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计划生育观察:“计生”暴政,野蛮荒唐 ——有感于“放开二胎”

2015年12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312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杨林帮转自博谈网

人类要繁衍延续必须生儿育女,所以生育是个人的权利,也是家庭的自由。世界上从古到今,哪怕残暴如桀纣秦皇、希特勒、斯大林,日本异族侵略者,也不会蛮横霸道到家庭生孩子先必须要政府批准,否则不准出生,甚至对婴儿格杀勿论。但这样骇人听闻的怪事,竟在人类文明的二十至二十一世纪时,出现在东亚一个号称“人民共和国”的土地上,岂非咄咄怪事?!

假“计划”之名行暴政之实

文明的民主国家里,也有人讲“计划生育”,但那是指个人、家庭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或早生育或晚生育,生几个,隔几年生一个等等。政府卫生部门,妇女社团可以进行宣讲、倡导,提供相关的科学知识,进行指导等。这只是一种宣传推广的科学实践,不是政策法令,不是吓人的什么“基本国策”。更不是强制上环、结扎、堕胎屠婴这样一系列的暴行。然而专制当局向来擅长的就是偷换概念,“挂羊头卖狗肉”,假正确名义,行罪恶丑事。中共当局就是这样假“计划生育”之名,来具体管控民众的基本生活权利。在大陆官方的正式文件里,虽然也写着许多充满仁义道德的词语,诸如提倡、指导、自觉自愿之类,但那叫做“官样文章”,正如有人指出的是“拿去哄洋人”的。

余生“不晚”,正好“恭逢”了这场名为“计划生育”,实则政治屠杀运动,亲眼目睹无以数计的妇女和家庭被剥夺了生育权,无以数计的婴孩(尤其是女婴)被流产、杀戮和扔弃,是人类有史以来对待妇女、婴孩最惨重的人道灾难,是当局一种严重违反普遍人权的犯罪行为。

当时那情景、那声势,特别是对待怀二胎及其以上的孕妇,就像捉拿罪犯一样的凶狠。与我们一九五○年代看见的“镇反”运动也区别不大了。光看这些大书特书在墙上壁头的标语,口号就叫人一身冷汗:“谁敢违反计划生育就叫他倾家荡产”、“宁可血流成河,不准多生一个”、“宁增千座坟,不得多生一个人”、“宁要家破,不能国亡”、“一人超生,全村结扎”!这不但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更要株连的不止是九族、而是全村之人了。如此暴政与什么“计划”、“科学”何关?完全是屠婴如草,杀人如麻。据英国《卫报》援引中国政府人士的话称“一胎政策让中国人口少生了四亿人”。我敢说,这其中被杀死在母腹中的婴儿恐怕不会少于七、八千万,是欧洲国家人口的总和。

“人太多”不能成为屠婴理由

用“计生”的名义杀人的唯一“理由”就是“中国人太多”,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以中国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宽广国土,当时才八亿多人口(而今已十三亿多,也未出现大饥荒)。按每平方公里土地人口密度计算,不但比之欧洲诸小国、即比日本、台湾、韩国、新加坡的人口密度都要小得多,而且西北、东北还有大片未开发的广阔土地。什么中国“人口爆炸”,全是官方危言耸听。其目的就是为了掩盖中共一九四九年掌权后,由于实行公有制(实则是“党有制”)与计划经济,严重制约了生产力,更加上大搞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搞得人心惶恐,生产停滞。尤其是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文革等,把整个国民经济弄得一塌糊涂,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一年间更使三千多万中国人活活饿死。人民生活穷困不堪,粮油布匹,乃至许多普通日用品均要凭票供应。当局为了推卸罪责,除了凭空捏造什么“三年特大自然灾害”,什么“苏修逼债”之外,想了个更好的借口便是说中国穷困是因为人太多,于是控制出生、强制实行一胎化。更残忍的是已怀于母腹中、乃至要临产的胎儿一律强行堕胎格杀勿论。如此惨绝人寰,亘古未有!

早在一九五○年代,马寅初教授便提出了适当节制生育的建议。当时若对人口适当加以控制,宣传、指导,再加以经济奖励之类的办法,引导每个家庭平均只生两、三个孩子,便完全可解决问题。但毛泽东一心想着与美国打世界大战,称“人多是好事”,悍然不听。最后世界大战还未打,中国经济先崩溃。当局于是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其目的一是推卸掩盖其一党专政治国无方造成普遍贫困的罪责;二是借“计划生育”之名,形成一个强大的计生管理体系,来加强其专政体制,在全国养活了不下几百万的共党干部。这些人横行无忌,特别在广大农村,动辄说你违反了“计生”便可打人、抓人,扒房、牵走猪牛,抢走财物,吞为己有。敲诈勒索,胜过盗匪。他们鱼肉百姓藉以肥私。当局则依靠这帮人加强对民众的管控,形成“利益共同体”,计生机构成了暴政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所以祸国殃民的一胎化,一直维持三十多年。

严重恶果逼出“放开二胎”

三十多年以后,一胎化的恶果显现无遗。它不仅严重侵犯人权,也导致中国的人口结构出现严重的畸形变化,进入了“老龄化”与“少子化”并存,男多女少比例失调的严重病态。不仅当年赖以大赚洋人外汇的“人口红利”变成了“人口负债”,更加上中国社会养老与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缺失,中国社会陷入可怕的“未富先老”的困境。一对夫妇要养四个老人,外加还有几千万男光棍找不到老婆。这些社会问题都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危机和促使社会矛盾严重激化,最终威胁到了中共的统治地位。

正是在如此走投无路、拖无可拖的情况下,当局才心不甘、情不愿,忍痛割爱地放弃了它视为宝贝般的强制一胎化“国策”。但中共从来不会反思,不会认错,更不敢承担历史责任。它不但不承认强制一胎化,逆天理,悖人情,反而按中共一贯为其罪错辩护的模式,称“一胎化”在历史上是起了重要作用的,是有“功”的,是“正确”的。现在改为“放开二胎”,也同样是正确的。这就是党文化一贯强词夺理的逻辑。就像当初“反右”冤枉了千万人,他说是“正确”的,后来给你来个所谓“改正”,也是“正确”的;打你成“反革命”是“正确”的,给你“平反”也是“正确”的。独裁专制就这样永远“伟大光荣正确”,实则是诡辩加无赖。

“放开二胎”仍是管制民众

如上所述可见,当局所谓“放开二胎”并非为民着想,只是为了党的政权与经济上的需要。也不是返还民众的生育权,并不意味着政府结束对女性身体的控制,也不意味着女性从此能对自己的生育权说了算。人依旧是政府“计划”之下的生育工具,而只要人被视为生殖工具,那么这个国家就是一个养殖场。在养殖场中,任何“生育指标”的发放与落实,都无法让普通草民享有人权,而只是一个个“存栏”的动物。

何况三十多年后,中国已变成一个贫富悬殊、少数人富、多数人穷的两极分化社会。外加高房价,高物价,教育产业化,医疗商业化,普通民众养一个孩子也捉襟见肘。而职场竞争激烈,工作压力大与惧怕失业等心理因素,已使多数民众、特别是城市人口不想、也不敢生二胎了。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年七月末,申请再生育的夫妻比例仅为百分之十三(北京市更低,不到百分之七)。现在的许多青年人更崇尚一种“二人世界,双倍收入,尽享人生,丁克家庭,过完就死”的“不生文化”。照着这个低生育率发展,再过两代人以后,中国人口将重新回到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水平,决非危言耸听!

中共至今仍称计划生育是它的“基本国策”,只不过把“强制一胎”改为“准生二胎”罢了。有网民说今后的“计生”标语将是“二胎奖,一胎罚,丁克、不育都该抓”;“该生不生,后悔一生”;“该生不生,人工授精”;“一人不生二胎,全村人工授精”!这恐怕不只是笑话,而是没有人权、只是生育机器的中国人难逃的“宿命”!“生于政策,死于政策”,计划生育,害苦了几代人,害死了几代人!

《争鸣》2015年12月号

- See more at: https://botanwang.com/articles/201512/%E2%80%9C%E8%AE%A1%E7%94%9F%E2%80%9D%E6%9A%B4%E6%94%BF%EF%BC%8C%E9%87%8E%E8%9B%AE%E8%8D%92%E5%94%90.html#sthash.U5KRKJIx.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