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法治观察 香港的未来将会怎样? 青年一代有话说

2017年07月04日 综合新闻 ⁄ 共 211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范华转自《参与》   来源:纽约时报

三年前,香港群众在一个瘦小青年领导下占领街头,呼吁施行更广泛的民主。去年,选民们通过投票选出了这个城市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立法委员,年仅23岁。随着香港要求从中国独立的呼声愈演愈烈,年轻人又一次走在了前列。

如今香港的许多最有影响力的声音,对20年前这个前英国殖民地回归中国的记忆少之又少。但是这一代人的身份认同,已被那场政权移交所塑造。

香港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大致来说,18岁至29岁的香港人比1997年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愿意将自己视为香港人。现在只有大约3%的人宽泛地称自己为中国人,这是自移交以来的最低水平。

相比之下,于周六宣誓就职香港新任特首的林郑月娥(Carrie Lam)说,她希望确保孩子们从小就学会说“我是中国人”。

我们询问了六个香港年轻人的自我认同,在一个新近回归中国的城市长大有何感受,以及他们对未来的展望。下面是经过摘录的答案,经过编辑的精选提炼:

陈旻晞(Matthew Chan),19岁

学生,即将于9月进入香港理工大学

我是在政权移交后出生的。从小这个社会就告诉我,我是中国人。小时候我很为身为中国人感到自豪。当我看到中国发射火箭进入太空时,感到非常兴奋。

但是,长大后我对中国和共产党的了解越来越多,开始为身为中国人感到羞耻。特别是近年来,共产党人基本上控制了香港。如果有外国人问我是谁,我一直都说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国人。在我心里,我知道自己是中国人,但我不想说我来自中国。我宁愿说自己来自香港。

我不喜欢的是这样一个事实: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的城市必须遵循北京制定的一切规则。我们对自己的政治没有任何权利。我们不能真正投票选出特首。共产党实际上是派人来控制香港。

陈俊汶(Monkey Chan),20岁

高中毕业,希望从事护理行业

我由2014年雨伞运动开始关心政治。我班上所有同学,大概是30人,都有到过抗议现场。活动爆发后的第二天学校举办了讨论会。整个礼堂坐满了人。

香港人应该作为一个民族团结起来,然后独立。香港在中国管治下不会有民主。那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我想跟世界说我们不是中国人。

我们的差别大多都是文化上的。你旅游时就很容易看到。香港人排队,说话不会太大声,不会随街吐痰和蹲。我们有自己的语言——有繁体字和广东话——还有集体的经历和精神。

香港的经济也要独立起来。香港的经济已经往大陆倾斜得太多,变得十分依赖。要是中国的经济崩溃,香港就没了。

刘振海(Corey Lau),25岁

亲北京政党的社区官员

政权移交那年我5岁。但我记得那时没有那么多政治斗争。邻里关系更好。对殖民地政府没有太多怨言。

我很高兴看到香港回归中国。移交20年后,香港的发展仍然稳定。香港依然保持繁荣。中国在政治发展方面所做的工作令人满意。但是,中国还要为香港人心的回归做更多事情。

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所以我会认同自己既是香港人,也是中国人。不过,我会首先把自己视为香港人,因为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

但这不会同我的中国人身份相抵触。香港是一个地方,中国是一个国家。

金家莹(Ada Jin),24岁

来自中国哈尔滨市,香港大学毕业生,现于金融行业任职

毕业后,我决定留在香港。但是现在,如果再问我,我可能也很愿意回到中国。我每年都要去几次北京和上海,我意识到它们发展很快,取得了很大进步。现在,和香港相比,中国在整体上有很多优势。

许多中国人更适应新技术和新观念。香港在这方面有些欠缺。当然香港的基础设施很好。它是相当发达的。现在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未来香港这方面的功能将会减弱。

我认为有些港人对政权移交不太满意。我认识的一些港人有英国护照。他们为此感到自豪。

还有,我的英国朋友们对此非常傲慢。他们的态度类似,“香港是英国殖民地。我们决定把它交给中国。我们真是太棒了。”这些话让我不大开心,但他们还是我的朋友。

维多利亚•李(Victoria Lee),17岁

香港中学圣士提反书院(St. Stephen’s College)的学生

我是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在香港长大,我从来没有完全、排外地认为自己属于某一个文化,也没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意识。

我认为,对我这样的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问题是香港内部因语言、举止和文化身份而产生了明显的社会分裂。可以明显感觉到,本地存在“他们”和“我们”的冲突。中国人和香港人之间有很多摩擦和妥协。很多人还对越来越腐败的政治和司法状况感到不满。

尽管如此,我为自己与香港联系在一起而感到自豪。我个人认为,香港远不只是中国统治下的一个城市。实际上,可以说,香港回归无意中形成了“香港人”这个概念,也就是说,香港人不属于任何群体,而是自成一体。

龚颖淇(Vicky Kung),26岁

自由职业影视制作人

我认为香港有两个问题。一是整体的政治问题,关系到谁来掌权,以及香港人是否拥有自行决定一切的独立性。二是收入差距问题。

香港有一个僵局,那就是人们对住房问题尤为沮丧。政府不敢对地产商动手,因为他们正从卖地中赚取大量的钱。

我鄙视那些只讲空话、不做实事的政客,不管是年老的还是年轻的。谢谢你,我们都知道有问题。你能不能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我觉得,现在香港每个人都很愤怒,我们没有任何进展。我们困在原地。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