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二等公民观察:深圳滑坡事故农民工损失惨重

2015年12月30日 综合新闻 ⁄ 共 187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张秀英转自纽约时报中文网

中国深圳——当何大霞(音)听到消息后,她马上赶到深圳,希望能出现奇迹,让她大家庭的11名成员幸免于难,她的这些家人已被建筑渣土山崩溃所导致的泥石流掩埋。

这些人远离自己位于中国中部河南省的家乡来到深圳,为的是在这个色彩斑斓、喧闹繁荣的城市寻找新的生活。

“这种谋生很不容易,但我们都得生活,他们混得还不错,”20多岁的何大霞说。她说,他们靠收集和卖废品为生。“他们想为自己的下一代创造一种更美好的生活。”

现在她只想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这个出外打工、勉强维生、希望在城市找到更美好未来的故事,现在被一场灾难摧毁了,而这个故事在周日上午深圳光明新区的巨大山体滑坡中遇难的人中相当普遍。与中国最近的一些城市灾难的情况一样,许多遇难者都是农民工。

包括深圳在内的广东省,几十年来一直吸引着大批中国贫困地区的人们,远离自己在农村和小城镇的家乡,到这里从事蓝领工作。中国约有1.7亿农民工离开家乡在外地工作和生活。这支流动人口大军也构成深圳人口的一大部分,据政府估计,深圳1800多万人口中,80%以上是流动人口,没有当地的永久居留证,其中包括许多来自农村的人。

政府公布的76名失联人员名单上,至少有55名来自广东以外的省份,包括来自河南省的22人,河南是一个人口众多的贫困农业省。

但是,许多住房被灾难毁坏的人表示,他们会因为工作继续留在深圳附近。

“我想回家过一段时间,”来自河南的农民工沈华威(音)说,他抱着他一岁的儿子。“我担心,没了房子我们怎么能在这里住下去。但长远来看,我得留在这里干活。我的全部生活、我的家现在都在这里。”

那些外出找工作的不安寂寞的中国农村青少年,有时在离家后与家人失去联系,或者很少回家与亲人见面,往往只是在农历新年假期。一些前来寻找失联农民工的家属说,他们几乎不知道自己家庭成员的生活情况,比如梁建平(音),他是来自中国东部省份江西的农民工,正在寻找自己失联的表弟刘海光(音)。

“我俩都在深圳,但我很少见到他,”梁建平说。“大多数失联人员都工厂工人,在工厂上班的人没有多少时间外出。那就是你的生活。”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他补充说。

虽然周三在灾难现场救出了一名幸存者,但对梁建平以及其他等待失联家庭成员消息的人来说,希望看来越来越渺茫。

根据2006年的一项研究,地震发生之后,一般第二天后仍能在倒塌的建筑物中找到幸存者。但这个结论并不适用于深圳,因为这里的建筑物被泥浆和杂物掩盖了。

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地质专家刘国楠正在救援现场,他在周二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这个救援要比地震或其他灾害的救援困难得多。”

“房屋倒塌之后,往往在支架和框架中留有一定的空间,”他说。“但是滑坡之后,滑坡的泥浆像牙膏一样把空间挤满了。”

许多因滑坡灾难失业、目前无家可归的农民工说,加重他们困难的原因还有不知道拖欠他们的工资会怎样。

即使在灾难发生之前,在深圳打工的农民工群体已经在经历艰难的转型。制造商正在把工厂搬出深圳,部分因为当地的工资和其他成本在上涨。许多失业的农民工说,他们以前的工资曾高达每月4000元。工人们还说,虽然工厂工作仍比较容易找到,但他们的生活费用也在不断上升。

光明新区的一个体育中心已经改成了灾民的接收和安置点,本周三,中心外有一些工人在走动。很多人说他们希望政府帮他们拿到拖欠的工资,这样他们就能离开了。

“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现年30岁、身形壮实的农民工罗景(音)说,“工资或补偿还是没任何消息。”他所在的塑料模具厂已经在滑坡中被毁。

高小龙(音)是这家厂的总经理,他说厂里开不出工人工资了,因为这次灾难,工厂已经停止生产,客户没有及时收到订单上的产品,当然也不会付钱。

“没有钱,怎么发得出工资呢?”高小龙说。“这事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靠政府了。”

罗景说他想回广西老家,但现在不行。

“家人在电视上看到了滑坡的新闻,给我打了电话,”他说。

“我告诉他们,我不能回去。我们要在这里要回拖欠的工资,然后我还要去外面工作,”他说。“我必须继续找工作。不然怎么过日子?”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Austin Ramzy自香港对本文有报道贡献。Adam Wu自深圳、Yufan Huang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