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当腐败成为文化,中国将何去何从?

2015年07月04日 综合新闻 ⁄ 共 236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草根网

你长大了做什么?小时候大人或老师就经常这样问我们,而我们的回答无疑都是科学家、医生、警察、教师什么的。可是,新学期伊始,南都的记者用同样的问题问深圳的一个小学女生,得到的答案却是“做贪官”,因为贪官“有好多好多东西”。该条新闻一经面世,就立即成为舆论的热点,互联网上讨论得更是热火朝天。如果连小学生都立志做贪官,说明贪官个个都是很厉害的人物,不仅孩子们的父母对之诚惶诚恐,而且他们在社会上也会大摇大摆无所顾忌。这说明,第一我们这个社会贪官太多,第二贪官很少受到法办,第三贪官令普罗大众敬畏,如果这三条不具备的话,“贪官”就很难列入孩子们的理想范畴了。
  在百草止水的生活圈子里,也存在类似的小孩子无意中透露出社会腐败的事情。在某公司家属院,一群经常玩耍的小孩子在一起炫耀父母的能力,一个小女孩对同伴脱口而出,“我爸爸经常朝家里抱钱”。钱要论“抱”,可想而知得有多少钱,这在大人眼里似乎有些夸张,但在小孩子眼里却是真实的。其余孩子被她能“抱钱”的爸爸打败了,于是回家跟父母学舌,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那个小女孩的爸爸是公司某部门的首脑,经常与方方面面的厂家打交道,人家塞给她爸爸的买路钱自然就不会少。更何况,他的下属要想升迁,他的考评和推荐就是一大门槛,很多人还不争着送钱送东西?
  同样在这个家属院,夏夜里大人们都会出来拉呱玩耍,可是其中一个经常出来的玩伴没了动静,只看到他家的小孩子自己一个人出来。于是有人好奇地问那小孩,“你爸爸咋不出来玩?”孩子天真地说,“爸爸在家里数钱呢”,说完便蹦蹦跳跳地走了。他的爸爸同样是某个部门的负责人,专门负责为公司采购某项原材料,收购哪家产品的生杀大权尽握手中,所以各商家就得拼命巴结他,送钱送东西送少了都不管用。因此,他爸爸何止今天数钱,而是经常数,只不过那天收到的钱太多了,数得时间太长了以至于耽误了出去玩耍。
  就连企业,无论民营还是国企,一个个的小官官都会贪得无厌,更遑论什么党政国家机关?腐败已经在我们社会司空见惯,孩子们不仅经常听到大人谈论腐败现象,而且还会亲眼看到,甚至会亲身接触。转眼教师节又要到了,孩子们照例要督促父母为老师送礼了,孩子们的礼物老师们不仅一概笑纳,有的还会主动提醒学生或家长该送些什么,而收不到教师节礼物的老师将会脸色非常难看。不仅教师节送礼,平时也有家长为了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而经常送些钱物慰劳老师。不仅教师面向孩子存在普遍的腐败,学生与学生之间也经常存在腐败现象,做班干部的会以权谋私,不仅动用手里的职权打压乃至欺凌其他学生,甚至以此作为从其他学生手里获取钱物的利器。中国的孩子不仅耳熏目染地自小知道社会上的腐败,而且在学校里就亲身体验或实践腐败。所以,他们不仅从小就知道权力的无往不胜,而且大都长大了立志做官,有的甚至公开说出要做贪官。
  做官而不贪,有什么意思呢?那么多的花花钞票无人监督,那么多的财富宝贝有人争相送上门,恐怕能抗住这种贪污腐败诱惑的官员忒少了。在工作和生活中,人们就常常谈论贪污腐败的事情,大家都明白这是亡国亡党的歧途。但是,如果大家一旦谈到“假如你做了官,你会不会贪污腐败”的话题时,多数人的回答居然是“肯定要贪”。大家列举的理由是,第一,诱惑太强大,贪污腐败太方便,所以不可能不腐败;第二,不贪白不贪,因为贪污腐败受到惩治的风险太小了,比做生意的风险还小,能不贪吗?第三,你不贪污腐败就难以在官场立足,大家都腐败,就你清廉,你就成了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成了所有贪官时刻戒备的危险人物,于是众人一起下手,不仅自身官位难保,而且人身安全都会缺乏保障。为什么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受到中国官僚们的普遍抵制?就是因为大家都在贪污腐败,一旦个人及其家庭的财产予以公示,就会成为公众搜索窥探的目标,自家的贪污腐败劣迹就会很容易露出马脚,那样腐败的风险岂不太大了?让贪官建立一套制度来监督约束和惩治自己,简直就是与虎谋皮的痴人说梦!
  在中国,腐败已经成为社会的潜规则,求人办事必送礼,即便正常的工作程序也常常要有“礼”在里边。也难怪德国某企业家感叹,在中国,你不行贿就很难做成生意。可是西方国家都有法律禁止本国企业在国外行贿,德国和美国的不少企业因为在中国大肆行贿而受到了本国处罚。可令人惊异的是,行贿者在本国得到法律惩处时,受贿者却在中国安然无恙,中国的有关反腐部门愣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当腐败在社会肌体上深度扩散,腐败的花样也就层出不穷,甚至某些腐败行为还会在阳光底下招摇过市,因为他们打着习俗和传统的旗号。比如,官员及其父母子女的婚丧嫁娶乃至生日宴会升学宴会等等,都会大张旗鼓地大收份子礼钱,这样一场场的红白喜事下来,官员们的腰包就会鼓胀得不得了。还有,官员的子女总会优先当官,从而形成了所谓强大的太子党阶层,而且太子党晋身总会冠冕堂皇,这可不是普通百姓家的子女所能望其项背的。官员的子女如果不想做官,就会经商,要经商就会首先借助国有资源,于是国企的重要官僚阶层基本上也充斥着太子党。即便不在国企里边任职,搞民营企业也会大赚特赚,有做官的老子撑腰,各种社会资源就会优先让他们使用,财富自然就会滚滚而来。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今的中国,一人做官,九族享福!这就是中国的腐败现状,也是中国特有的腐败文化!
  当腐败成为文化,成为习俗或习惯,整个社会就犹如到了癌症晚期,如若不操起锋利的手术刀予以挽救,就只能静静地等待死亡。过去我们常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过去的清知府,也就相当于如今的地市级一把手,才捞到了区区十万雪花银。如今乡镇乃至县级的官员,腐败成绩过亿万的也大有人在,更何况地市级以上的官僚。如果说满清政权的腐败加速了它的毁灭,那么如今的腐败犹胜于满清,结局又将怎样?恐怕我们除了拭目以待,也没有什么选择了!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