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侵权暴行观察:统计报告:山东省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

2015年08月09日 综合新闻 ⁄ 共 253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张静岩转自新唐人电视台

【新唐人2015年07月06日讯】(明慧网山东电)截止到2015年4月,山东省监狱非法关押110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专门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十一监区94名,一队2人,二队3人,四队3人,六队3人,七队1人,八队2人,十队2人。2015年2月中旬至5月中旬,山东省监狱共非法接受关押26名法轮功学员。
2015年以来,由于山东省监狱(发电机厂)经营不佳,亏损严重,又加之产品质量出现问题,造成客户索赔近亿元;监狱为了弥补亏损和资金缺口,让各监区自己联系加工项目,赚取利润,作为监区的小金库,监区对小金库的资金有分配权,据狱警自己讲,赚取的利润部份给狱警自己发工资或补贴,另外一部份用于上交监狱。从法律或经营资质上讲,监狱、监区均不具备对外加工项目的条件,不具合法性,也就是说国家没有赋予监狱、监区独立承担经济经营的责任和权力(监狱的费用应该由国家拨款)。

十一监区区长李伟等狱警为了赚取利润,而加大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做出了不论年龄大小,身体状况如何(有病无病,病重病轻),即不管什么情况,都必须参加劳动。被非法关押在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法轮大法没有罪,没有罪就不存在什么〝劳动改造〞,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一群善良的人,一切为了他人的好人,对这样的好人往哪改造?难道还要将这样的好人改造成坏人不成?很多法轮功学员不配合恶警的指示安排,恶警李伟、陈岩、胡波、张伟等使用惨无人道的流氓手段,从精神上、身体上对法轮功学员施加迫害,服刑人员尹军、张少青等人助恶为虐,积极配合,恶警秘密在幕后进行策划,服刑人员打手任强、杨洪友、吴克军、赵梁等人直接参与迫害。

很多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安排,坚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坚修大法没有罪,没有罪就不存在什么〝劳动改造〞,就不应该做奴工。于是遭到狱警各种折磨:

法轮功学员姜官民被关禁闭室两个半月。

法轮功学员郭志强被捆绑了五天,第五天恶警陈岩让打手要加大力度,打手任强、杨洪友等人从早上六点一直迫害到晚上十二点,除了在椅子上捆绑之外,晚上睡觉也将四肢捆绑在床上。

法轮功学员苏文被捆绑了四天,血压增至130~190。

法轮功学员唐培武被捆绑了半天后,突发高血压、阑尾炎送医院住院治疗。

法轮功学员张洪金被捆绑了半天。

法轮功学员耿德孝被捆绑了半天。

2015年1月8日,济南法轮功学员王庆春、莱阳法轮功学员张洪金被绑三天。

2015年2月12日,11名法轮功学员被严管,其中平度法轮功学员王光伟、淄博法轮功学员张永波、潍坊法轮功学员王维法、黄岛法轮功学员吴占伟、济南法轮功学员王庆春被严管10-30天不等,青岛法轮功学员吴官民、日照法轮功学员秦四同、莱阳法轮功学员张洪金、胶南法轮功学员耿德孝、青岛法轮功学员高小颖被严管40天,泰安法轮功学员李云召被严管50天。

被关押在十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唐勇,自6月初开始绝食抵制迫害,遭灌食迫害及精神迫害。

在半年前被关押进十一监区的一位五莲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遭到严重的肉体迫害和精神迫害,恶徒用凳子腿打他,把凳子腿都打断了,现在该法轮功学员走路都得两个人架着走。

禁闭室迫害

在十一监区五楼所谓的严管楼层,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的肉体迫害和精神迫害。狱警将法轮功学员关押在6平方米的小黑屋,长2.5米,宽2.4米,不见阳光,不让放风,不能洗漱,没有水(自来水的出水口设在便坑以下处,无法接用),没有肥皂、毛巾、牙刷、牙膏,紧闭屋只有一张高15厘米的地铺,一张褥子、被子,一个便坑(简易的),内设有摄象头,全天候监控;戴着手铐、脚镣刑具。在紧闭期间不让更换衣服,不让剪指甲,不让剃胡须,不让理发……每顿饭只有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三小杯水(一次性纸杯),顿顿一样,天天如此,承受着精神上和身体上的双重迫害,这是监狱中的监狱,生存权都难……

莱阳市法轮功学员张胜齐,2014年5月13日被关押进山东省监狱就被强行关禁闭三个月。至8月13日。在关禁闭期间,张胜齐坚持背法、学法,坚持天天高呼〝法轮大法好〞,高歌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按管理权限,禁闭室是有监狱内管负责,不是十一监区的管理范围,但气急败坏的恶警李伟、陈岩等人怂恿指示、操纵赵梁等服刑人员每天把张胜齐提审到一间没有监控的小屋里,打开风机发出嗡嗡的响声,就对其进行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迫害长达近半个月。恶徒赵梁用鞋底抽打张胜齐的脸和嘴,指使、操纵服刑人员任强用拳头打,并用辣椒水往口腔里喷灌。在关禁闭期间,每顿饭只是一个馒头,一块咸菜,三小杯水,顿顿一样,天天如此,不见阳光,不让放风,不能洗漱,没有水,没有肥皂,没有毛巾,没有牙刷、牙膏。禁闭室只有一张地铺,一床被子、褥子,一个小便坑,长2.5M、宽2.4M的6平方的黑屋。有24小时监控、摄象头,24小时戴手铐、脚镣刑具,不让更换衣服,不让剪指甲,不让剃胡须,不让理发……整整三个月,张胜齐从禁闭室出来时已是骨瘦如柴,与之前判若两人。恶警李伟、陈岩、张伟等人并没有放松对其的迫害,继续指使怂恿犯人对张胜齐进行〝转化〞迫害,用绳子捆绑在椅子和床头上,疼痛难忍,几乎让人昏死过去,还采用连轴转、熬鹰、不让睡觉等非人性的流氓手段,对其进行精神上和身体上的迫害。

捆绑全身酷刑

还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捆绑全身的酷刑迫害。将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及四肢用绳索捆绑在椅子上或床边,然后再将椅子倾斜45度角,使身体向后仰,此时,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后背与椅子上沿接触处,一天下来,从早上六点至晚上十点,有时到晚上十二点,全身被捆绑的疼痛难忍,局部受力部位及皮肤变黑发紫。更加凶恶残忍的将头部用绳子捆绑套住后,整个身体向后仰,头部再用绳子一拉,比身体向后仰的角度还大,在这种酷刑下,人更加难受,一会儿血压增高,出现呕吐恶心,有的甚至就疼的昏死过去,打手们一看不行了,就将椅子放平,让其喘口气,然后再继续加刑迫害。

去年10月以来,十一监区就对拒写〝五书〞、谤师、谤法的学员采用此酷刑,青岛地区学员冯华被捆绑了两天,杨乃建从早饭后就被打手杨洪友、吴克军在无监控的洗澡堂里捆绑上,至下午三点左右,杨乃建就出现头晕、血压升高150~110,心律过快每分钟130,心脏不适被紧急送往医院,现在医院治疗。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