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梁文道:死胎这笔财富(图)

2015年02月20日 综合新闻 ⁄ 共 121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陈明珠转自看中国。

有些东西如此污秽如此低贱,例如在充满便泄物与不知名生物的死尸的地沟污水里提炼出来的地沟油,也还是被我们中国人吃进肚里了;那又有没有一些神圣得不可触碰的物事被我们当成食物呢?有的,人肉。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ush({}); 廖亦武在《洞洞舞女和川菜厨子》里头还访问了一个无所不吃的美食家迟福,他的故事要比餐馆老板蒋福清所说的地沟油历史还骇人。“第一次吃我根本不晓得,朋友带去,稠稠的一锅汤上来,白得晃眼睛,取调羮一尝,鲜得耳门子嗡地一响,我感到浑身都是舌头,在一伸一缩地舔。……吃上两次,我就有些上瘾。我走南闯北做生意,山珍海味尝遍,没想到最鲜最嫩最上档次的还是人肉。”这里所讲的人肉,全是胎儿,来自医院做堕胎的妇女。人工流产有晚有早,所以胎儿也有大小之分,斤両不同,价钱也就不一样了:“一両六十元,遇上不足月的,最多三両重,算一百八十元。……这样一锅吃下来,三四个人,轻轻松松就耗掉四、五百。当然,运气好也可能捞着个大的,六个月以上才想起流产的儍婆娘,呼天喊地张开血胯,任医生从那洞中一锄接一锄地挖出包袱来,耳朵、鼻子、嘴都齐了,连手脚指甲都有了,这种货,少说也一两斤,弄得不好,撞上临盆流产的,三、四斤也打不住。这么大一块,一锅要不完,就分成两、三锅。秤斤両,我再怕看,也要去监督,因为秤星子偏一颗米,就是好几十元。分肉也有讲究,遇特别大的,谁都想要屁股和大腿,但胎儿脑壳最大,有的占全身的一半,有的占三分之一。张老板只好把胎发刮干净,一家切一块,管他肉多肉少的部位,绝对平均主义,然后再分开下锅。”张老板就是这家人肉黑店的主持人,店就开在成都郊外,隐藏在一列卖鲢鱼的“农家乐”当中,饮食之外,麻将耍乐卡拉 OK一应俱全。想尝人肉,便得来句“切口”,说自己要试“羊羔肉”,一说人家就明白了。有意思的是,这等见不得光的买卖,居然也被他做到远近驰名、热热闹闹。政府知不知道很难讲,但迟福说偶尔也有警察开车去吃就是了。 我们大部分人都会和廖亦武一样,好奇那些胎儿流至此处的渠道,那应该是个非法的黑暗世界吧。没想到迟福答得正大光明,言之成理:“全中国有多少女人?至少五亿吧?就算每个女人在一生中只打过一次胎,这笔财富,过去都白白扔了;现在的计划生育愈搞愈厉害,白白扔掉的就更是天文数字了。胎盘值钱,每个医生都抢,可死胎没人要。张胖子(亦即开人肉店的张老板)的老婆是卫生院的,知道这个性生活随便的年头,只要收费稍低,早孕打胎的就踢破门槛。城镇的卫生院和个体诊所(还不包括游医和黑店)比天上的星星还密,只要订货,到时候打个电话,就派人去收购。愈新鲜,收购价愈高。你真是个猪脑壳,还提这种蠢问题!” - See more at: https://www.secretchina.com/news/14/04/20/537927.html#sthash.htmHAzjU.dpuf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