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腐败观察:黎明:中国是不是“全民腐败”?

2015年03月29日 综合新闻 ⁄ 共 241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林春仙转自搜狐

“中华民族”之气魄、灵魂、信仰、信念,第一是“升官发财”,第二是“升大官发大财”。而只知道升官发财的种群,不可能人格挺立、尊严凛然。一群惯于低三下四巴结权力的社会人,只配安排花酒宴会,只配在争先恐后的贿色贿财过程中,出卖姊妹贞操和兄弟血汗——找什么背景?不择手段追求升官发财的你以及你的各类“花酒”,也是贪官和坏制度的背景。

这段话是我前几年在一篇说“花酒”的文章中说的,当时在网上博得一片喝彩声,说明许多号称“人民群众”的人还能够接受这似乎“反人民”的思想。而日前我再次“反人民”,情况就有点不妙,因为我说中国社会是“全民腐败”,并称全民腐败就是不恨腐败的铁证,中国人痛恨腐败为假,人们号称痛恨腐败,不过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政治正确和口头正经。

官场腐败、司法腐败、吏治腐败率队开拓,然后,军队腐败、教育腐败、医疗腐败、学术腐败、企业腐败……连“慈善”都腐败,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全方位立体式腐败,找不出一个不腐败的领域或行业。腐败机会是对成功人士的奖励,所谓不腐败职业的唯一特点即“实在没法腐败”,只有这个社会的失败者、底层的贱民,才因无奈而不腐。

没人指责我提交的事实、现象为假,但网上不会讲道理、想问题的家伙毕竟是多数。有人幼稚地攻击我“不是中国人”,理由是“凡中国人都恨腐败”。呵,其实绝大多数的中国人在中国的地位并不高,一点都不值得炫耀,而像祖师爷一级的MNLS,这可都是外国人,纯粹西方外来势力。如果说有点反贪官胆量就算中国人的话,和我比你还就真不好说是中国人了。我毕竟还能和居住地的、身边的官员叫叫板,还写了、说了大量你不敢写不敢说的揭露腐败的敏感文字,和我比胆量比骨头,你小子根本就不配。以行动为依据论恨不恨,和我比,你肯定不是个痛恨腐败的。

问我恨不恨腐败,这一问压根就是废话。像我老人家之流,负责提供客观研究,是什么事就说什么事,该怎办好就说踏踏实实的路数。文盲或文青之流除了表达一下情绪没别的干货,这才大呼小叫爱这恨那的,而我等讲究的是做学问、提观点不夹杂个人情绪在内——学问就是学问,这可不是你刻意显摆的毫无价值的那点个人情怀。

批我“神逻辑”的网民,太缺乏自知之明。老实说,现在我写东西的动力只剩了一种——瞧不起人民群众的思辨能力,面对绝大多数,本人还有比较强烈的优越感。你连千把字的文字都组织不起来,在你那单位、那地方都没有半个人儿承认你是个才子,居然也来告诉我“腐败定义”,说什么“运用公共权力谋取私人利益”才是腐败,因此民众、民间不会有腐败。还是我来告诉你吧,“腐败”并无法定的定义,你那定义是舶来概念中最狭义的一个,丝毫影响不了“社会腐败”、“全民腐败”命题的成立。不过,我承认,用“腐败”这个汉语词汇指向中国民间“相互投毒”的关系以及林林总总的反人类行为,确实过于客气了。

指我转移矛头、袒护贪官,护你妈的头!全面领导而导致“全民腐败”,分明大罪一桩且罪在不赦,指出全民腐败,怎么就“五毛”了?

中国社会中,几乎没有仅出于公理信念、不出自个人功利原因的反腐行动,所以,“人民群众”的反腐实效,远不如情妇反目、官场倾轧以及小偷举报。别说行动,就连公开场合的反腐表达也不受欢迎,不信你对路人发表反腐败演说试试,肯定有人怀疑你患了精神病。有人说了,中国人不是不恨腐败,而是不敢反腐败,错!真恨就必有行动,集体仇恨就会有群体行动,只要真恨,就没有不敢!真恨,那就真狠,狠起来非常吓人,也必然。

官场腐败、吏治腐败,归根结蒂无非“领导腐败”,你个被领导的好人如果不和领导保持一致,对领导腐败坚持了不迎合、不服务的立场,那你还有资格说自己痛恨腐败,反之,说一套做一套,不要碧莲。

骂我的一方,竟然也在这一点上与我达成高度共识:国人在自己无权力、无条件腐败的时候痛恨别人腐败,一旦自己有腐败机会就照样腐败。是啊,痛恨别人腐败,恨自己不能腐败,就是这样!

谁都知道制度是决定因素,这说法官方民间都认可,然而看似一致的话语却在人群中存在根本分歧。对“制度”的理解与解释区别太大了,你指“大制度”,他指“微制度”;你说的导致腐败愈演愈烈的那种制度,在某些人那里,正是给他们带来自信的本钱。

既然自己愿意去争取腐败机会,你就不能号称痛恨腐败,否则你就明示了你的混账逻辑。真恨偷盗你就不会去做贼;你恨赌博、吸毒你就不沾这两样;你说恨别人嫖娼,同时自己又可劲地嫖,那真相是你喜欢嫖娼。同理,若真恨腐败,你就不会希望自己也腐败。“恨别人腐败”和“自己要腐败”,因人而异,内外有别,这绝非痛恨腐败这件事及其属性。就这么简单,那几个试图给我上逻辑课的二货,懂了吗?

为什么说“真正的反腐还没开始”?拐个弯讲话,百多年前英国思想史学家阿克顿勋爵发布名言曰,“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腐败”。这话现在流行到村野了,而在十几年前,当时先潮的知识分子看上去也有惊心动魄之感(只因谁有过“绝对的权力”的问题明朗而具体)。不过,就连这极好的名言,我都认为毛病不小。我比阿克顿说的更准确:“绝对的权力即绝对腐败;绝对的权力即登峰造极的腐败”。也就是说,集权与极权之外的所有腐败,相对而言都是小腐败,还都出自大腐败这个源头。

让人欣慰的是,有些知识分子还知道我写的那些是好东西,故而《中国人痛恨腐败吗》一文尚能流传于海内外,其中某些句子被摘录飘红,被表扬成“对腐败与反腐败研究最深”的经典之论。

不可掠前人之美,指中国“全民腐败”,不是我的发明。最早发现、指出的是谁?这知识并非常识。中国人不容易提出如此概念,因为此论断是“文化比较”和“社会对比”的结果,而身处腐败社会中的人,会将腐败视为正常社会、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没有世界眼光,不会有此发现,实情是这样:1889年前后在华的日本特工(该称其为“战略特工”),最早指明了中国不只是官场腐败,而是“全民腐败”,基于“人心腐败已达极点”的中国大局面,他们看穿了似乎正在崛起的纸老虎,于是主张先发制人,占领与改造中国。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