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侵权暴行观察:河北唐山工人韩方为工友仗义执言被送安康医院

2014年06月14日 综合新闻 ⁄ 共 170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党员张静岩转自民生观察

韩方,今年43岁,家住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在唐钢中型厂(河北钢铁唐钢公司第二钢轧厂)上班。1993年底韩方的工友郑金满工伤死亡,在处理后事时家属的合理要求厂方没有答应。韩方为此出面和厂方交涉,得罪了厂领导,被送到唐山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科,按精神病治疗了4个月,出院后韩方一直没有放弃为了当年所受的伤害讨说法,近日采访人应韩方之约走近了他,了解了他的真实情况。
采访人:韩方,首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你能把你怎么被关在医院,按精神病治疗的情况给我详细说一下吗?
韩方:那是1993年底发生的事,我的工友郑金满上夜班时工伤死亡。在处理后事时,家属的合理要求厂方没答应,我就帮我工友的家属打抱不平,出面与厂方交涉。厂方还是不答应,我就开始罢工。厂里的工人也都为这事抱不平,口头委托我与厂方谈判。接待我的是副厂长兼工会主席齐国良,齐国良还是说不行。我就说“你不答应我就推翻你,我就想当厂长给工人谋福利,工人都听我的”。齐国良说我精神有问题,先让我回家,不用上班了,以后天天到厂里报到就行,过了几天 就把我送进了唐山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科强制治疗了4个月。
采访人:既然厂里不答应死者家属的条件,你为什么还要用这种方式和厂方交涉呢?
韩方:死者是我的工友,为人就得讲个义气,不能说他死了情分就断了,我要帮着他的家属维护合法权益,我的工友都支持我这么做,他们也看不惯厂里的做法。对他家这样,以后对别人也会这样,所以我就得出来说。
采访人:死者家属提出的什么条件厂里不答应让你们看不惯?
韩方:就是死者的父亲提出让厂里给死者的妹妹在厂里安排个工作,好有人挣钱给他养老,厂里就是不答应。本来人死了厂里应该给安抚,老人总得有人管,这点事都不答应,厂里也做得太绝了。
采访人:那他们是什么时候,怎么把你送进医院的?
韩方:是1994年的1月10号把我送进医院的。我的工友郑金满从死亡到下葬也就20来天时间,他下葬后我找齐国良说的这话。齐国良就不让我上班了,让我天天到厂里报到就行。这样坚持了一个星期吧,1月10号我又到厂里找齐国良报到,他说让我到医院检查一下看我有没有病。公安处保卫科的胡贺秋、厂武装部的王凯胜用厂里的车把我送到唐钢医院精神科检查。梁尔文大夫问我有什么病,我说我没病,就是给厂里提意见,你没看有两杆枪押着,他们一个是保卫科,一个是武装部的。结果检查完就把我送到了唐山市公安局安康医院。
采访人:安康医院给你检查了没有?
韩方:没用仪器检查,就是问几句话。
我给安康医院精神科主任张顺说我没病,我是有大志向的人,张顺说,有大志向没错,但用这种方法就是有病。张顺和另外两名大夫把我骗进病房说要检查,就不让我出来了。过了几天才给我做了脑电图。
采访人:我看了你的病历是1月18日做的脑电图,这之前他们给你用药了没?
韩方:用药,我不配合用药就电我,打我,捆绑我,把我绑在病床上,给我灌药、打针。我越说别电我,他们就越电我。经常这样,直到我屈服了为止,这样一直到5月6号我爸把我接出医院。
采访人:你住院期间你家里找过医院或厂里吗?医院给你用的什么药你还记不记得?
韩方:我和家里人没来往,我有后妈。就这样一直关着出不去,后来精神科主任张顺说,只要我不闹了,不再提死者家属的要求了就可以出去,我才给我爸写信让他救我。都用的什么药我记不清了,有医嘱单,可能不全。
采访人:你对药物有什么不良反应吗?
韩方:有,用了药我浑身没劲,跟没骨头一样,还头疼,饭量大。长期用药和精神上的摧残给我造成了真正的精神疾病,不服药就无法控制我的行为和情绪,好像天是老大我就是老二。出院后我不得不坚持服用氯丙嗪缓解,这种药副作用大,后来我换成了奥氣平 。
采访人:你出院后找过厂方或医院吗?
韩方:找过,厂里让找医院,医院让找厂里,谁都不想负责任。公安处保卫科胡贺秋还说“不服你告医院,是医院鉴定治疗的,你再闹还把你送医院去,不让你出来”。
采访人:但你还是坚持继续上访讨说法?
韩方:对,我没病给我治成有病了,找他们老解决不了,现在我都快成残废了,我以后的生活怎么解决?
采访人:秋韵
2013-12-27
《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网络月刊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