一二年级吧,我有个同学,叫何宋冰,上厕所蹲坑儿的时候,她拿粉笔写了“毛主席”仨儿字儿,她在那儿写的是正的,可是进来的人呢,看那字儿就是反的,就说她倒着写“毛主席”,后来就报告给革委会了,说她对毛主席不敬,居然在厕所里写伟大领袖的名字,而且倒着写!革委会就把这孩子叫去了,问是不是她写的,她说,是啊,为什么在这儿写呀?她说自己也不知道啊,那就反省吧,到中午都吃饭了吧,也不让她回家,就把那个革委会双开门的大门用一个锁链子,给她锁里面了。听说不让她出来,我就趴门缝儿,一看她低着头,抱着腿,我就叫她:何宋冰!何宋冰!你吃饭了吗?她摇头。我赶紧跑回家里给她拿了个窝头,她也不敢动活儿不敢接呀,我就说,你过来拿呀,给你呀。这会儿正好她妈来了,可能一想孩子还不回家吃饭,就过来看看,一看我正举窝头穿过门缝儿给她往里递呢。从那以后,她妈跟我们家关系就特好,觉着我人好。何宋冰的爷爷是政协委员,国民党投降过来的,文化大革命挨了整,后来给逼疯了,她爸爸好像后来也上吊自杀了,给逼死了。
我们家那位哪,他老爸是党员,文化大革命也挨整,所以后来总对他说:“千万别入党,这个党啊,是一个黑党,不是一个好党,入了党,你就上当!”单位找我们家那位填表(入党申请书),他不填,他说我老爸不让入。单位就上家做他老爸的工作,他老爸说:“不入!一句话给顶回去了。”后来呢,单位说不入党不给“提干”,填一个表吧,我们家那位就填了,还不是为了生活,他就成了个党员。
我从小就被教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以前还感谢它呢,感谢党,感谢政府给我生活费,洗脑洗的呗,把党啊国家啊政府啊这几个词都混了,就没想那么多,现在才知道,这国家也不是党的,这中国也不是党的啊,那国外的工人过的比我们好啊,我挣的钱也是劳动所得,用不着谢它啊。
后来我是知道一些的,知道共产党的这种……但我在很邪恶的统治下也能自得其乐,真的,我没想跟共产党作对……老百姓嘛,要的不多啊。
我们家孩子小时候,街坊开出租,人家孩子穿的是名牌儿,吃的是进口水果。我们家孩子蹬蹬蹬跑回来,拿一西红柿,跑了走了,回来又拿一个,又走了吃去了。后来那街坊说,我们孩子要像你们家孩子那么能吃就好了,说“我这可好,天天进口水果削成片儿喂他,他都不吃”!我儿子呢,玩得脚丫子冻得不行,蹬蹬蹬回来了,搁炉子这儿烤烤,然后穿上,蹬蹬蹬又玩儿去了,如果是那名牌儿鞋,就不至于冻脚吧。我心疼儿子,问他你高兴吗?冷不?孩子说,冷了就回来烤烤呗,高兴啊!……有鞋穿就高兴!咱知足,有鞋穿就高兴。什么是幸福啊?一家三口人在一起就是幸福。渴了,有水喝就是幸福,饿了,有饭吃,就是幸福,你困了,有床睡就是幸福啊。
梦想?以前哪有什么梦想……因为咱没那条件,连国内旅游都没有过,修炼前最幸福的就是一起去公园儿,划船的时候,坐在船上,漂在水里头……无忧无虑的……就觉着咱们全家能在一起生活,就是幸福……
其实那时真是苦中作乐啊,我身体极差。上公园儿,头走的时候啊,我都得吃上两片止痛药,吃完了以后,它还有反应啊,到公园儿了,这药发作了,一发作,就又晕又恶心,不行就在那石头上先躺会儿,等药劲儿过去了,就可以止痛,才能玩上几个小时呢。生完孩子我就发烧,烧了二十多天就开始看病,类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强制性脊椎炎等等,整天这脖子扛不住脑袋,恨不得这手就托着这脑袋。腰椎骨质增生,腰椎变形,这个节儿和这个节儿之间都搭了一桥,长了一骨刺,因为它长的期间可能要捅到那个神经,就动不了腰……就是没瘫在床上,也什么都干不了,哪儿都疼啊。浑身没有一个不疼的地儿,就这手指头关节儿都疼,凉水都着不了,给孩子洗个尿布,喂个奶啊,全是孩子他爸,家里的一切都是他,……一大男人,衣服儿哪儿破了,都得他去缝,针我都拿不了,尿盆是他倒,地上有什么东西,我都不能捡起来,弯不下腰啊,绞脚指甲也得让他绞,我一个二十多岁的人,不能弯腰绞脚指甲!
孩子一岁多点,我抱不了啊,我带孩子,就是把孩子搁到写字台上,在上面晒晒太阳。厨房在外边儿,院儿里的街坊说,什么味儿呀,我也闻见了,是有什么味儿,那我也过不去啊,爱什么味儿什么味儿,结果呢,我家那位给我炖了一锅牛肉,全糊了,糊味!
总得上班儿呀,每天先上医务室打两针止痛药,然后上班儿。人家坐着干,我站着干,我坐着就起不来啦,站着干一会儿,我再稍微靠着歇会儿。
后来我就偷着攒安定,他们医务室能给多点儿,人说你吃安定干嘛呀,我说头疼……今天开点儿,明儿开点儿,那小白袋儿,纸糊的那种小袋儿,就十片儿,二十片儿的,我就倒瓶儿里,攒了两瓶儿安定,两瓶儿谷维素。……有一次婆婆上我们家,说头疼,要吃点儿安定和谷维素,当时我坐在床上难受着呢,我说我给您拿不了,您自个拿吧,抽屉里呢……她打开抽屉,说你攒这么多安定干嘛啊?我说就我这身体,指不定那天瘫在那儿了,等我瘫得起不来了,我就一了百了……
后来有一次我真的三天没起来炕,难受,真想死啊,哪里想到,起不来的时候,药你都够不到,还想吃药!后来稍好点,我就挪着步,去开抽屉找药,药哪儿去了?攒了两瓶儿呢,怎么找不着了?后来才知道,我婆婆偷偷给我拿走了,怕我寻短见。唉,上有老母下有儿,可能不该我死吧,那就活受着吧,继续求医问药,什么偏方儿都吃了,还是不好。我根本就不梦想自己的病能好,我的病要是好了,那可就是奇迹了。
但这世界还真有奇迹!熬到九六年,朋友介绍我去天坛公园学法轮功,我们家孩子搀着我去的。我坐那儿,人家教我打坐,教完动作,等起来的时候,孩子就得给我搀起来,一点一点儿,这么慢慢儿的扶着孩子我站起来,再扶着我回家。后来就每星期天去炼功,孩子扶着我去,渐渐地,我就感觉浑身轻松了,哎,我自己也能去了,然后坐那儿,哎,也不费劲了。慢慢儿地,身体就越来越好,越来越好,不用吃药了!半年以后,炼功点上的人说,你看你来那会儿,弯着个腰,驼着个背的,现在完全变样了,这不是奇迹吗!

2015年夏,陈军杰女士在借住的民房里。(大纪元资料图)
突然电视就播了,说不让炼了,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我当时就急了,我说:“全世界没有一个人炼,我也炼!”我家那位说,共产党不让炼,你就不能炼了,那意思到时候就给我抓起来了。我说这功法好不好?这功法等于救了咱全家了,我要上访!当时我就坐地上,写我病好的经历,一边儿哭一边儿写,写完一遍,不满意,撕了,又写一遍,不满意,又撕了,水平不够啊。
是呀,刚开始不让炼那会儿,我相信政府能明白这个道理:我修炼,我身体好了,是不是给国家省了医药费啊?是不是能为社会做更多贡献啊?政府不会反对我成为一个更加健康的人吧?我做好人政府能不允许?我相信政府,所以我去了国家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结果我被警察绑架了!哪儿说理啊?
后来我丈夫的亲戚都找他,劝他跟我离婚,说这个那个的,我丈夫说:“我不离。”他们说,那我们以后都得跟她着吃瓜络啊——他们怕受影响,因为个个都是党员呗,他大姐,他弟弟,他几个妹妹,姐夫,妹夫什么的,他们东一嘴,西一嘴,都说:“我们不就成了反革命家属了?我们都是党员,我们这儿有一个反革命家属!”谁都怕,怕受牵连。但我家那位说:“我不离。”
他有时喝酒,喝多了,话就多了,说我肯定不跟你离婚啦,我喜欢你啦什么的,你那么善良啊什么的……他说我孝敬父母,对公婆好。我公公那会儿瘫床上了,婆婆身体不好,没有人照顾,我们家只有一间屋子,二十平米左右,我就在街坊那儿借了一间小房儿,把公公接来了,让他住我们那个大屋,我们住小屋,然后照顾他,洗呀,涮呀,伺候呀,给他送终……我妈也是瘫床上的,我姐姐要出去玩儿,没有人照顾,也送到我这儿来,我们也是照顾我妈……后来我婆婆有病,也是接过来伺候,婆婆也都跟这街坊四邻的说,说我这儿媳妇怎么怎么好啊什么的。其实照顾还都是他照顾,只不过我有这颗孝敬父母的心……他就说找不着我这样的……
二零零一年三月,片警到我家了,说,“明天早晨送你去洗脑班,你要是不去今天就跟我去派出所。”我不能让他们给我洗脑,也不能跟他到派出所啊,我就离家出走,被迫流离失所了。
我家那位老偷偷来看我,我说咱俩别老见面儿,万一被跟踪怎么办?你也受牵连啊,他咋说的,他说大不了不就是工作没了嘛……他也埋怨,开始也不理解,他说你要是不炼了,咱不就回家了吗?还过咱的好日子,三口人在一块儿,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快快乐乐地生活。我说你别忘了,不是我不想过好日子,是这国家、政府,非逼得我这样,非这样逼我……我说你看,一个小偷偷了你钱包,你不说小偷不好,你说你自己活该,谁让自己不把钱搁好呢。不说这小偷道德败坏,把你钱包偷了,反而埋怨自己,这个理儿不对呀。这炼功身体好做好人没错吧,政府非不让要你炼,非要把你转化成一个说谎的人,是它让我有家不能回啊……
一年后,我在通州的出租房被绑架,后来又被关到了大红门宾馆,要给我洗脑,凭什么让我放弃信仰啊?我绝食抗议,他们说绝食会要我的命,我说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师父给我救了,我要是不炼功,我早死了……
我家那位来看我,见我就哭了,我太瘦了,后来他给我跪下了,央求我,就写了“揭批”吧,就保证不炼功吧,我说一个人救了你的命,你能恩将仇报,去骂你的恩人吗?那不昧良心吗?他看劝不了我,就一边儿哭,一边站起来找警察,说人都瘦成干儿了,生命都有危险了,能不能先把人接回去,调养一段时间然后送来?他们说不行,我家那位说,死了怎么办?他们说死了算自杀,我家那位就抹着泪走了......
不久我从转化班走脱,那也不能回家啊,我又流离失所了。

2015年夏,陈军杰女士在借住的民房里。(大纪元资料图)
警察继续追踪我,半年后我又被抓了。刚到看守所,当时我这心就提到嗓子眼儿了:哎呦,我儿子怎么也给抓进来了?还有他爸?他们不炼功,抓他们干啥?当时孩子已经上了大专了。
儿子被拘留了一个月,说他接受过我给他的一个杀毒软件,警察刑讯逼供,让他们承认给我做法轮功资料,其实是有一次他爸单位发了一箱可乐,他给我拉到了出租房。后来我家那位给判了两年,被关进了团河劳教所。他在里头挨打,犯人打他,他惦记孩子呀,老哭,老嚷嚷,叫孩子的名字,他们就打他,后来他就撞墙,不想活了……脑袋缝了八针!……
我后来给送到了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在小号关了六个半月,洗脑。一平米的屋子,没人管你,警察说,没人跟你说话,你就会疯……每天就坐在那板上,不让站起来,早上一直坐到晚上,双腿并膝,两个手抱膝坐着,监视器看着你,饭从一个小口给送进来……
警察让儿子给我写了一封信,我看了就哭了,哭得泪人儿似的,他们就不让我看信,说再看,就给你没收了,为了不让他们没收,我就钻到被窝里儿,用被窝里小余光缝儿的光看,其实那会儿也看不见……眼泪糊着,但就想拿着信……也不知道怎么折磨的他,儿子写信的思维都不正常了……发生了什么?……心疼……
以前因为身体不好,甭管走哪儿,儿子都先站到我跟前儿,让我扶着他,扶着他肩膀儿当拐棍儿使,年轻轻儿拄拐棍儿不好看嘛,这扶着他呢,心里真的幸福……儿子脾气好,我们三个人脾气都好,我和我家那位没吵过架,几乎没红过脸……修炼以后身体好了以后,家务活我都干的时候呢,那就更幸福了,幸福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有一次吧,我跟那个预审说,我说你们给我关在里头啊,其实我也是幸福的,因为我心是自由的,我说你看你吧,你得听共产党的,你自己说的啊,你吃共产党的,喝共产党的,你就得听共产党的,我说你看你不自由吧,你得听着呢。我呢,我谁的都不听,我就自己做主,所以说我心是自由的,我是幸福的,我比你幸福多了。……每天我就觉得特别幸福。包括我在里头,我都觉得幸福,因为我心是自由的嘛……后来我给判了三年,在北京女子监狱。
出来的时候,我丈夫因为被劳教,工作没了,只好又去找工作维持生活,到了零八年奥运会,派出所给我丈夫新单位打电话,说他炼法轮功,他说我不炼。他说,他又被开除了。我丈夫说我也不炼功啊,他单位说,派出所说你炼,为了确保奥运安全,只能开除你。
团圆后我们也没过几天安生日子,到了二零一零年,警察闯家里,抄走了电脑等电器,我又被劳教两年半。只要你还想炼,任何一个理由都能关押你。
后来又被抓了一次,关了一个多月,在丰台青龙湖公园的一栋别墅里,我被强迫洗脑二十多天,这次警察把家里的现金、手机都抄走了。后来,儿子一看见警车在门口,他心就扑通扑通地跳……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几名警察及保安突然又闯入我家,要抓我,正好我不在,但从此我又不能回家了。
我家那位有时一个人过来,请我吃饭,他总先问我,吃虾吗?他知道我爱吃海味儿,我说不吃,等咱回家再吃,饭馆太贵了……嗯,你平时不能总吃烧饼夹油条啊……我说,那就吃个爆炒鱿鱼吧……鱿鱼不是便宜点儿嘛……虾不是贵嘛,一般情况下,还要凉菜呀,来个饺子……对,愿意吃饺子……我说,以前在家包饺子,我们都捏俩合子,然后我们俩一人一个吃合子……合,就是不分开,捏合捏合嘛,俩人一定要和和睦睦的,合合,和和美美呗,就那意思……其实就是聊聊天,给他一点安慰……他想让我回家呀,他身体也不好,儿子也结婚生子了,需要帮衬,可回去警察抓啊……
上次儿子儿媳妇儿带孙女儿来了,孙女儿也想奶奶呀,奶奶回家吧,孙女儿嚷嚷我,我儿媳妇儿说,妈,您暂时甭回家了,在外面还能安全点,我们还能见到您,要是回家让他们给抓了,我们就看不见您了……@* #
责任编辑:苏明真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