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天津腐败暴政观察:王赫:美国正以“全政府”方式反制中共渗透

2022年04月20日 综合新闻 ⁄ 共 347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周莲植转自大纪元新闻网

王赫:美国正以“全政府”方式反制中共渗透

图为美国国务院。摄于2021年3月14日。(李辰/大纪元)

【大纪元2022年03月24日讯】3月21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发表声明,对参与“压迫”少数民族、宗教团体及精神信仰人士的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之前5天,3月16日,美国司法部高调宣布,起诉五名代表中共秘密警察的人,因为他们监视、骚扰和抹黑那些批评中共的在美华人,甚至破坏目标人物竞选美国国会议员。

司法部和国务院的相继行动,显示拜登政府突出用“手”而不只是“口”来反制中共,推进“全政府”方式(whole of government approach)的对华政策模式。早在去年2月10日,拜登上任之初访问五角大楼时即指出:“我们需要‘全政府’的努力、国会两党合作以及强大的盟友与伙伴体系,这是应对中国挑战并确保美国人民应对未来竞争的方式。”并在国防部成立“中国工作组”(China Task Force),专门负责对华政策上的跨部门协调,从而确保美国的军事安全决策要“符合总统所希望实现”的“全政府”方式。

全政府”方式的一大领域是对中共一些人员实施签证限制。事实上,美国早已关注中共 “派遣特工前往美国,毫不掩饰地监视、威胁和报告从事合法、诚实和公开活动的中国公民和华裔美国人”问题。而根据《移民与国籍法》,美国务院有权限制那些对美国价值观怀有敌意者的签证有效期。2020年12月3日,美国务院宣布对中共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旅行,签证有效期从原来的十年多次往返,缩减到有效期只有一个月,且限单次入境。

拜登政府上台后,继续推进签证限制。例如,2021年5月,暂停中共国家移民管理局(包括出入境管理局)副局长及副局以上人员、国家监察委、安全部、公安系统现役人员及其配偶、子女的赴美签证。这其实是一种制裁措施,因为这四类人基本上都是中共党员,且是情治人员、公安人员,很多都在偷取美国的情报、执行中共对人权的迫害政策,比如对法轮功、维权人士、访民等的迫害,他们手上沾有血债。相对以往,制裁是扩大了,一是从只针对人权迫害者本人扩大到他(她)们的配偶、21岁或30岁以下的子女,二是相对于一般的共产党员的签证限制在一个月有效及单次入境,这四类人及其家属是被暂停入境。

这次布林肯的声明针对性更强:“今天对中国(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的动作是针对那些据信对镇压宗教和精神修行者、少数民族成员、持不同政见者、人权捍卫者、记者、劳工组织者、民间社会组织者以及中国和其它地区的和平抗议者的政策或行动负有责任人士或同谋人士。”

美国既然决心“促进对任何地方发生的暴行以及侵犯和践踏人权行为负责的中国官员的问责”,那么对在美国的中共特务的打击,自然也会加大力度。这次美国司法部高调宣布起诉五名代表中共秘密警察的人,就是一种具有特定目的的政策宣示。

稍前,2月23日,司法部宣布结束前总统川普时期启动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但仍强调中共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的强大威胁,诸如经济间谍、偷盗贸易秘密、恶意网络攻击以及通过“猎狐行动”等抓捕在美国境内的中国异议人士等等。曾于2014至2018年间在司法部任职的大卫·劳夫曼(David Laufman)告诉美国之音,“在我担任反情报和出口控制部主任时,绝大多数针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经济利益的威胁,特别是在盗窃美国知识产权领域都来自中国,没有另一个国家可以比拟”。

仍以中共威胁为中心(但扩大了范围),司法部下属国家安全部门启动了一项新的“对抗民族国家威胁战略”。此战略针对当前面临的国家安全威胁形势,目标是采取全方位的综合手段,利用司法部的全部法律武器,组织全社会、全政府打击敌对国家的安全威胁,其中包含了“中国行动计划”的一些内容。

司法部主管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马修·奥尔森 (Matthew Olsen)也重申,司法部打击的目标不是华人,而是中国共产党及其代理人。

司法部的“对抗民族国家威胁战略”,在某种意义上,仍是在呼应2021年1月13日国土安全部(DHS)发布的《应对中国威胁的战略行动计划》。该文件指出,中共在意识形态、经济利益、技术转移、供应链及数据采集等方面对美国存在重大威胁,DHS将在边境安全和移民、贸易和经济安全、网络安全和关键基础设施及海事安全四个领域全力应对。

国土安全部在“边境安全和移民方面”的行动——审查和阻止中共对美国签证和移民制度的“滥用”,是“保护我们的国家不受中国共产党的有害影响”。具体包括:(1)确保将已经收到美国最终递解令的中国人从美国驱逐出境(中共拒绝接受四万名逾期逗留或违反签证规定、理应遣返的中国人);(2)扩展对中国人获美国签证的筛查活动;(3)打击中共在美恶性执法活动(如猎狐行动);(4)打击中共侵犯人权行为。

事实上,中共对美国的渗透程度令人难以想像。例如,2020年夏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多福.瑞伊(Christopher Wray)在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一次演讲中表示,FBI每10个小时展开一次与中国有关的调查,在美国有近五千例反情报案件中,几乎有一半与中国有关。

又如,在美国2020总统大选进入最后倒数之际,《新闻周刊》于10月26日(Newsweek)发布一份为期4个月的调查,内文直指中共当局密谋颠覆美国,并发现在美国至少有600个中共统战组织,目标是在美国总统大选前引起混乱,企图影响选情。

据新闻周刊统计,全美有600个与中共“统一战线”有关的组织,包括至少83个同乡会、10个“中国援助中心”、32个商会、13个华语媒体品牌、38个宣扬“和平统一”台湾的组织、5个“友好协会”,以及其他129个教育文化团体;美国境内70个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中,大约一半也跟“统一战线”有关。此外,美国还有265个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它们经常透过中国领事馆教育事务官员与中共政治挂勾。

中共对此不惜重金。美国智库“詹姆斯城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研究员费达苏克(Ryan Fedasiuk)表示,中共2019年的统战预算超过26亿美元,其中有6亿专门用于针对海外中国社区和外国人工作,统战部的总预算超出中共外交部全年预算。

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在海外行动的一个重点,是“跨国迫害”海外流亡者和侨民。2021年2月4日,美国非政府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发表报告《Out of Sight, Not Out of Reach》(“看不见却构得着”),指出中共正进行最复杂、全面与全球性的跨国镇压运动,至少有214起直接人身攻击来自中国,占自由之家记录的三分之一,远超过其它国家。在报告梳理的镇压手法中,中共是针对目标最为广泛,也是唯一使用过每个手段的政府,包含针对特殊族裔及宗教团体,以及异见人士、人权活动人士、记者、被控贪腐的前官员等,并采取引渡、拘留、控制行动、威胁、监视等手段进行远距离的迫害。

3月16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这三起案件,部分印证了自由之家的报告。

第一个案子是阻止候选人参选。一名前“六四”领袖、美国退伍军人,正在竞选国会议员。中共特工林启明(人在中国大陆,为国安部工作,仍然在逃),从去年9月起,在纽约雇了一个私人侦探,指导其去伪造证据,甚至殴打、车祸以达到目的。而且两人之间的联络是公开的,居然不怕被揭发,被监听,目中无人到如此程度。

第二个案子是纽约名人王书君参与跨国镇压。王早年来美做访问学者,后来帮助成立“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任秘书长。这个案子说明了中共对海外民运团体的渗透监控的严重程度。在很多情况下,中共不是派人进去,而是在这些团体成员中招募,令人防不胜防。

第三个案子是三人被控密谋充当中共政府代理人并骚扰美国居民。他们合谋贿赂一名联邦税务局人员,以获取一名民主活动人士的纳税申报表,还涉及破坏加州六四主题公园塑像案(一个冠状病毒的习近平雕塑被人烧毁)。

有评论认为,这三个案件反映了美国正在扩大反间谍的范围。这一是因为中共肆无忌惮,在美跨境迫害法轮功、民主人士、藏人、维吾尔人、香港人等等的案件越来越多;二是美国政府认识到中共虽然迫害的是被中共认为的敌人,但威胁到了美国的主权、司法权和国家安全,因此加大了打击力度。

综上所述,可以看出,(一)包括跨境迫害在内的中共渗透对美国的威胁是巨大的、实实在在的、就在眼前的;(二)即使政府更迭,反制中共渗透仍然是美国对华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

近期国务院、司法部、国土安全部等的行动,显示拜登政府以“全政府”方式反制中共渗透颇有进展。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