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征地观察员—大圈地:为何福建长乐市的失地农民乐不起来?

2015年11月27日 综合新闻 ⁄ 共 684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员杨素文转自博讯网

日前,记者接到来自福建省长乐市营前镇长限村村民的举报信,村民反映该村560亩耕地,其中400多亩水稻田被村干部私自出卖,昔日绿油油的稻田被盖上厚厚的黄土,受国家政策保护的耕地上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建筑,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在耕地上搞房地产,可是长限村就盖起了香江国际,凯旋城,外滩公馆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国家前几年已经清理的开发区建设,在长限村是死灰复燃,一个名称为冠捷物流公司的项目占据了村里160亩地,村里的前支书利用其大家族在村里的势力控制了这个项目。冠捷物流与其他的项目,如国际新型建材公司,面粉厂等一样的是,这些项目几乎是搞了个壳,把地圈了起来,实际上业务没有真正开始,在这些项目的所在地,透过高高的围墙向里面看,全部是茂密的野草在哪块土地上生长。这些投资者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实业,带动地方经济,而是囤地后的投资获利。

长限村的村民并没有村里的土地出让后获得利益,村委会的个别干部,把土地出让后的大部分资金占为己有,有的为自己盖起了豪华的别墅,有的将卖地款投资到其他城市,村民们对此非常不满。他们多次去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告状,可是没有一个地方能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当万钢房地产公司进驻长限村时,村民们的愤怒情绪开始大爆发,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到万钢施工场地进行抗议和阻扰,迫使该项目停工。村民们的抗议行动很快遭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报复。2014年10月24日万钢房地产公司组织了一批黑社会人员,对围堵房地产施工现场的村民大打出手,这些身穿保安制服,头戴草帽,手持铁棍和盾牌的人员如饿狼一样冲入抗议的村民中,棍棒之下,血肉横飞,6位村民被打成重伤,还有14位乡亲被打成轻伤。令人震惊的是,暴力现场指挥打人的是有营前镇领导,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民警,人民政府的官员为了抢夺人民的土地,指挥黑社会人员暴打人民群众,这是长限村老百姓最黑暗的日子。

在这场腥风血雨的浩劫来临时,村民们打110向警察局求救,警察接警后就是迟迟不出警,在黑社会打手全面控制局面后,警察匆匆见了一面就打道回府。事后,长乐市警察局不但不动手抓捕哪些残害乡亲们的黑社会打手,而是全面启动专政的工具,对村民们进行大搜捕和网上通缉,一共有7位乡亲被捕,一位乡亲被判刑10个月,另一位乡亲林仲民目前仍被关押在长乐市公安局。有的被捕亲友去向公安局询问被捕亲人情况,办案的警察回答的很干脆“要放人?拿家里的红线本(土地承包证)来换”。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次黑社会袭击村民事件中,没有一个黑社会成员被捕,也没有一个被通缉,司法不公已经到了不知廉耻的地步,赤裸裸地站在黑社会和黑心商人一边,与人民为敌。

长限村的耕地是中国国务院信誓旦旦要保护的耕地红线内的耕地,村里以前也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永久保护农田的字样,这块牌子早就被村干部偷偷毁掉了,而长限村的耕地在10多年内全部被村干部卖光了之。那么在这些耕地上建立起来的各种项目是否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记者在查阅了各种公开资料,依然是得不到答案。记者确实是查到了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对万钢的房地产项目有过批复,也是同意在长限村水田上建设一个五星酒店(长乐市又改为住宅和宾馆项目)。这让记者非常困惑,中国政府在1998年制定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中有如下规定

第十五条 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记者不仅要问,在长限村耕地上建造的几十个非农项目是国家的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吗?如果不是,是谁批准这些项目?是国务院批准还是地方政府的擅举?已经大量曝光的中国政府官员贪渎案件中,大部分涉及到土地转让中黑箱操作。那么在长限村500多亩耕地被转让中发生的那么多的官商勾结,蹂躏百姓的丑恶事情背后,难道就没有贪渎的罪恶隐藏其中?

长限村百姓被欺压,蹂躏长长地限制在那块屈辱的土地上,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长长久久的享受快乐?但愿这一天早早到来。

博讯记者西诺 纽约报道

大圈地:为何福建长乐市的失地农民乐不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日前,记者接到来自福建省长乐市营前镇长限村村民的举报信,村民反映该村560亩耕地,其中400多亩水稻田被村干部私自出卖,昔日绿油油的稻田被盖上厚厚的黄土,受国家政策保护的耕地上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建筑,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在耕地上搞房地产,可是长限村就盖起了香江国际,凯旋城,外滩公馆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国家前几年已经清理的开发区建设,在长限村是死灰复燃,一个名称为冠捷物流公司的项目占据了村里160亩地,村里的前支书利用其大家族在村里的势力控制了这个项目。冠捷物流与其他的项目,如国际新型建材公司,面粉厂等一样的是,这些项目几乎是搞了个壳,把地圈了起来,实际上业务没有真正开始,在这些项目的所在地,透过高高的围墙向里面看,全部是茂密的野草在哪块土地上生长。这些投资者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实业,带动地方经济,而是囤地后的投资获利。

长限村的村民并没有村里的土地出让后获得利益,村委会的个别干部,把土地出让后的大部分资金占为己有,有的为自己盖起了豪华的别墅,有的将卖地款投资到其他城市,村民们对此非常不满。他们多次去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告状,可是没有一个地方能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当万钢房地产公司进驻长限村时,村民们的愤怒情绪开始大爆发,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到万钢施工场地进行抗议和阻扰,迫使该项目停工。村民们的抗议行动很快遭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报复。2014年10月24日万钢房地产公司组织了一批黑社会人员,对围堵房地产施工现场的村民大打出手,这些身穿保安制服,头戴草帽,手持铁棍和盾牌的人员如饿狼一样冲入抗议的村民中,棍棒之下,血肉横飞,6位村民被打成重伤,还有14位乡亲被打成轻伤。令人震惊的是,暴力现场指挥打人的是有营前镇领导,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民警,人民政府的官员为了抢夺人民的土地,指挥黑社会人员暴打人民群众,这是长限村老百姓最黑暗的日子。

在这场腥风血雨的浩劫来临时,村民们打110向警察局求救,警察接警后就是迟迟不出警,在黑社会打手全面控制局面后,警察匆匆见了一面就打道回府。事后,长乐市警察局不但不动手抓捕哪些残害乡亲们的黑社会打手,而是全面启动专政的工具,对村民们进行大搜捕和网上通缉,一共有7位乡亲被捕,一位乡亲被判刑10个月,另一位乡亲林仲民目前仍被关押在长乐市公安局。有的被捕亲友去向公安局询问被捕亲人情况,办案的警察回答的很干脆“要放人?拿家里的红线本(土地承包证)来换”。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次黑社会袭击村民事件中,没有一个黑社会成员被捕,也没有一个被通缉,司法不公已经到了不知廉耻的地步,赤裸裸地站在黑社会和黑心商人一边,与人民为敌。

长限村的耕地是中国国务院信誓旦旦要保护的耕地红线内的耕地,村里以前也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永久保护农田的字样,这块牌子早就被村干部偷偷毁掉了,而长限村的耕地在10多年内全部被村干部卖光了之。那么在这些耕地上建立起来的各种项目是否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记者在查阅了各种公开资料,依然是得不到答案。记者确实是查到了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对万钢的房地产项目有过批复,也是同意在长限村水田上建设一个五星酒店(长乐市又改为住宅和宾馆项目)。这让记者非常困惑,中国政府在1998年制定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中有如下规定

第十五条 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记者不仅要问,在长限村耕地上建造的几十个非农项目是国家的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吗?如果不是,是谁批准这些项目?是国务院批准还是地方政府的擅举?已经大量曝光的中国政府官员贪渎案件中,大部分涉及到土地转让中黑箱操作。那么在长限村500多亩耕地被转让中发生的那么多的官商勾结,蹂躏百姓的丑恶事情背后,难道就没有贪渎的罪恶隐藏其中?

长限村百姓被欺压,蹂躏长长地限制在那块屈辱的土地上,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长长久久的享受快乐?但愿这一天早早到来。

博讯记者西诺 纽约报道

大圈地:为何福建长乐市的失地农民乐不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日前,记者接到来自福建省长乐市营前镇长限村村民的举报信,村民反映该村560亩耕地,其中400多亩水稻田被村干部私自出卖,昔日绿油油的稻田被盖上厚厚的黄土,受国家政策保护的耕地上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建筑,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在耕地上搞房地产,可是长限村就盖起了香江国际,凯旋城,外滩公馆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国家前几年已经清理的开发区建设,在长限村是死灰复燃,一个名称为冠捷物流公司的项目占据了村里160亩地,村里的前支书利用其大家族在村里的势力控制了这个项目。冠捷物流与其他的项目,如国际新型建材公司,面粉厂等一样的是,这些项目几乎是搞了个壳,把地圈了起来,实际上业务没有真正开始,在这些项目的所在地,透过高高的围墙向里面看,全部是茂密的野草在哪块土地上生长。这些投资者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实业,带动地方经济,而是囤地后的投资获利。

长限村的村民并没有村里的土地出让后获得利益,村委会的个别干部,把土地出让后的大部分资金占为己有,有的为自己盖起了豪华的别墅,有的将卖地款投资到其他城市,村民们对此非常不满。他们多次去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告状,可是没有一个地方能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当万钢房地产公司进驻长限村时,村民们的愤怒情绪开始大爆发,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到万钢施工场地进行抗议和阻扰,迫使该项目停工。村民们的抗议行动很快遭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报复。2014年10月24日万钢房地产公司组织了一批黑社会人员,对围堵房地产施工现场的村民大打出手,这些身穿保安制服,头戴草帽,手持铁棍和盾牌的人员如饿狼一样冲入抗议的村民中,棍棒之下,血肉横飞,6位村民被打成重伤,还有14位乡亲被打成轻伤。令人震惊的是,暴力现场指挥打人的是有营前镇领导,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民警,人民政府的官员为了抢夺人民的土地,指挥黑社会人员暴打人民群众,这是长限村老百姓最黑暗的日子。

在这场腥风血雨的浩劫来临时,村民们打110向警察局求救,警察接警后就是迟迟不出警,在黑社会打手全面控制局面后,警察匆匆见了一面就打道回府。事后,长乐市警察局不但不动手抓捕哪些残害乡亲们的黑社会打手,而是全面启动专政的工具,对村民们进行大搜捕和网上通缉,一共有7位乡亲被捕,一位乡亲被判刑10个月,另一位乡亲林仲民目前仍被关押在长乐市公安局。有的被捕亲友去向公安局询问被捕亲人情况,办案的警察回答的很干脆“要放人?拿家里的红线本(土地承包证)来换”。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次黑社会袭击村民事件中,没有一个黑社会成员被捕,也没有一个被通缉,司法不公已经到了不知廉耻的地步,赤裸裸地站在黑社会和黑心商人一边,与人民为敌。

长限村的耕地是中国国务院信誓旦旦要保护的耕地红线内的耕地,村里以前也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永久保护农田的字样,这块牌子早就被村干部偷偷毁掉了,而长限村的耕地在10多年内全部被村干部卖光了之。那么在这些耕地上建立起来的各种项目是否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记者在查阅了各种公开资料,依然是得不到答案。记者确实是查到了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对万钢的房地产项目有过批复,也是同意在长限村水田上建设一个五星酒店(长乐市又改为住宅和宾馆项目)。这让记者非常困惑,中国政府在1998年制定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中有如下规定

第十五条 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记者不仅要问,在长限村耕地上建造的几十个非农项目是国家的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吗?如果不是,是谁批准这些项目?是国务院批准还是地方政府的擅举?已经大量曝光的中国政府官员贪渎案件中,大部分涉及到土地转让中黑箱操作。那么在长限村500多亩耕地被转让中发生的那么多的官商勾结,蹂躏百姓的丑恶事情背后,难道就没有贪渎的罪恶隐藏其中?

长限村百姓被欺压,蹂躏长长地限制在那块屈辱的土地上,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长长久久的享受快乐?但愿这一天早早到来。

博讯记者西诺 纽约报道

大圈地:为何福建长乐市的失地农民乐不起来?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日前,记者接到来自福建省长乐市营前镇长限村村民的举报信,村民反映该村560亩耕地,其中400多亩水稻田被村干部私自出卖,昔日绿油油的稻田被盖上厚厚的黄土,受国家政策保护的耕地上竖起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建筑,国务院三令五申禁止在耕地上搞房地产,可是长限村就盖起了香江国际,凯旋城,外滩公馆三个大型房地产项目,国家前几年已经清理的开发区建设,在长限村是死灰复燃,一个名称为冠捷物流公司的项目占据了村里160亩地,村里的前支书利用其大家族在村里的势力控制了这个项目。冠捷物流与其他的项目,如国际新型建材公司,面粉厂等一样的是,这些项目几乎是搞了个壳,把地圈了起来,实际上业务没有真正开始,在这些项目的所在地,透过高高的围墙向里面看,全部是茂密的野草在哪块土地上生长。这些投资者的目的不是为了搞实业,带动地方经济,而是囤地后的投资获利。

长限村的村民并没有村里的土地出让后获得利益,村委会的个别干部,把土地出让后的大部分资金占为己有,有的为自己盖起了豪华的别墅,有的将卖地款投资到其他城市,村民们对此非常不满。他们多次去市里省里甚至中央去上访告状,可是没有一个地方能给村民一个满意的答复。当万钢房地产公司进驻长限村时,村民们的愤怒情绪开始大爆发,村民们自发组织起来到万钢施工场地进行抗议和阻扰,迫使该项目停工。村民们的抗议行动很快遭到地方政府和房地产商的报复。2014年10月24日万钢房地产公司组织了一批黑社会人员,对围堵房地产施工现场的村民大打出手,这些身穿保安制服,头戴草帽,手持铁棍和盾牌的人员如饿狼一样冲入抗议的村民中,棍棒之下,血肉横飞,6位村民被打成重伤,还有14位乡亲被打成轻伤。令人震惊的是,暴力现场指挥打人的是有营前镇领导,村委会干部和派出所民警,人民政府的官员为了抢夺人民的土地,指挥黑社会人员暴打人民群众,这是长限村老百姓最黑暗的日子。

在这场腥风血雨的浩劫来临时,村民们打110向警察局求救,警察接警后就是迟迟不出警,在黑社会打手全面控制局面后,警察匆匆见了一面就打道回府。事后,长乐市警察局不但不动手抓捕哪些残害乡亲们的黑社会打手,而是全面启动专政的工具,对村民们进行大搜捕和网上通缉,一共有7位乡亲被捕,一位乡亲被判刑10个月,另一位乡亲林仲民目前仍被关押在长乐市公安局。有的被捕亲友去向公安局询问被捕亲人情况,办案的警察回答的很干脆“要放人?拿家里的红线本(土地承包证)来换”。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次黑社会袭击村民事件中,没有一个黑社会成员被捕,也没有一个被通缉,司法不公已经到了不知廉耻的地步,赤裸裸地站在黑社会和黑心商人一边,与人民为敌。

长限村的耕地是中国国务院信誓旦旦要保护的耕地红线内的耕地,村里以前也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永久保护农田的字样,这块牌子早就被村干部偷偷毁掉了,而长限村的耕地在10多年内全部被村干部卖光了之。那么在这些耕地上建立起来的各种项目是否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准?记者在查阅了各种公开资料,依然是得不到答案。记者确实是查到了福建省国土资源厅对万钢的房地产项目有过批复,也是同意在长限村水田上建设一个五星酒店(长乐市又改为住宅和宾馆项目)。这让记者非常困惑,中国政府在1998年制定的《基本农田保护条例》中有如下规定

第十五条 基本农田保护区经依法划定后,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改变或者占用。国家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选址确实无法避开基本农田保护区,需要占用基本农田,涉及农用地转用或者征用土地的,必须经国务院批准。

记者不仅要问,在长限村耕地上建造的几十个非农项目是国家的能源、交通、水利、军事设施等重点建设项目吗?如果不是,是谁批准这些项目?是国务院批准还是地方政府的擅举?已经大量曝光的中国政府官员贪渎案件中,大部分涉及到土地转让中黑箱操作。那么在长限村500多亩耕地被转让中发生的那么多的官商勾结,蹂躏百姓的丑恶事情背后,难道就没有贪渎的罪恶隐藏其中?

长限村百姓被欺压,蹂躏长长地限制在那块屈辱的土地上,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长长久久的享受快乐?但愿这一天早早到来。

博讯记者西诺 纽约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