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贫富差距观察:世界如何解决不平等难题?

2015年02月11日 综合新闻 ⁄ 共 130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陈淑钗转自金融中文网

在美国乃至全世界,不平等已成为一个大问题。二三十年前,说整体经济增长率是中产阶层收入增长和消除贫困运动取得进展的主要驱动力,还算得上是个合理的论断。但这个说法如今已不再可信。

收入最高的1%人群所获收入占所有人群总收入的比例已大幅上升。越来越大比例的产出转化为了利润。实际工资停滞不前。家庭收入增速不及生产率增速。这些趋势的累积效应导致,美国很可能正在迈向“唐顿庄园式经济体”(Downton Abbey economy)。这些问题很可能在周期性状况正常化、预算赤字问题最终得到解决之后,仍长期困扰我们。

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感到担忧是有理由的。那些谴责奥巴马“弄垮富人”、推行非美式民粹主义的人——说得客气点——缺乏历史眼光。从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到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多位美国总统都曾抨击金融界和商界少数特权人士的出格之举。有些还曾将这种抨击付诸行动。面对钢价的不断攀升,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曾派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人员突击检查企业的办公室,人们还普遍认为,他曾命令相关部门审计企业高管的个人报税表。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1973年采取了同样的办法,宣布要对“提价幅度相对1月最高限价超过1.5%的企业的账簿”进行税务调查。这些总统都曾以各自的方式应对不平等现象。关于这种现象,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的描述是最到位的:“尽管美国的富人变得更富……美国并没有变得更富……股市上涨了两倍,但工资却下跌了。”

人们普遍对收入的停滞感到沮丧,并且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收入最低的人群改善境况的机会渺茫,有鉴于此,要求政府采取行动的呼声有其道理。难点在于,该怎么做?

如果能够在不损害经济增长的情况下实现收入再分配,那么我们就有非常充分的理由去减少顶层人群的收入、并将其转移支付给中下层人群。可惜的是,情况并非如此。设计一种政策,通过加大创业和企业家实现盈利的难度,来削弱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之类富人的赚钱能力,这倒挺容易。但要说明白这种政策如何能够提升其他人群的收入,就困难得多了。此类政策肯定会对其他人群造成伤害,因为此类政策剥夺了他们作为消费者分享技术进步果实的权利。

的确,过去二三十年间,金融界高收入人群的数量剧增。近期一些研究显示,这很大程度上源于金融家所管理资产价值的增加。(金融家收取的管理费用占所管理资产的比例基本上保持了稳定。)或许我们可以设计出某种政策,把管理费降下来,但这样做只会为金融资产的所有者带来好处,而金融资产的所有者主要是一群顶级富豪。

光是找出能够减轻不平等状况的政策是不够的。要真正具有效果,这些政策还必须能够提高中产阶层和穷人的收入。税改在其中可发挥关键作用。现行税制设计得如此糟糕,甚至很有可能起到了拉低经济增长的作用。在现行税制下,富人还可以实现远高于穷人的收入避税比例。比如,去年股市市值的增长意味着新增了约6万亿美元的财富,其中大部分都流进了顶级富豪的腰包。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