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辽宁政治迫害观察: “蚁力神”事件谜团:被政府网警删除的长篇“深度调查”报告

2016年03月04日 综合新闻 ⁄ 共 768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蒋云龙转自博讯网

一只小小的蚂蚁,在东三省让无数的人寝食难安。
     
     秋天收获的季节,几十万蚂蚁养殖户在等待着一个返款的约定。
     
     “蚁力神,谁用谁知道!”而这些天来,对于蚁力神蚂蚁养殖户来说,他们的心情旁人无法体味,的确只有“谁养谁知道”。
     
     如果返款最终无法兑现,我们将会看到无数个被蚂蚁搬空的家。当全部的家当瞬间化为泡影,谁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蚁力神”,风靡东北的背后会是一种怎样的疯狂?
     
     

千万别惹蚂蚁
     
     10月11日,辽宁的许多蚂蚁养殖户们开始躁动不安。这一天本该是他们收到“蚁力神”公司返款的日子,他们却发现银行的账面依然停留在9月,10月的账上空空如也。有人急急忙忙去公司总部问个究竟。
     
     公司给出的答复是:由于有大财团进入公司合资上市,公司正在进行评估,重组。原10天一返的模式改为2天一返款和3天一返款的版本。原定10月11日的返款日期,改为21日。并称公司经营8年从没有拖欠养户一分钱,望养户理解支持。这份由“蚁力神”天玺集团总经理王奉友亲笔签发的《致广大养殖户朋友们》的公开信试图在这关键时刻给养户一剂定心丸。
     
     随后几天,流于民间的种种猜测纷沓而至。一些“蚁力神”养殖户的QQ群迅速建立,养户开始在群里谈论返款推迟背后的秘密。有人说,蚁力神资金链出现了严重问题,已经没有返钱的能力;有人怀疑所谓的大财团合资是一种缓兵之计;亦有人说辽宁省政府这次准备把这个涉嫌非法集资长达八年的钉子拔掉;还有人甚至说王奉友已经做好了携款潜逃的准备。
     
     就在“蚁力神”宣布推迟返款的第三天,10月13日,百度关闭了包括“蚁力神养殖户吧”在内的所有与“蚁力神”有关的贴吧。与此同时,消息灵通人士在“蚁力神”养殖户QQ群发布信息称21日的返款已成为泡影。这一消息很快被证实,“蚁力神”养殖公司各部经理在20日向养户传达了返款日期改为10月29日的通知。
     
     在此时,对于“蚁力神”的种种传言达到了顶峰,一些养户甚至前往总公司要求终止合同,退还养殖保证金。然而,公司依然以上市为由说服养户继续等待,并保证29日一定全额返款。
     
     连续推迟返款,“蚁力神”养户们处在惶惶不安之中。10月29日成为“蚁力神”养户心悬一线的日子。一个名为“养殖户维权联盟”的QQ群也在此时诞生,并制订了如下的计划:
     
     如果29号得不到返款,养户一起去公司要钱;再则以违反合同将“蚁力神”天玺集团告上法庭;最后一种方式是继续等待。但记者在多个养殖户QQ群潜水近半月来看,这些养户虽然对“蚁力神”的危机看在眼里,但依然抱着幻想,害怕采用过激行为后把事情搞砸,一分钱都得不到。继续等待成为大多数养户的无奈选择。
     
     然而,养殖户的等待并没有如期换来返款,29日返款帐户依然不见分毫。29日上午9时,沈阳周边的锦州和抚顺养户近2千人汇聚到位于沈阳和平区长白街的“蚁力神”总部讨要说法,场面极度混乱,有的养户甚至开始砸损“蚁力神”办公大楼的玻璃座椅。最后迫于无奈,“蚁力神”总经理王奉友亲自出面协调安抚养户,称公司已与“科威特阿扎汗国际集团”签订开拓国际市场合作协议。正在办理外方资金准入集团公司的手续当中,在11月20前资金应该到位,并保证在11月21日返款。公司再次印制了《”蚁力神”公司给养户的公开信》散发给来讨要说法的养户,安抚其激动的情绪。
     
     10月30日上午,又有近千人到“蚁力神”公司,此时公司大门紧闭,近百名保安把守着大门。公司楼上架着的扩音器播放着29日王奉友的讲话,保安向来人散发着《”蚁力神”公司给养户的公开信》。再次得到承诺后,陆续汇聚而来的人又悻悻散去。11月21日又成为众养户的一个期待。
     
     事后,记者通过相关渠道证实,在29日一些养殖经理,技术经理就已经陆续回家。原定10月21日下发的员工工资,也都未能到位。返款风波看似平静下来,但“蚁力神”在整个过程中却已经摇摇欲坠。从10月11日开始,很多养户就寝食难安,投入了全部的家当要瞬间化为泡影,谁都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一只蚂蚁引发的欲望
     
     小小蚂蚁究竟有什么魔力,让一个又一个朴实的人们深陷其中?是“蚁力神”所构架的“养殖返钱”模式,吸引那些渴望发财的人们。从触蚁的那一刻他们就梦想着“暴富”,但他们走向的是一条怎样的路,或许很快就会彻底揭晓。
     
     “蚁力神”的“养殖返钱”模式始于1999年,并由此开始了它们的原始积累。公司委托养户养殖蚂蚁,收取“蚁种保证金”,一定期限后将本金返给养殖户,并支付不菲的所谓劳务费。公司规定:每个蚁箱的养殖周期是14个半月。养户交给公司1万元的保证金之后签订《委托养殖合同》,从领养蚁种的第74天起开始返钱,共分6次,1万元本金在前5次每次返回2525元,第六次返回625元,这样一个养殖周期下来,一万元钱就能获得3250元的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保证金没有限额,在6000元一箱蚁种的底线基础上,10万元一大箱同样可以。返还的养殖劳务费也在3250元的基础上成倍增长。一些养户尝到了甜头以后,购买蚁种的金额也飞速攀升。从1万到10万,甚至有超过百万的养户。
     
     “仅仅我们这个不足两百户的村子,为了养殖蚂蚁所交的押金就能达到300多万元。”10月17日,记者在沈阳市苏家屯北营子村采访时,养户张某告诉记者,“村子里没养的寥寥无几,养户占到90%以上。”而他也投入近20万,这20万几乎是他的全部家当。
     
     10月17日至20日,记者分别走访了沈阳浑南新区长白,苏家屯区北营子村,铁西新区团结村。这些地方养户之多,投入的金额之大让记者震惊。在铁西新区团结村,王氏兄弟合伙投资2百万。“刚开始并没有投入这么多。”大哥王义文(音)告诉记者,第一次只是尝试性地投了10万,成功返款以后,就开始追加投资额度,第二次投了50万,在规定的14个月之后连本带利都回来了。眼看着财源滚滚,他并约上弟弟在今年7月凑了2百万买了20大箱蚁种。现在仅仅返款一次,仅本金都还有一百七十万在公司。听说不能返款了,王义文从11号就天天去公司,给养户经理打电话,“吃不好,睡不好,要是黄了我和兄弟就完蛋了,只有去跳楼。”这位刚刚50的男人,一脸的疲倦,他告诉记者,好几天都没有睡了,去了公司回来就喝酒。在他的家里,他拿出一份与蚁力神下属公司,熙焱“蚁力神”蚂蚁养殖有限公司签订的《委托养殖合同》让记者过目,但拒绝拍照。
     
     所有人都与王氏兄弟一样,他们都是冲着“蚁力神”养蚁14个月高达32.5%的返利去的。
     
     一位曾是“蚁力神”养殖公司养户经理的赵先生告诉记者,“蚁力神”在最鼎盛2003年,养殖户每天以近500户的速度疯狂增长。赵先生透露,1999年起到2007年初,在册养殖户数量已超过30万。就算平均每户投入资金5万元,保守估计累积资金也在150亿左右。涉及人口近100万。波及的地区除整个辽宁外,周边省份如,吉林、河北、山东,甚至还有千里之外的陕西、四川。
     
     记者在在和平区的走访中就遇到了一位来自西安咸阳的李姓养殖户,这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卖掉了老家的房产,筹资50万,带着妻子、两个10岁左右孩子和一个年过60旬的母亲,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这没有什么稀奇,不光是我们那里的人来,还有你们四川的呢!”老李点起一支烟,大声地说。
     
     像老李这样的外乡人,来沈阳养蚂蚁的为数不少,据老李估计,仅仅他在的长白就有100多户来自辽宁之外,情况和老李没有什么区别。
     
     外乡人养蚂蚁的另一蚁种模式就是寄养。如果在辽宁有亲戚朋友,就可以从蚁力神公司购得蚁种之后寄放在亲朋处,公司定期收蚁,同样也会定期返款。这样的养户群由于所涉及的当事人不在辽宁省内,数量更是难以统一。
     
     另一方面,对于金钱的追逐让人欲罢不能,很多人前期养蚂蚁赚到钱了,对于养蚁的信心就更大,于是就翻倍的投入到养殖当中。记者走访了解到,绝大部分的养殖户都没有将前期养殖返回的劳务费取出另存,而是加上自己借来的更多钱和其他收入一同投入到养蚁当中去。
     

买10万才有更大的利润
     
     10月18日下午3点,沈阳市和平区长白街126号,“蚁力神”天玺集团大厦内的煦焱“蚁力神”蚂蚁养殖有限公司(“蚁力神”天玺集团下属子公司)。
     
     记者以准备养殖蚂蚁为由前往咨询。通过一道小门进入,门口的两名保安把记者拦下,在记者一番解释后才得以登记上楼,在二楼的养殖业务部,入口的保安又将记者拦在了门外,又是一番刨根问底之后才将记者介绍给一名叫做“景春”的二部经理。
     
     景春向记者详细介绍了养殖需要的所有程序,并称6000元一小箱是下限,而上限则不限制。通常情况下,养殖周期是十四个半月。记者称自己是初次喂养要其详细讲解了“委托养蚁”的返利程序。景春拿出一张纸条,以一万元为例告诉记者,养殖户缴纳一万元养殖保证金之后,与公司签订《委托养殖合同》,然后从公司领一小箱的蚂蚁回去,公司会在银行为养殖户办理一个帐户,返利会按照合同定期打到养户账户上。返利期从养殖户领养的第74天起开始返钱,共分6次,共计返还养户13250元。其中3250元是养户所获得的劳务费。
     
     记者问如果中途蚂蚁死亡怎么办?景春顿时笑起来,看来你还真是不了解,然后说,在正常喂的前提下,蚂蚁生命周期是20天到一个月左右死亡一茬,然后母蚁做窝产卵,小蚁仔又出来了,如此循环。你只管把装满了蚂蚁的养殖箱放在家里,什么都不用做。而公司收蚁干也就是收死蚂蚁。
     
     景春建议记者,现在买几万的很少,很多都在10万以上,多买多返,买10万才有更大的利润。期间记者问及到底现在有多少人买,并提出希望看看名单,遭到对方严词拒绝。“这是公司机密不能随便看。”
     
     记者最后询问,听说10月11日未能如期返钱的事情,景春立即显得紧张和尴尬起来。后称,由于公司在重组准备上市,需要暂缓几天。公司不会拖欠养户一分钱,让记者放心购买养殖。在记者说需要考虑准备离开时,景春告诉记者,现在公司已经不出售10万以下的蚁种,并且与公司签了合同后如果中途反悔终止合同,将要扣除本金30%作为违约金。
     

说还是不说?养殖户的矛盾
     
     对于目前遇到的疑虑,惶惶不安的养殖户们由于对于返款还心存一丝希望,在面对记者时也难免有些顾虑重重。
     
     10月19日在沈阳苏家屯记者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当记者到达南营子村时,在村口一群人正在闲聊有关“蚁力神”迟返一事。然而,当记者走近他们,一提关于蚁力神的事情,个个都显得很警惕,当问及迟返一事,很多人居然挥手说没有的事,每次都如期返还了。
     
     深入村中,得到的回应依然。一位二十七八的年轻人暗自告诉记者,现在很多养户都非常害怕媒体的报道,怕报道后“蚁力神”公司破产,返款无果。记者试图说服这位年轻人和自己聊聊养殖的细节,一番软磨硬泡之后,这位年轻人终于同意聊聊。
     
     在沈阳的浑南、苏家屯、长白均是养蚁的重灾区,其中苏家屯的南营子更是重中之重,仅仅2007年全村不足三百户就投入近3000万参与养蚁,几乎没有漏掉一户。有钱的投几十多万上百万,最少的也在五万左右,有的甚至将房产抵押给银行,筹钱养蚁。
     
     和年轻人正聊在兴头上,突然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六七个人,一个近四十的妇女一把推开这个年轻人,口中狠狠地骂道:“你是不是想把事情搅黄让我们血本无归?!”与此同时一名大汉夺过记者手中录音笔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吼道:“干嘛呢你?干嘛?想挨揍咋地?”被推的年轻人此时挣扎着来拉围着记者的几个人,并解释说,我们瞎聊呢,没说蚂蚁。记者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等回过神来试图和他们解释,这伙人根本不听记者的任何解释。年轻人很为难地给记者说,你快走吧,不要把事情搞大了。旁边的人依然在吼,无奈记者只得悻然离开。

风中的蚂蚁王国
     
     《新湘报》记者谢文轩 发自沈阳
     
     “蚁力神”天玺集团成立于1999年9月30日,是以蚂蚁为主要原料生产健康产品的民营企业集团。但更多的人了解“蚁力神”还是从赵本山那一脸暧昧的笑容开始的。曾经,每天在黄金时段,各地电视台都会出现赵本山那一脸暧昧的笑容,而广告词更让人联想翩翩:“‘蚁力神’,谁用谁知道!”,也正是在赵本山卖劲的表演下,“蚁力神”几乎达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
     

蚂蚁在“忽悠”中壮大
     
     蚁力神真正的快速膨胀是在沈阳人民大量养殖蚂蚁时。在“蚁力神”养殖最鼎盛的2003年,集团成立了4个子公司:1月,辽宁帝豪“蚁力神”销售有限公司成立;5月,辽宁奉林速生林有限公司成立;7月,辽宁铸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辽宁瀚文广告有限公司先后成立。为了在经营活动中造势,“蚁力神”成立了销售公司。到2005年完成了全国328家分公司及办事处的布局。最后,蚁力神集团已拥有7家独立子公司,8个中心和分布在全国28家省级“蚁力神”系列产品销售分公司,产业除了保健品之外还涉及农、林、工、商、贸等。尽管如此,知情人士透露,这些公司成立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很少开展业务。“蚁力神”的主业依然是在小小的蚂蚁身上。
     
     有报料称,赵本山为“蚁力神”的所打的广告完全是义务帮忙,赵本山与“蚁力神”总经理王奉友的私交甚密,兄弟相称不分彼此。但不可否认,赵本山为“蚁力神”的推广立下了汗马功劳。在2004年11月曝光的美国FDA假药事件“蚁力神”倍受争议后,赵本山代言的广告并没有因此“下柜”,电视广告依然是他那张熟悉的脸。直到今年,赵本山那脸“坏笑”才在各地电视台消失。
     
     另一方面,辽宁一媒体人士向记者透露,“蚁力神”之所以能以“委托养殖”快速扩张,与王奉友的交际能力密不可分。他不仅大量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交朋结友还热衷社会公益,为“蚁力神”赚足了形象。
     
     2004年“蚁力神”集团为辽宁省24所中学及中等专业学校订阅了全年的《辽宁日报》;同年冠名赞助“蚁力神”杯亚太大学生足球邀请赛。
     
     2005年,中国首届“蚁力神”杯汽车形象大使选拔赛。同年王奉友参演赵本山剧《马大帅》。
     
     2006年,冠名赞助“蚁力神杯”中国律师风云榜。
     
     2006年8月,“蚁力神”更有惊人表现,完全没有直销经验的“蚁力神”居然获得了商务部颁发的直销牌照,业界哗然。
     
     ……
     质疑一直伴随 
     
     伴随“蚁力神”的快速膨胀,对于其涉嫌非法集资的质疑也从未间断。
     
     很多人质疑 “为什么蚁力神不自己组织养殖蚂蚁?”在“蚁力神”的《养殖手册》中公司这样回答:“和自己组织养殖的方式相比,从市场上直接采购蚂蚁干可以节省很多人力和财力。”
     
     这一看似合情合理的说法并没有平息人们的质疑。
     
     相关专家分析,“蚁力神”所采用的“委托养殖返利模式”,明显不符合企业收入应大于支出的基本规律。尽管在短期内,本息的支付可以靠时间差和后续加入资金来支持,但其总收入总是远远低于总支出的。“委托养殖返利模式”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后续养殖户数量萎缩的情况。此时,这个环环相扣、靠滚动维持的资金链必然断裂。那么整个局面就必将陷入瘫痪。
     
     类似这样的“委托养殖返利模式”曾在辽宁营口东华集团上演,东华集团模式被检控机关定性为非法集资。据检察机关指控,从2002年4月起,辽宁省营口东华集团以“东华生态”、“东华酒业”等企业的名义,以高额利息为诱饵,以租养、代养蚂蚁的方式,与数万名养殖户签订10多万份合同,非法获利近30亿元,东华集团相关人士均获重刑。
     
     实际上,“蚁力神”集团养殖模式也已经引起沈阳当地政府的警惕。
     
     2005年8月沈阳市政府发出《关于抵制非法集资和防范投资风险问题的通告》。有关部门印制了275万册宣传册,告诉老百姓要谨慎投资。2006年7月,沈阳市属媒体曾经被组织集中两周进行打击非法集资活动的宣传报道,并报道了一些案例。辽宁一位媒体人士告诉记者,这是市政府为解决“蚁力神”问题所作的铺垫。与此同时,辽宁境内所有媒体接到上级通知新闻报道中不能出现“蚁力神”及王奉友的任何消息。
     
     在中国银监会2006年年终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刘明康表示,由于非法集资不同于以往乱设机构开办金融业务的形式,而是出现了新的演绎,所以打击任务很艰巨。比如,在中央电视台热播的广告“蚁力神”保健食品,就被银监会认为是采用非法吸纳社会股金的形式,属非法集资的范畴。
     
     在官方暗中调查进行的同时,“蚁力神”内部资金链接也开始出现问题。2006年底“蚁力神”逐步开始撤销遍布各地的近328家分公司。

主要收入来源是抵押金
     
     2007年8月网络上,一位自称是“蚁力神”财务部会计的人透露:“蚁力神””公司每年编制两个连续会计年度的资产负债表。以说明平衡表上所有资产、负债和股东权益项目的变动情况。“蚁力神””目前财务报表中收入分为几块,其中产品销售所占的比例可以忽略不计,主要收入来源是养户交的抵押金。
     
     2007年3月,“蚁力神”出现产品大量滞销,机构严重亏损,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开始发生。新增加的养户是“蚁力神”公司得以循环的主要保证,没有新养户加入,“蚁力神”的整个链条将很难维系。有人断言,“蚁力神”花了8年为一些人筑建的“养殖返利”暴富梦将崩塌。
     
     由于资金出现巨大缺口,10月11日原定的返款未能兑现。蚁力神对外宣称即将与财团合作上市以及推迟返款的说法被业界看作是“蚁力神”危机到来的预兆。王奉友在此时也心急如焚地寻求转型。然而,如此大的资金缺口,恐没有哪个财团敢于轻易接招。
    一味的以种种理由延期的蚁力神最终没有换来众多养户的平静,于是上演了10月29日养户集体讨返事件。
     
     就在养户集体讨返的10月29日13点左右,包括网易、搜狐在内的多家门户均在同一时间刊发了一篇名为:《蚁力神:坚持科学发展观,实现可持续发展》。文中总结了蚁力神8年的辉煌之路。并称将在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解放思想,促进社会和谐的政策背景下,开创更美好的明天。
     
     有悲观的养户干脆直接指出,这只是为防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蚁力神”所采取的一种应急举措。但对于那些还有念想的普通养户而言又从中看到了一线曙光,他们也更有勇气等到下一个承诺,11月21日。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