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宗教迫害观察:悼念好友李柏光(陈光诚)

2018年03月05日 综合新闻 ⁄ 共 123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潘星星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一早醒来从推特上看到李柏光律师去世的消息,一時难以置信。当时没敢转发,心想等查实后再转不迟,或许这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李柏光。随着消息的不断相互印证,我不得不相信这最不愿看到的事实。于是过往的一个个场景,便在脑中不断浮现。

初次与柏光兄相识是2003年12月中旬。当时我在北京,刚刚拿到起诉北京地铁公司的判决书,顺便邀新老朋友在北大东门外相聚,于是与当时尚未拿到律师资格、还是法学博士的柏光兄相识,我们一见如故。

在后来的交往中,他推荐了十余本重要的经典书籍要我阅读,也送给我几本书,并表示行大事者这些不可不知。由此我进一步了解到柏光兄不仅聪明好学、博览群书,在运用现有法律对官员进行罢免方面也有着深入的研究。他对人类精神价值层面的东西思考很多,颇有见地,绝不单纯是从表面能看到的他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2004年他因参与福建福安的维权案件被设套抓捕关押37天,后在各方压力下取保。这次遭遇让他有了更多对中国走上民主轨道、加入世界文明行列之艰难的认知和思考。他认为:关键是信仰的缺失。世界上大多数民主国家的国民信仰基督教,信仰基督者能从如何防止人性之恶的角度思考制度建设。因此,中国要想实现真正的民主制衡三权分立,让基督教在中国人民心中生根发芽,与民主思想的传播和民主制度建设并行不悖。

2005年,我因揭露中共的暴力“计生”被中共非法拘禁后,他曾为我呼吁,之后的联系越来越少。我被中共关在狱中时曾经从自由亚洲电台听到他与好友李和平等与小布什总统在白宫见面的消息。也有两次听到他在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与杨宪宏的对话连线。我知道他仍在为中国的文明进步而努力着。

我们再一次相见是数年后我全家脱离中共的魔掌来到美国之后的2015年,在华盛顿的一次聚会上。

去年1月31日,在国会图书馆“对华援助协会成立15周年大会”上我们又一次相遇。当时他还作了激情澎湃的演讲,完全没有身患疾病的迹象。万万料想不到那次华府相见竟成了我们的永别,怎不令人伤心悲痛!

李苏滨,李柏光,两位好友先后离世,学过几天中医的我,不禁想到了恶性肿瘤的几个成因——愤怒,黄曲霉素……以及他们的离世与他们处境的关系,又想到他们的处境与他们的维权工作的关系……

凭他们的学识与才干,完全可以丰衣足食,过着没有那么多风险与苦难的生活,若是这样,他们会不会这么早就故去了呢?

柏光兄的离世实在是突然而蹊跷。上个月初他还来华府参加了祈祷早餐会,如今就阴阳两隔了。据说他是患肝硬化腹水,突然肝破裂导致死亡。可是据到过现场的目击者说,家人从未提及去世时有吐血的现象,也未曾提到去世前腹部异常肿大、甚至到不能躺卧的程度,仅说他有感觉肚子发胖的简单描述,这些说法难以令人信服。对于他的去世原因,我仍心存疑虑。

悲痛之余,我想特别提醒真心反对专制、志在解救中国的朋友们,被中共魔鬼“惦记着”的勇士们,千万越小心越好!在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当下,勇士们和家人们有必要处处留心异常迹象,珍重健康和人身安全为要!

 

诚愿好人一生平安!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