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福建公民运动观察:刘丽英一世盛名毁在查处不了莆田惊天案(14)

2014年03月07日 综合新闻 ⁄ 共 5499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吴建峰 转自 博讯新闻网

刘丽英率队来莆田查处半年,虽说最后免去许开瑞职务,但是却不敢揭开莆田的窝案。由于体制形成的严重缺陷,既无法建立起民主监督机制,又无法实现在一党专制下有效地约束监督市县区地方书记的权力。结果,地方不受监督与制约的书记职务,变成可以凭个人意志随心所欲任意膨胀的权力,最终形成换走一个许书记,迎来一个叶书记,提拔一个叶书记,下来一个袁书记,才来几天象是收敛点,做一番廉洁表演秀、亲民政治秀,不久便故态复萌,什么暴力拆迁死人、强占良田圈地、抓判告状无门的上省、晋京访民……
叶家松莆田主政六七年,不要看叶家松己经提拔为福建省政协副主席兼秘书长,陈少勇的今日,就是叶家松的明日!不要看酒店、夜总会、歌舞厅林立,卡拉OK、洗脚城、按摩城KT包厢满城,好象是繁荣!不要看桑拿健身中心、美容美发厅、迪吧、酒吧、咖啡座遍地,到处都是灯红酒绿、歌舞升平、醉生梦死的景象,好象是进步!因为不是政绩而是腐败!不要看莆田多修了几条道路,多盖了几幢大楼,好象有变化是政绩,而忽视了严重的腐败!不要看市区政府办公大楼建设得富丽煌堂,好象挺气派,这是纳税人十亿钱堆起来,重要是项目腐败! (博讯 boxun.com)

正如莆田人评说,形象工程,政绩工程,人民买单,外表光鲜,腐败受益,市民受苦!
在高官色贪双全的示范效应下,莆田官场的腐败泛滥成灾,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不仅没能促进国有企业的发展,反而是在毁掉国有企业,毁掉地方经济,结果只能卖掉国有企业!
按照国家财政部的建议,莆田市应对违法违规责任人,进行追究党纪政纪和法律责任,可是莆田做到了吗?没有!什么也没有!最终的结果,也就是莆田市卖掉雪津国有企业,大小官员充分分享到掠夺国有资产有盛大宴席!

九、莆田政府暗助雪津再三逃税 财政部点名公告央视焦点访谈

(1)莆田雪津啤酒三次被国家列为特大逃税企业

1996年,国家财政部组织驻各地财政监督专员办事处,对全国数百家企业1996年度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查出莆田雪津啤酒企业重大违法违纪问题。
1999年,国家财政部组织驻各地财政监督专员办事处,对全国数百家企业1999年度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再次查出莆田雪津啤酒企业重大违法违纪问题。
2003年,国家财政部组织驻各地财政监督专员办事处,对全国152家企业2002年度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查出不实资产85.88亿元,所有者权益不实41.38亿元,利润不实28.72亿元。国家财政部发布一项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披露福建雪津啤酒有限公司2003年被查出违法违规金额8.52亿元,其中通过账外账等手段隐瞒收入达4.96亿元,涉嫌偷逃税款2.2亿元。
国家财政部三年一度的全国大检查,对莆田雪津公司的重大财务问题,在全国范围内予以公告。看看莆田雪津公司三年一度的全国大检查的结果,一次比一次更严重说明了什么?
1996年,国家财政部查出莆田“雪津”企业财务违纪,补交增值税526.22万元;1999年,国家财政部查出莆田雪津企业利润不实3950万元,补交税款585万元,缴纳罚款2.16万元;2003年,国家财政部查出莆田雪津企业违法违规金额8.52亿元,其中通过账外账等手段隐瞒收入达4.96亿元,涉嫌偷逃税款2.2亿元。
莆田雪津啤酒企业明目张胆地一次一次与中央法规作对抗,没有莆田上下官场的庇护行吗?在莆田市委和政府的保护下,拼命地维护着雪津一霸天下局面。国家财政部驻福建省财政监督专员办事处检查组,先后在1996年、1999年和2003年,三年一度的全国大检查,叁次对“雪津”进行检查结果,都准确无疑地查出莆田雪津越来越严重的违法违纪问题。
一次又一次地的重大违法违纪,到了第3次检查的2002年,莆田“雪津”暴露出更大的财务违法违纪问题,这不能不让国人产生疑问:莆田当地的政府、工商、税务、银行等监管部门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一直在同流合污地违法违纪!

(2)国家财政部唯一公开点名的国字号逃税企业

国家财政部发布一项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披露福建雪津啤酒有限公司2003年被查出违法违规金额8.52亿元,其中通过账外账等手段隐瞒收入达4.96亿元,涉嫌偷逃税款2.2亿元。
2003年,财政部为了贯彻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组织驻各地财政监督专员办事处,对全国152家企业2002年度会计信息质量进行检查,查出不实资产85.88亿元,所有者权益不实41.38亿元,利润不实28.72亿元。
福建省莆田“雪津” 违法违纪总额约达16亿元,成为全国唯一的一家在全国检查公告中公开点名,其违法违纪资金数额地全国好是空前巨大的。

(3)央视《焦点访谈》曝光雪津巨额逃税案调查

据央视《焦点访谈》报道透露, 雪津账外近5亿元现金,全部存入26个个人账号。
2003年,国家财政部检查组进入“雪津”后,首先发现该企业没有现金日记账。对任何企业来说,现金日记账是非常重要的,但像这样一个基本账册,“雪津”却无法向检查组提供。结果,在检查中发现,企业的大量现金存入了个人名下。在一个出纳人员的个人存折里,仅2003年1月3日一天,就有320万元的现金存入后又被提走。这种典型的公款私存、以折代账,是国家法令禁止的。
发现“雪津”这一重大的财务问题后,国家财政部检查组突查了企业财务室的保险柜,发现里面有4张表格,是产品价格与收取价格的对照表,上面详细地记载了雪津公司收取的款里有一部分是用正式发票开出,另一部分存入个人户头。比如,表格里清楚地记载10度精品小麦啤酒每箱开单价23.3元,实际收入20.3元,其中差额3元另存。
雪津公司的财务问题远不止这些,为了查清更多问题,国家财政部检查组到公司相关的银行进行外调,发现“雪津”以个人名义开设的账户多达10多个,其资金数额都非常巨大,由此断定雪津公司把一部分收入转到账外。
迫于国家财政部压力,雪津公司只好交出2000年4月至2003年5月账外全部账户和凭据。11份白皮凭证记录,有4.96亿元收入全部存入个人名下的26个账号,其中活期存折18个,死期存折8个。
面对这一惊人事实,雪津公司负责人解释,这是经销商的保证金和代理费,暂时由公司管理,以后会还给他们。检查组认为,即使是保证金,从会计的角度来说,进入雪津公司账号应该留下会计痕迹,比如,某年某月某日收到某经销商多少保证金,在完成了相互约定的合同后,某年某月某日又把保证金返还某经销商,这些现金收支一笔笔都应该有凭证,同时账户上应该有记载。但是,国家财政部检查组查了六七个月,“雪津”一直未提供这方面的材料。至于代理费也是站不住脚的。代理费应该以销售商的名义开展活动,而不应放在公司账户中,与销售商半点关系也没有。国家财政部检查人员说,雪津公司账外账的支出很混乱,初步整理清查,一共支出3.78亿元,账内还剩8000万元,如果收支相抵的话,还应该有1亿多元。
国家财政部有关专家认为,雪津公司的行为对国家危害是十分严重的。首先,侵蚀了税金,侵害国家利益;其次,导致国民经济信息失真,对国家决策造成不利影响;另外,损害投资者和消费者权益,使政府和投资者无法了解企业情况和经济指标。

(4)工人日报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更为惊人有事实

2003年,2月13日,《工人日报》记者前往雪津公司所在地———福建莆田市进行暗访,发现了更为惊人的事实。
莆田雪津啤酒企业,敢于明目张胆地一次一次与中央法规作对抗,没有莆田上下官场的庇护行吗?在莆田市委和政府的保护下,莆田各级官员运用一双的有形的权力之手,护着市场那双“无形之手”,拼命地维护着雪津一霸天下局面。
雪津啤酒经销商向记者公开点透,雪津啤酒之所以能在莆田一统天下,并不是雪津公司有多大的能量,而是有市区各级政府部门的全力支持。在莆田,如果哪家商店,哪怕是偏远乡村的小卖店,要是卖杂牌啤酒,不是遭遇工商部门罚款,就是遭到恐吓。如果哪家企业不知深浅在莆田搞促销的话,就会受到重罚。
2002年6月,福建一家知名企业在莆田为刚刚上市的啤酒搞促销活动,经销商选择5个酒店进行赠饮,当天到这几家酒楼吃饭的每个消费者都可以免费喝新品啤酒。因为影响了酒店啤酒销售收入,经销商向酒店补偿了一定的损失。这本是一次正常的促销活动,却被当地工商部门定性为商业贿赂,判罚12万元罚款。该经销商不服,向莆田法院提交行政诉讼,两次败诉。还是这家企业,由于他们的啤酒被小商小贩沿街低价抛售,该厂一个销售员与小贩争执中打了对方一个耳光,遭到当地公安部门追捕逃离莆田,企业的一个二级批发商为此被关押两天。
对于市场之外,这双权力之手紧紧地操纵着市场无形之手。其力量之大,操作力度广,让北京来的《工人日报》记者短短几天采访中有领受,更是感受。
知情人透露,1月8日国家财政部以新闻通稿的形式,向媒体发布了莆田雪津公司违纪违法的消息。此后不久,莆田雪津公司在省市酒店举行答谢会,受邀请的嘉宾和记者都得到了一份价值不菲的“封口费”,即礼物与礼金!
2月4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对莆田雪津公司违纪违法特大偷逃税案,公开进行事件深度曝光后,福建省的众多媒体,都接到了来自福建省委有关部门的招呼:不许报道,不许炒作。
中央某家报社驻福建记者站的负责人,还向一些记者的手机发了类似通知的短信。结果,对这起本应在福建全省产生轰动的特大新闻事件,被掩盖下来了。
福建省的媒体,除了极个别的对财政部的公告做过报道外,几乎一律都保持了沉默。连北京来的全国总工会主办的《工人日报》记者,到莆田市委、莆田市政府采访,费尽周折也没有办法找到要采访的任何一个领导对象。
事实证明:福建省水极深、包极紧,莆田市黑得彻底、黑成一片,连中央也无可奈何!!!

(5)不择手段垄断啤酒市场 封锁央视焦点访谈

一位啤酒业界人士说,在雪津公司所在地福建省莆田市,无论是大排档、零售点还是超市、高档酒楼,除了雪津啤酒外,很难见到其他品牌啤酒,就连莆田周边的几个地区,很多啤酒也被挤出市场。目前全国啤酒生产企业有几百家,福建省就有30多家,全国年产啤酒近2500万吨,加上国外品牌进入,啤酒行业竞争十分激烈,雪津啤酒在这些地方是怎样独霸市场的呢?
2月13日,《工人日报》记者暗访了莆田、泉州、厦门市场,发现一些令人震惊的现象。
记者走进莆田涵江区的一家超市,看到货架上只有雪津啤酒。问售货小姐,为什么没有其他牌子的啤酒,回答说卖雪津有回扣。
回扣多少,售货员说不知道。在其他几个超市,除了个别的地方卖莆田另一家企业生产的品牌或省外的几种销售不好的易拉罐啤酒外,都卖的是雪津啤酒,当地酒楼的啤酒销售权更是被雪津垄断,就连福州、泉州、厦门等城市,许多酒楼的销售权也落入“雪津”手中。记者在厦门的一家酒店吃饭,点了几种啤酒都没有,服务小姐说,她们这里只卖“雪津”和泉州生产的“燕京”。
据啤酒业界知情人介绍,雪津公司主要通过买场子垄断市场,买一个场子,少则几万元,多则几十万元。在泉州,像小肥羊、泰和、谭鱼头等连锁经营店几乎被“雪津”买断,仅一家娱乐场所的个体老板,一年就从雪津公司拿到了46万元现金的买场费。一家啤酒企业的营销人员说,在福建,如果有哪家企业与“雪津”进行买场竞争的话,往往是你出5万元,他就出8万元,结果是大败而归。在这些地区,酒楼、超市、零售店、娱乐场所的经营者大多是个体,“雪津”作为国有企业,却用买场、回扣等方式,致使大量国有资产在运用过程大量流入个人口袋。
更有甚者,雪津公司还用大量账外资金为支持,以诋毁其他企业产品等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扰乱正常的市场秩序。据一个了解内情的经销商透露,为了打败竞争对手,“雪津”派人大量收购竞争者的啤酒,被收购的啤酒或在太阳底下暴晒,或把酒瓶倒放密封在仓库里,使其迅速变质后拿到市场出售。有时,还把用正常价买来的其他品牌的啤酒,低价批给小商小贩,让他们一元一瓶沿街叫卖。正是用这些不正当手段,雪津啤酒销量在近几年内迅速上升,啤酒产量由过去的十几万吨提高到50多万吨,而省内其他啤酒企业生产经营却每况愈下。泉州有一家由日本朝日啤酒控股的企业,在不正当竞争的冲击下,啤酒产量由过去的年产12万吨下滑到年产3.6万吨,并有300多名职工下岗。
雪津公司以不正当竞争手段,来垄断福建省啤酒市场,用市场“无形之手”推动雪津“一霸天下”局面。
国家财政部三年一度的全国大检查,对莆田雪津公司的重大财务问题,在全国范围内予以公告。看看莆田雪津公司三年一度的全国大检查的结果,一次比一次更严重证明了雪津公司以不正当竞争手段,来垄断福建省啤酒市场。
1996年查出偷逃税款526.22万元;1999年查出企业利润不实3950万元,偷逃税款585万元,缴纳罚款2.16万元;2003年,违法违规、隐瞒收入、偷逃税款近16亿元。
莆田雪津公司是莆田市最大的赢利企业,事实上成了莆田第三财政,土地是第二财政,因此,一次又一次地暴露出的重大违法违纪问题,而且屡次不改,明目张胆对抗国家财政部检查,封锁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对莆田雪津公司违纪违法特大偷逃税案,公开进行事件深度曝光,这不能不让人们产生联想:莆田当地的党委和政府及其工商、税务、银行等监管部门到底干什么去了?是不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一直在同流合污,一直在违法违纪!
福建省严重的地方保护主义,莆田市严重的腐败,不仅不会促进企业的发展,反而是在毁掉企业,毁掉地方经济,结果最好的出路,就是能卖掉国有企业!
按照国家财政部的建议,莆田市应对违法违规责任人,进行追究党纪政纪和法律责任,可是莆田做到了吗?没有!什么也没有!最终的结果,也就是莆田市卖掉雪津国有企业,大小官员充分分享到掠夺国有资产有盛大宴席!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