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外劳观察:外派劳务:辛苦10月赔10万 出国打工遭遇黑中介

2019年08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260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丁志辉转自搜狐 在出国打工淘金的热潮中,一些非法劳务中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却发现,一些中介公司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在明目张胆干着劳务输出的业务。

  2009年06月10日至9月30日,经国务院批准,商务部、外交部、公安部、监察部、交通运输部、国资委、国家工商总局等7部委联合开展了“全国清理整顿外派劳务市场秩序专项行动”,专项行动的重点就是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外派劳务活动,规范外派劳务市场秩序。

  商务部合作司权益保护处处长苏予告诉记者,社会上一些无资质的企业和中介未经批准擅自开展外派劳务业务,高额收费,还有一些经营公司,有资质的经营公司违规经营导致劳务市场秩序混乱,外派劳务人员权益受损,为了促进和规范对外劳务合作的健康发展,目前商务部已经拟定了《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草案。

  辛苦十月赔十万,出国打工遭遇黑中介

  (主编:孟庆海 记者:高杨 摄像:白羽)

  金融危机对今年商品出口的冲击最大,但对外经贸的另一个大头,劳务合作今年却表现抢眼,逆市上扬。商务部最新的统计说,前三季度,我国对外劳务合作完成营业额63.2亿美元,同比增长9.2%,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508.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4.3%。

  不过,在这股出国打工淘金的热潮中,一些非法劳务中介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前不久,山东青岛公安边防部门就破获了一起偷渡案,与以往偷渡不同的是,这次犯罪嫌疑人在同一个办公地址一口气注册了五家“空壳”公司,再利用这些空壳公司对偷渡者进行精心的“包装”,最终帮助他们偷渡出境非法务工。先一起来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

  偷渡案的背后是出境非法务工

  今年年初,青岛市一家名叫“嘉年祥”的公司进入了公安边防支队侦查员的视线。警方发现,在“嘉年祥”公司的注册地址,一名叫李绪帧的男子还同时注册了“青岛御园春进出。

  青岛公安边防支队侦察员:“经过我们调查,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这个嘉年祥连续变换几次法人股东,这些法人股东全部是来自(青岛)莱西的农民。”

  而更让警方吃惊的是,这些来自青岛市莱西县的农民在摇身一变成为几家公司的法人和股东后,很快就办理了赴境外考察投资的商务签证,并已全部出境分别前往立陶宛、法国、比利时等国。

  青岛公安边防支队侦察员:“全部到了境外,就没再回来。”

  警方据此判断,李绪祯及其公司有非法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的重大嫌疑。经过严密的监控,2009年4月,就在李绪祯准备将8名偷渡人员经北京——迪拜——法国路线偷渡到比利时非法务工时,青岛边防支队将李绪帧抓捕归案,一同被抓获的还有在青岛市崂山区一处空闲厂房里等待出境的8名偷渡人员。

  经审讯,李绪祯交代,自2006年起他假借准备在国外投资等名义,骗取境外公司发来邀请函,之后再把从青岛、烟台等地招募来的偷渡人员包装成几家“空壳公司”的高管或工程师,持骗取的商务考察签证偷渡到国外非法务工。短短3年时间内,已有100多人非法出境打工,而李绪帧则向他们收取每人8—13万元不等的费用,非法获利数百万元。

  李绪祯为了暗度陈仓,可以说煞费苦心,他用空壳公司套取商务签证的办法,如果不注意真还很容易蒙混过关。不过,话说回来了,像他这种做法到底在哪些地方违反了法律规定?

  根据我们国家对外劳务合作的相关规定,从事外派劳务的企业必须具备商务部颁发的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并且证书每年都要进行年审,任何中介或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从事外派劳务业务。

  但我们的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却发现,一些中介公司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情况下,也在明目张胆干着劳务输出的业务。

  这是今年8月,记者在青岛市的劳务市场调查时拍摄的画面。在这家名叫邦越的人力资源公司里,一听说我们在打听出国务工的事情,公司的业务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记者:“咱们这儿,哪些国家可以办理?”

  青岛邦越人力资源公司业务员:“像是韩国、新加坡、安哥拉这些国家。”

  记者:“你给的签是工作签证,还是别的?”

  青岛邦越人力资源公司业务员:“是工作签证,新加坡就是工作签证。”

  当记者询问邦越公司是否有办理出国劳务的相关资质时,这名业务员给出了这样解释。

  邦越公司业务员:“商务部的(资质)我们暂时还没批下来,商务部不好批了,从过完年我们就递交。”

  记者:“工商不查你啊?”

  邦越公司业务员:“我们这个(公司)是正规的。”

  为了打消记者对公司资质的疑虑,业务员把记者领到了一间办公室,在办公室的墙上,记者看到了青岛市工商、税务等部门发给公司的相关证照。

  商务部合作司权益保护处处长苏予:“类似这样的企业,即使它在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注册,但是它未取得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证书,也不能开展外派劳务业务。”

  调查中记者发现,比邦越公司更加隐蔽的是一些非法经营的黑中介,在青岛市莱西县的一条小巷子里,记者见到一家门前打着“出国劳务”字样的公司。

  记者:“我看你这里写劳务派遣,能办吗?”

  非法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能。”

  记者:“你这边办韩国也办?”

  非法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对。”

  记者:“除了办韩国还办哪个国家?还有别的国家吗?”

  非法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西欧那边也可以。”

  记者:“你们这边办什么签证?”

  非法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商务签证和留学签证,年轻的20多岁给办留学签证,年纪大的30多岁办商务签证。”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商务考察、留学等名义出国打黑工的情况在当地非常普遍。

  非法中介公司工作人员:“莱西这边的人都知道,出国其实就是打黑工,以前这叫偷渡,现在仍然叫偷渡,法律不允许你出国打(黑)工。”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对外劳务合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商务部的统计显示,截至2009年8月末,我国累计向境外派出各类劳务人员487万人次,期末在外76.6万人,分布在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外劳务合作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对增加国民收入、带动就业、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我在外劳务人员每年汇回或带回的外汇收入超过40亿美元,有400多万家庭通过赴境外务工得到实惠,家庭生活状况得到改善。

  苏予:“我国外派劳务市场总体上是好的,但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社会上一些无资质的企业和中介未经批准擅自开展外派劳务业务,高额收费,还有一些经营公司,有资质的经营公司违规经营导致劳务市场秩序混乱,外派劳务人员权益受损。”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