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百种酷刑】:“熬鹰”

2015年08月31日 党员园地 ⁄ 共 330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大纪元网方便党员阅读   大纪元网网址:www.epochtimes.com

【百种酷刑】:“熬鹰”
酷刑演示:“熬鹰”(明慧网)
酷刑演示:“熬鹰”(明慧网)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5-08-28 3:53 AM 标签: 法轮功, 酷刑
【大纪元2015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他们曾经连续四十二个昼夜不眠不休地对我‘熬鹰、攻坚’…..在那次四十二昼夜‘攻坚’中,我被强迫昼夜站立,只要眼皮一打架,她们就用棍子朝头上猛抽,不让我片刻合眼……后来我实在撑不住了,一打瞌睡,那个刚从医科大学毕业的女警就明目张胆地往我嘴里塞药片(不明药物)……一天夜里,我突然满口牙齿全部松动,两颗门牙朝两边凹翘著,中间裂开一道大缝。当后来偶然照到镜子时,我惊呆了,我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妇是我!如果没有信仰的支撑,我决不可能活着走出那魔窟。”
这是原中共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办公厅官员张亦洁女士在大陆被非法关押期间的被强制“熬鹰”的一段经历。近日控告江泽民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中,河北省邯郸市王志武、邯郸钢铁集团高级工程师秦中科教授、原四川省平昌县国家税务局干部吕春杉、宁夏工程师谢毅强、北京工程师田淑荣、安徽省皖江机械厂化学分析工程师孔德文等多人员都在控告江泽民的控告状中描述了他们所遭受的“熬鹰”酷刑。
中共使用“熬鹰”酷刑 企图让法轮功学员精神崩溃

“熬鹰”,就是不让鹰睡觉,熬着它,经过长达五至六天不让眨眼的折磨,使它极度困乏。要是将熬鹰这种折磨作用于人的话,那就是一种极其残忍的酷刑了。它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将受刑人的意志彻底摧毁。这是世界上被公认的最为残忍的酷刑之一,且不留外伤。

中共监狱、劳教所的警察曾普遍用“熬鹰”的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企图使他们放弃信仰,北京新安劳教所一位警察说:“我们就是用对付间谍的办法使你精神崩溃后转化。”

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人若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人会变得疯狂和愚蠢,亦会由信任变为偏执,由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生幻听和幻觉。”“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熬鹰” 令人感到生命即将到尽头

安徽省皖江机械厂化学分析工程师孔德文(五十三岁),在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遭暴力虐待和不明药物毒害,双眼被迫害致重残,身体严重受损,日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及其它相关责任。

孔德文在控告书中说:“大约二零零五年四、五月份,唐传友等人在洗脑中心活动室,就又对我实施“熬鹰”酷刑迫害,就是长期不让睡觉。还得经常罚站。我已经站不住了,我感觉到我的生命就要到尽头了。头发晕,全身麻木得厉害,心跳极快……”
“熬鹰”后双腿肿大

唐山市古冶区赵各庄医院内科的主治医师王玉船曾遭受“熬鹰”酷刑,明慧网在《唐山市优秀女医生王玉船被非法抄家勒索》一文中描述道:

“在开平劳教所,因为拒绝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她曾经被连续一个多月剥夺睡眠,强行罚站,二十四小时站着,不许睡觉,还有一个吸毒的女犯奉命看着她,一阖眼就会挨骂,困的她直说胡话,站的两条腿肿起来多粗,劳教所管这叫‘熬鹰’……换著班的进行车轮战,惟独不允许她休息。有时还强制她双手抱头、长时间蹲著,蹲的两脚又麻又疼;还不屈服,就有大耳光扇过来了,而且是连续地扇;再不屈服,电棍就上来了,‘辟哩啪啦’闪著蓝火,电在身上像针扎一样。”
上海法轮功学员蓝兵被“熬鹰”7天7夜

上海法轮功学员蓝兵,2001年9月在送(法轮功真相)资料途中被徐汇分局非法抓捕。

法轮功学员蓝兵(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蓝兵(明慧网)
分局关押审讯期间,他们不让蓝兵睡觉,用大太阳灯长时间照射他,对他刑讯逼供,像车轮大战一 样不让他休息,整整7天7夜。

最后在蓝兵处于昏迷的状态下被抬到徐汇区看守所,有人看到警察把他抬进后就扔在水泥地上,蓝兵就这样在水泥地上足足睡了3天后才苏醒过来。
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 8天8夜不让睡觉 冬天被冷水浇

2001年1月,上海法轮功学员江勇被徐汇区湖南路派出所绑架,警察受到上面的压力与欺骗,失去理智的警察为了得到所谓的成绩与提升, 8天8夜不让江勇睡觉。

法轮功学员江勇(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江勇(明慧网)
当时正处严寒季节 , 当局为阻止困倦至极的江勇合眼,竟然把江勇的衣服全部扒光用冷水从头往下浇,同时打开空调对江勇吹冷风, 还用电警棍对他进行电击。在这样的严酷的环境中连续审讯8天左右。
山东潍坊李秀珍近28天不让睡觉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李秀珍在济南监狱遭迫害期间,狱警们曾连续28天基本上不让李秀珍睡觉。

李秀珍实在睁不开眼,狱警就用胶带纸粘在眼眶周围 上下上拉扯,有时还用扫帚棒支起眼皮。而在山东潍坊劳教所,狱警为剥夺法轮功学员的睡眠,竟然采取用手指弹眼球、用湿毛巾抽打眼睛的方式进行折磨。

酷刑演示:不让睡觉(明慧网)
酷刑演示:不让睡觉(明慧网)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不让睡觉。(明慧网)
酷刑演示:用扫帚棒支起眼皮, 不让睡觉。(明慧网)

湖南省杨菊生老人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睡觉 眼睛被打

湖南省双丰县饮食公司职工杨菊生老人,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到株洲白马□女子劳教所时,已经六十五岁了。狱警们曾连续十三昼夜不允许她睡觉,眼睛不许眨一下。有一次困极了,闭了一下眼,被狱警袁佳指使吸毒犯照她的眼睛打了一百多下。
遭“熬鹰”、饿饭折磨 佳木斯徐峰被迫害出脑血栓症状

佳木斯地区法轮功学员徐峰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兰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徐峰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期间,遭到刑讯逼供,警察用酷刑 “熬鹰”折磨他:用二百度大灯泡烤他的头顶心和两脚心,同时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睡觉。当局企图以此让徐峰精神崩溃。

徐峰后被检查出有严重贫血及脑血栓症状,左手已不好使。

徐峰在受“熬鹰”酷刑时,他的价值三千多元的獭兔棉服被恶警偷走。
农业部法轮功学员柯兴国在监狱“攻坚班”上遭“熬鹰”拷打近50天

河北省第四监狱标榜文明监狱,实际黑暗无比,这是河北最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基地之一。

第四监狱的“攻坚班”上,法轮功学员被强制“熬鹰”──持续不准睡觉,暴力犯和干警轮番值班,睡觉就用干毛巾擦眼球。恶徒把板凳翻过来,强制学员坐上,腿还要散盘起 来,强制坐凳子腿,让全身重量压在凳腿不准动,动就挨揍。开始给饭,不久就限量甚至禁食、禁水、禁上厕所。每天不断用造假的新闻片洗脑、问话,毒打。按中共暴力犯的经验,(“熬鹰”后)一般4天,人就开始尿血,5天就精神崩溃了。

农业部法轮功学员柯兴国长期以来被关押在河北深州市看守所。柯兴国后被非法判刑7年,因拒不“悔过”被押到保定监狱“转化”,被单腿铐在床上一个月。各种毒打对他不起作用,被当作典型送到石家庄第四监狱。

在石家庄第四监狱(即河北省第四监狱),柯兴国被押进攻坚班里“熬鹰”拷打近50天。被强迫戴着镣铐出工,几趟下来,脚腕已经被磨烂。

2003年2月26日,法轮功学员刘慧民被施加“熬鹰”和毒打,不让上厕所、禁食禁水、冬天不准穿棉衣,在裤子里便溺,再去洗裤子,然后湿著穿上,板凳翻 过来,强制坐在凳子腿上,不准睡觉,困了用干毛巾擦眼球。警察张中林和亲信犯人打手王仕明亲自上阵,把法轮功学员刘彗民打得肋骨骨折,用膝盖重击心口窝差点将其打死,摧残得他失去了记忆。
法轮功学员遭逾百种酷刑折磨

大量证据表明,从劳教所、看守所、监狱、精神病院、戒毒所到洗脑班,无一例外地广泛使用令人发指的酷刑。超过100种集古今中外于大成的酷刑被用以残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民众:

多根高压电棍同时长时间电击(电击口腔、头、面部、胸、乳房、阴部等);形形色色的手铐、脚镣、吊刑;形形色色的棍、棒、鞭打(橡胶棍、狼牙棒、皮鞭、铜丝鞭、钢筋条、荆条等);竹签、铁钉钉指甲、穿骨、铁钳子拧肉;惩罚性灌食(用粗塑料管灌辣椒水、浓盐水、大粪);冬天全身浇凉水、脱衣服在室外冷冻,数伏炎夏在太阳下曝晒,火烙;不让大小便;地牢、水牢、老虎凳、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铁椅子;强奸、轮奸、性虐待女学员……

责任编辑:高静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