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高天韵:对中共酷刑说“不”

2016年02月28日 党员园地 ⁄ 共 239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大纪元网方便党员阅读  大纪元网网址: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韵:对中共酷刑说“不”

中共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演示图: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称五马分尸)、电棍电击、抻床、吊铐、灌食(鼻饲)、铁椅子、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野蛮灌食、电棍殴打等
【字號】大 中 小
更新: 2016-02-23 06:00:54 AM 標籤: 酷刑 , 中国人权 , 刑讯逼供
【大纪元2016年02月23日讯】看到有关酷刑的一条消息,就此一议。据美国之音报导,去年11月17日至18日,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对中国履行禁止酷刑的国际公约开始进行口头审议。与此同时,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表达了对中国继续使用酷刑的忧虑。

该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说:“中国广泛且惯常使用酷刑,证据确凿,国际社会应该非常严肃对待这个问题。”委员会共同主席、共和党参议员、2016总统选举候选人马克.鲁比奥提到了高智晟律师的案例。他说,高智晟经历了极大的身体和精神伤害,包括脸部遭到电棍殴打。两位主席敦促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向中国政府施压,促其进行必要改革,消除酷刑。委员会还特别关注中国政治犯和宗教囚犯受到的酷刑对待。
这个“中国问题委员会”(The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 CECC)是由美国国会立法成立,专门监督中国人权和法治状况,向美国总统和国会递交年度报告。
一些网友对此评议,以示呼应:“黑社会人治、刑讯逼供、酷刑是中共强权专制法西斯统治的三大工具和基本特色,特别是对那些民主维权异议人士。”
“你见过中国人的监狱吗?把每个人当成不是东西来严重损害人的尊严和生命。让犯人打犯人。把人当东西裸挂在房梁上,把人的各类器官活摘给有钱的中共“贵人”。中国记者如果写这些揭发报导,就被失踪,被注射死,像高智晟至今仍然被软禁在家。陈光诚要不是逃离中国,他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远隔重洋的一个官方委员会,在调查取证的基础上,呼吁中共政权善待其百姓,尊重人权,停止酷刑。倘若政府真的严肃对待,接纳意见,废除酷刑,受益的将是中国民众。
酷刑经常发生在刑讯逼供期间。酷刑的实施对像主要包括罪犯和犯罪嫌疑人。针对禁止酷刑,1984年,联合国公布了《联合国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1987年6月26日生效。1986年中国政府签署公约;1988年9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一步批准了该公约,1988年11月3日该公约开始对中国生效。
然而,在中共治下的法律黑洞里,这一公约形同虚设,刑讯逼供司空见惯,制造出许多冤案。在大陆,酷刑的受害者大多数是异见人士、精神宗教信仰者等等。残酷的刑罚,旨在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或是作为对其坚持信念的惩处。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之后,中国各地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关押了数十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这些信仰“真善忍”的普通民众,遭受了骇人听闻的酷刑虐待,数以万计的人被迫害致死、致残。真实的案例数字由于信息封锁不得而知。
中国政府称,自2010年以来,中国推出一系列有关规则,并颁布了明确禁止刑讯逼供的法律,这些法规有效地减少了刑讯逼供现象。但是,国际特赦去年11月发布消息说,这些法规其实没有效果,其部份原因是:负责惩罚刑讯逼供的法院受到中共的控制。
2015年12月9日,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结束了对中国履行公约情况的审查,发表了长达16页的结论性意见。专家们表示,“仍然严重关切不断报导的深深扎根在中国刑事司法系统中的酷刑和虐待行为”。同时,委员会对中共的许多说法提出质疑,如:对其所辩称的单独关押是“一种管理方法”表示关切,并对使用“审讯椅”是作为一种“保护措施”、是为了防止被关押者逃跑、自杀或攻击别人的辩解予以驳斥。
事实胜于雄辩。来看一个新近的案例。
2013年9月19日,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张金库被非法判刑五年后转押到呼兰监狱。入狱当天体检时,一个犯人医生王洪斌无故飞脚踢张金库的胸口。张金库仰面摔倒,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还没等清醒过来,王又用脚勾起他的头猛烈往地上磕,用另一只脚踩其胸部。王洪斌让两个犯人按住张金库的手脚,他拿起宽皮带对着张的脑袋猛抽。王打累了才住手,之后又用最粗的塑料针管,安上最粗的针头,刺入张的左臂抽血。张金库痛苦极了,发慌、恶心,只听一人说:“拉倒吧!别抽了,胳膊这肉都瘪了,血管塌坑了,再抽就抽死了!”王说:“没事儿,拿他血去救人,死了算自杀。”
此后,张金库在监狱经常遭受无端殴打,致使肺结核恶化,不能进食,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尽管身体极度虚弱,张金库仍然被肆意折磨,甚至被施以抻刑。当他的女儿第一次探视时,勉强听懂父亲的话:有人打我,我想活着,我想回家……
监狱教改科科长对家属说:你们可以找律师来,但还没有律师敢涉入监狱的事。你爱哪告哪告去。危急之下,2015年11月,家属向上级部门检举控告。12月,监狱驻检人员说,张金库的家属在“诬告”,称张金库在监狱根本就没有挨打。也就是说:酷刑,从未发生。
十六年来,中共的警察打手们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的酷刑种类繁多,令人发指:毒打,电刑,雪刑,抻刑,野蛮灌食,药物注射,开水烫,死人床,上大挂,老虎凳等等。一个个健康的好人,短短时间内就被折磨致残、致死。亲人投诉无门,无语问苍天。对善良的同胞进行灭绝人性的肉体摧残,天理不容。酷刑,还在继续,酷刑,必须停止!
天赋人权,不分种族国界。维护个体的尊严,保障人民的生理和心理安全,是国家政府的要务。如有疏失,任何人有权评说。中共司法机构黑幕重重。曝光罪恶,是坚守良知的体现。相反,保持沉默,视若无睹,甚至不允许第三者发声,这种态度,是对他人生命的漠视,也是对人类基本尊严的否定。每一颗善良的心,都应该对酷刑说“不”。

责任编辑:高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