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四川交通厅原副厅长一家三口贪千万气死慈母

2015年03月03日 综合新闻 ⁄ 共 326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新浪网

大洋网讯 享受过国务院特殊贡献专家津贴的四川省交通厅原副厅长郑道访,曾为西南高速公路及其隧道建设作出过很大贡献,但他也犯下了受贿上千万元的惊人罪行。

2000年9月12日,成都市中级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郑道访死刑,判处其妻高家兰有期徒刑十五年,儿子郑勤有期徒刑十二年。同时,法院判决对郑道访已被扣押、冻结的人民币8129252.66元、美元84591元及港币45080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郑道访不服一审判决,继而提出上诉。此案经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后,改判郑道访为无期徒刑。

郑道访80余岁高龄的老母亲在得知儿子一家三口犯罪案发后,含恨而死。2002年“七一”前夕,面对改判的裁定书,想起慈母临终前的声声啼血,郑道访不禁肝肠寸断、悔不当初……

儿子重权在握母亲坚守贫困

1994年2月,郑道访从重庆市交通局副局长的岗位上被破格提升为四川省交通厅副厅长、党组成员,主管全省高速公路建设。同时,他还兼任全省16条高速公路建设工程公司的董事长、评标委员会主任等职。

其实,在此之前,郑道访在国内外同行中就已是一位名震遐迩的人物了。作为设计我国当时最长的公路隧道——成渝高速公路中梁山隧道的重要成员之一,郑道访为征服我国西南地区独特而复杂的地况、地貌,建设高速公路,作出过重大贡献。他在其长达28万字的专著《公路隧道通风方式研究》一书中提出的隧道工程理论,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郑道访当了“大官”,这一消息传到他的家乡重庆市长寿县双龙乡,一下子就引起了轰动。他的母亲韩素清,一个一辈子辛苦劳作的农妇成了惹人注目的对象。那些日子,他们那贫寒的家门被前来道喜的人踏破了门槛。

送走一拨拨前来贺喜的人,韩素清不解地问大儿子郑道良:“这董事长、评标委员会主任是个啥官?”郑道良是个山村教师,他搔搔头皮说:“怎么说呢?反正我弟弟手中掌握着上百亿元人民币的高速公路工程发包大权。”韩素清听后,高兴之余不觉背上渗出了一层冷汗——在韩素清看来,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的儿子能避得开这个金钱的陷阱吗?

从此,韩素清为儿子郑道访担上了心事,她吃不好、睡不着,嚷着要郑道良写信给弟弟,要他别再做这个官。

一天,县里一位领导到双龙乡视察,“顺便”来到韩素清家嘘寒问暖。在了解了郑道良的有关情况后,那位领导当场指示教委的同志,要“安排郑道良到县城工作”。这位领导还给韩素清留下了名片,反复说:“以后有事尽管说话,打个电话就成!”

县领导走后,韩素清对心花怒放的大儿子说:“那么多人都能在偏远乡村教一辈子书,我家儿子怎么就教不下去?我虽然没文化,但有一点明白:不就是因为道访在省里掌权吗?他们给你安排到城里工作,以后就有借口去找道访办私事了。我们不能这么做。”

此后不久的一天晚上,老人召集全家开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家庭会议”。老人说:“道访在外面做了不小的官,但我日日不安。为了给道访减少烦心事,让他安心做一个清官,我现在和你们约法三章:一是不能随便接受别人的礼品和吃请;二是不能答应帮别人办事;三是我们家任何人都不能随便去找县、乡、村领导办私事!”

秋季的一天,郑道访的妹妹跟母亲一起,推着人力三轮车到县城卖自家种的橘子,因不懂得街头不能卖水果的规定,被交警处以100元罚款,还没收了箩筐和没卖掉的橘子。妹妹为让警察高抬贵手,情急之下准备报出哥哥和县上那位领导的名字,却被韩素清及时制止了。母女俩掏空口袋,还是交不够罚款,只能眼看着交警拖走了三轮车,母女俩禁不住抱头痛哭。

次日上午,韩素清借来100元钱赎回了三轮车。她说:“我们明明错了,找县领导就是给你哥哥脸上抹黑,这样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深夜啼血教诲贪官心灵震颤

2000年春节期间,郑道访夫妇回乡看望了母亲。韩素清高兴极了,她很想利用这个机会跟儿子谈谈心,但郑道访一到家就被前来拜年的人包围了。他在家待了三天三夜,家里也热闹了三天三夜。来拜年的人不是厂长就是经理,再不就是县乡的各级领导,他们轻车简从,敬上的尽是红包。

客人走后,韩素清清点着以各种名义送来的红包,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些红包有的装着666元,有的装着888元,加起来竟有3万多元!全家老小一年四季起早摸黑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啊!

韩素清明白,这些红包都是冲着儿子的权力来的,儿子收了人家这么多钱,还能不偏不倚地秉公办事么?更叫老人心惊肉跳的是,儿子对这些不义之财竟“笑纳”得那么坦然。

郑道访临走的那天下午,老人将码得整整齐齐的3万多元红包放在堂屋那张供有香火的桌子上,当着全家老小的面说:“这些红包不收下失礼,退回去得罪人,不利于道访今后开展工作。我思前想后,最好的办法是让道访拿回去悄悄交给党组织!”老人语出惊人,全家面面相觑。

郑道访终于要离家了,母亲泪流满面地站在村口,一直看着郑道访的小车卷起滚滚尘土,消失在山坳里。

这天晚上,韩素清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重庆彩虹桥事件中一个个贪官被公审、枪毙的场面仿佛就在眼前。现在,儿子发包高速公路、桥梁、隧道等工程的权力不知要比那些贪官们的权力大多少倍。老人越想越是不安,她真后悔那些叮嘱的话没有来得及告诉儿子。她知道,儿子还没有离开,就住在县城的宾馆里。于是,韩素清翻身下床,拖着虚弱的身体直奔县城……

“咚咚咚……”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将郑道访夫妇从睡梦中惊醒。郑道访打开房门,门外站着的竟是自己满身雨水、泥浆的母亲。

“我问你,你儿子郑勤去年买房花了多少钱?听说郑勤用的小轿车换了一辆又一辆,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郑道访的妻子高家兰一听母亲问到钱,以为是担心自己的赡养费,心里老大不痛快,她说:“买房就花了12万多一点,郑勤开的车是向朋友借的。我们知道妈身体不好,我们经济再紧张也决不会少您老人家的。”

韩素清用一种从未有过的严厉目光盯住儿子、儿媳,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年老多病,但能种地,日子也过得去,我的生活费不用你们操心。我问你们,花这么多钱给儿子买房,钱是从哪里来的?”

郑道访不得不撒谎道:“家里有存款8万元,贷款2万元,找朋友借了2万元……”听到这儿,韩素清才长长地舒了口气,连声说:“这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尽管卸下了母亲的思想负担,但郑道访却陷入了惶恐之中。这些年来,他前后受贿的数额是多少,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这时,韩素清小心翼翼地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布包,对他说:“这1000元积蓄是我从嘴里一点点抠出来的,准备将来办后事用。我的身体现在还过得去,你们手头紧,先拿着用吧。我们一大家子人在乡下凭劳力挣钱心安,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老人说着哽咽起来,泪水顺着脸上深深的皱纹流了下来。

听着母亲的话,郑道访的泪水也不禁潸然而下,只听母亲继续说道:“儿啊,你不知道你的官当得越大,妈的心为你揪得就越紧。重庆彩虹桥事件中有那么多贪官被枪毙、被判刑,他们为人儿女的,真是对不起高堂老母啊!”

听着母亲的忠告,郑道访的心震颤了。但此时,他已深深地陷入了欲望的泥淖,想拔也拔不出来了。

三口锒铛入狱慈母含恨离世

韩素清老人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00年4月上旬,郑道访和妻子高家兰、儿子郑勤因收受贿赂、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先后被四川省检察院依法逮捕。

昔日的辉煌与眼下败落的家道形成了强烈反差。2000年6月的一天,郑道访80多岁的岳母因无法面对这一现实,服用安眠药自杀身亡。

在郑道访的家乡,郑道良兄妹在极度悲伤和恐慌中对韩素清老人封锁了消息。但这一“爆炸性新闻”很快就在小山村里传开了,韩素清听到消息的当时即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就在韩素清的情绪渐渐稳定之时,一天,老人在电视中看到了郑道访受贿数额超过1000万元的报道,她的精神瞬间垮掉了,老人嘴里仍不停念叨着儿子郑道访的名字,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2002年“七一”前夕,郑道访在谈起自己的母亲时悲痛欲绝:“我愧对九泉之下的白发老母啊……”

值得一提的是,在办理此案的过程中,反贪干警们没有发现其他郑家子弟任何一点犯罪痕迹,只因韩素清老人严格的家训及清正的做人原则,才使老家几十名“面朝黄土背朝天”、凭着自己汗水挣钱的郑家子弟,没有一人因郑道访一案而受到牵连。(检察日报正义网沈发)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