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网络自由观察:守鱼:谁对暴力治疗网瘾的骗局负责

2014年06月30日 综合新闻 ⁄ 共 123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徐田 转自博讯网

6月16日,有媒体曝光,河南19岁少女在戒网瘾学校被加训致死。 2004年到2014年十年间,青少年「戒网瘾」的惨案从未停止过。尽管国际精神病研究界的权威断然否定存在这种疾病,但在中国,网瘾还是被当成一个可以被强制治疗的精神疾病,不断生根、发芽、扭曲成长、畸形变异。

每次看到那些苦口婆心的家长,将自己身心健康的小孩,送到所谓的戒网瘾学校,然后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甚至导致死亡,总会苦笑的想到一句流行语:自从我得了神经病以后,精神好多了。

对于网络成瘾,媒体上已经屡次查证过,这完全是一个没有任何科学根据的说法。尤其是国内关于所谓网络成瘾的权威标准,也被大众网络取笑过。据说,每天上网超过六小时就是网瘾患者。按照这个标准,基本上所有的白领和微信用户都是彻底的精神病患者。

有趣的是,最早在国内提出网瘾说法的陶宏开,后来也对网瘾这个概念被滥用非常的愤怒,尤其对于戒网瘾学校异常的反感。陶宏开认为,「他们是把它(网瘾当做精神病)当做盈利的模式进行炒作」。陶宏开认为,孩子即使网络成瘾,也没有犯罪、犯法,把孩子强制关闭进行戒瘾、电击、电疗这反而是违法的。网络成瘾不是精神病,任何人没有权力把他们关起来进行戒网瘾。

很遗憾的是,陶宏开的网瘾一说,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灾难释放出来以后,再也没有人听他的了。他制造的词汇带来了足够的噱头,而这个浮躁的时代,没有人想听他关于科学上网的解释,以及对强制戒网瘾的批判。暴力戒除网瘾的所谓专家,迅速接替了他意见领袖的地位。各种依靠电击、体罚、军训等所谓戒除网瘾的学校,在各种专家的包装下,纷纷冒了出来。

对于更多的家长而言,儿童之于家庭,不过是人肉投资的产品,如果这样一个产品竟然误入歧途,开始网瘾了,那么将极大地影响到家庭的投资安全,为此是务必要动用一切手段来重新修改这样一项产品。而不懂儿童权利,迷信虚假广告,迷信暴力矫正的诸多家长,对越暴力、收费越高的机构反而越是深信不疑,积极主动地配合学校,让儿童接受各种变态的强制,从而追求戒除网瘾的效果。

就这样的表面现像看来,粗鄙的舆论、逐利的专家、愚昧的家长构成了暴力戒除网瘾的暴利市场闭环。不过,这样恶的果实,恶的土壤又在哪里,导致暴力戒网瘾学校成灾的根本原因又在哪里。

2010年,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公布《关于未成年人网络成瘾状况及对策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网瘾矫治机构资质审批混乱,批准的部门更是五花八门,包括教育部门,工商注册、共青团组织和卫生部门,甚至还有民政局、文化局等部门,但几乎都无医疗资质。

原来,这些混乱不堪的治疗网瘾机构,还并非游击队,都是拿到了政府认可的正规军。那些心灵脆弱而又望子成龙的家长,看到媒体上铺天盖地的网瘾宣传,和专家的各种虚假鼓动,还能看到拿到了各种官方认证的戒网瘾学校。如此精密的网络,自投罗网家长成群结队,将无数的青少年送入学校进行摧残,甚至导致死亡。

面对政府、专家、商业、家长四方组成的稳固组合,突破戒网瘾骗局的道路,还很漫长。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