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近千失独者卫计委柔性陈情三日 称获回应

2015年05月08日 综合新闻 ⁄ 共 241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以下内容由中国民主党计生观察员高聪2015年5月8日转自“人口与未来“论坛

 

近千失独者卫计委柔性陈情三日 称获回应
2015年05月08日 13:07 来源于 财新网
 

【财新网】(记者 徐和谦 实习记者 邓琳)

从5月5日上午起,一连三天,在北京市知春路国家卫计委办公区前,聚集了近千名失去独生子女家庭的家长(下称“失独家长”),以他们所说的“柔性陈情”方式,向国家卫计委表达诉求。  失独家长们认为国家有关扶助政策执行得不尽人意,希望政府体察下情,做出政策调整。

在5日到7日的聚集过程中,他们统一带着白颜色、写着“失独者”字样的帽子,围绕在标明各省失独家长队伍的立旗旁,或站或坐,停留在国家卫计委办公区外的人行道上。而在卫计委门前马路的辅路上,警方则调来七、八辆空公交车,将失独家长集体与其他用路人的视线隔开。

有些家长一起喊着当年号召响应计划生育政策时,“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的口号,以凸显如今自身已无子嗣奉养的处境。在一张手绘海报上,“政府来养老”的字样,则被家长改成了“政府赖养老”。

三天以来,在聚集现场,失独家长与戒备警力的互动大体平和克制。一位组织者说,“我们跟大家千交代、万交代,一定要冷静理性,每天晚上离开的时候,我们连纸屑都要捡干净”。

惟有在5月5日下午,一度有两名家长因为和警方发生推挤冲突被带走,经家长代表与海淀警方协调后,随后于当天傍晚重获人身自由。一位目击推挤现场的家长告诉财新记者,当时,有一名维持秩序的警察,对着平均年龄在四、五十岁以上的家长们喊了句“你们别闹了,回家再生一个得了”。此语一出,遂成为家长不满的导火索。

根据失独家长群体在5月6日提交给国家卫计委的名单,参加此次群聚陈情活动的失独家长共达780名,是2012年以来,历次失独家长群体赴卫计委门口集体陈情活动中,人数最多的一次。据孙晓瑞称,还有一些家长因担心被地方部门刁难故未予签名,在活动高峰时,实际参与的家长人数应已超过千人。

失独家长:扶助工作执行不力

据这群失独家长的组织者之一、来自吉林省的孙晓瑞说,这次全国失独家长们的集体陈情行动酝酿已有时日。除海南、西藏外,全国各省区都有家长主动参与。

陈情的主要诉求,是为反映各地政府对2013年由中央五部门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文件执行不力的情况,并提出三点共同意见:

一是要求政府将目前用来定义失独家长的“计划生育特殊困难家庭”提法中的“困难”二字摘除,不把失独家长们视为等待国家救济的弱势群体,而应视为是对计划生育政策做出贡献和牺牲的家庭;

二是要求政府部门承担失独家长在法律上的]赡养人责任;

第三点是要求各地政府于民政、卫计或其他部门系统下,逐级设立专责处理失独家长问题的职能部门。

孙晓瑞还解释,在实际生活中,失独家长所面临的问题,并无统一授权专责处理的单位。所以家长们常需在卫计、公安、民政等不同部门间多方奔走,而各地在处理失独者见问题的标准作业流程、主政部门都不相同,给日渐年迈的家长们造成不少办事困扰。

孙晓瑞称,由于目前对生活无法自理的年迈家长发放护理补贴、探索建立计划生育公益金、开设医疗绿色通道等措施上,《通知》文件中都加上了“有条件的地方”或“鼓励和支持”等定语,并非全面推开,也给各地政府留下了不予实施的空间。

因此,失独家长们希望能在制度面上,明列专责处理失独家长相关问题的单位,使各地家长在咨询政策咨询、申请资源转介、了解待遇问题答复时,能有统一、被充分授权的接洽对象。

卫计委作出部分承诺

据失独家长代表孙晓瑞表示,在5月6日召开的、一场由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等官员出席的协调会上,国家卫计委方面已针对失独家长们的诉求,做出初步回应。

孙晓瑞称,国家卫计委已理解多数失独家长们,不愿意被戴上“困难”二字帽子的意愿。并表示,将从省级层面文件开始推动去掉“困难”二字,改称为失独家庭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但对于家长们进一步希望国家能承认其为“对计划生育具有贡献家庭”一事,国家卫计委方面则表示无法单独决定,故未予正面回应。

至于失独家长们法定赡养人缺失的问题,据家长们称,卫计委方面认为“赡养人缺失”是一个制度上的新提法。国家能代为承担多少责任,尚须研究,但可以对《通知》文件里规定需建立的“特殊困难家庭联系人制度”加以完善。

失独家长们则期待,这套一对一固定联系人制度,可以逐步朝赡养人过渡,以解决失独家长在做手术、入住养老机构或在其他需要子女出具同意书的情况下,无人签字的困境。

而针对失独家长们提出的,希望逐级成立处理失独家长问题专责职能部门的问题,孙晓瑞说,国家卫计委方面认为此举并不可行、亦无必要。

参与座谈的失独家长引述出席官员的说法称,“他们说,你们总共才60多万人,摊到全国社区平均每个社区才一个,完全有能力照顾了。”

失独家长代表们说,虽然在此次陈情中,还有许多诉求未获直接解决。但国家卫计委方面已承诺,将在今年七月召开的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大会上,针对各省区落实失独家长照顾的情况,以通报先进、批评落后的方式,促进相关工作的推进,并要求各地尽快拿出让《通知》政策落地的具体执行办法。

孙晓瑞说,在这次全国失独家长集体“柔性陈情”、并由家长代表出面与国家卫计委官员协商的过程中,由于家长们事先已凝聚出三点共同意见,因此沟通过程效率较高、气氛也较富建设性。据他说,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还在协调会上承诺,要将家长们所提的各项细部诉求中“可以办到”“经努力后可以办到”及“确实无法办理”的部分,明确整理出来,再反馈给失独家长们知悉。

目前,组织这次全国失独家长集体陈情活动的工作组已决定,在7日晚间结束此次活动,开始等待卫计委落实相关承诺。“我们希望国家能让我们享有一个,虽然并不幸福,但至少没有后顾之忧的晚年”,孙晓瑞说。

而直至8日早晨,仍有辽宁、湖北、重庆、江苏等部分省区的400多名家长不愿离开国家卫计委前的陈情现场,继续表达各自的诉求。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