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冯伟雄: 话说柴玲宽恕刽子手

2012年08月10日 党员园地 ⁄ 共 125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之际,世界各地的中国民运人士一如既往地在这一天到中国使领馆前做一番抗议。一切仿佛都照着原先的剧本演下去,但是,今年却出现了当年的学生领袖柴玲的所谓原谅刽子手邓小平,李鹏的公开信!可是,这“六四”二十三周年,就有了另一道风景,即万众达伐柴玲!这其实是一件令人感到很无奈的事,不得不说,柴玲谈宽恕,有三错:

首先,以公开信的方式谈宽恕不对。柴玲并非不可以以个人的名义宽恕和原谅邓小平和李鹏,那便纯粹是她个人的事,外人即使有意见,也不可能酿成一个公共事件。而当她以公开信的方式,尤其是在“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之时,谈宽恕和原谅邓小平,李鹏之流,无论柴玲她怎样辩白她的动机,从行为的后果上来看,都已经不再是个人的东西,而是一种呼吁,甚而是一种批评——呼吁宽恕邓小平,李鹏,批评不宽恕邓小平,李鹏者;尤其在那封公开信中还扯了一大堆中国文化如何如何之类的东西,因此,公开信中呼吁和批评的意味就显得浓厚。

其次,柴玲没有资格谈对“六四”元凶的宽恕。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柴玲并不是“六四”事件的受害者。当一个侵害事件发生,最有资格来谈宽恕的,无疑首先只能是受害者本人,然后是预制最亲近的人。反之,如果是与受害者无关的旁人出来呼吁宽恕,定会让人反感甚至愤怒。当然,谈到受害,柴玲也许可以大谈自己流亡思乡的伤感。但这类伤感,如果与“天安门母亲”们的丧子之痛,与那些至今还在坐牢的“六四”政治犯的艰困相比,她的这种流亡思乡感伤,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从某种角度来看,柴玲当年因为“六四”而获得美国政府的庇护,对其是一种莫大的幸运,如此,柴玲就更没有资格谈论她对“六四”元凶的宽恕和原谅了!

当柴玲的公开信被万众达伐后,她再发表公开信为自己辩解,说她是效法耶稣基督,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还为要处死他的人祈祷:“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什么。”这种说法就显得更加荒谬!基督徒的一个最基本的信仰在于:能够体察人心的,唯有上帝。也就是说,耶稣可以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什么”,也只有耶稣能说这样的话。因为他是上帝,他能看懂人心,他知道那些要处死他的人不知道他们做什么。然而,柴玲不是上帝,她不会知道邓小平,李鹏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其实对于柴玲来说,有比宽恕更加重要的。在此不得不提起多年前那部纪录片“天安门”,不能不提起柴玲所说的那段话:“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就是政府最后无赖至极时她用屠刀来对着她的共鸣。我想,也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全中国的人才能真正擦亮眼睛。他们真正才能团结起来,但是这种话怎么能跟同学说?……因为我跟大家不一样。我是上了黑名单的人,被这样的政府残害,不甘心,我要求生。我就这样想。”对于如此冷血的言论,柴玲应该忏悔,但人们似乎还从来没有听到过。相较于宽恕原谅邓小平,李鹏,在这件事上忏悔,不是更有必要吗?从信阳的角度说,认罪忏悔是基督徒重生得救的前提,具体到“六四”这件事上,认罪忏悔,则应该是柴玲表示其它态度的前提。

(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党员   冯伟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