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镇压地下教会观察(转载标题 英国卫报:中国应接受家庭教会)

2014年05月12日 综合新闻 ⁄ 共 142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阿波罗新闻

英国卫报星期一刊登文章,讨论中国宗教信仰的问题,认为中共政府应当允许家庭教会存在,以应付未来的社会矛盾。

英国卫报这篇“中国应当接受家庭教会”的文章,作者名为张丽佳,从文中讲述的故事分析,这应该是一位在中国大陆长大的华裔人士。作为一位非基督徒,张丽佳介绍了家中女工从基督教信仰中获得了幸福快乐的故事,并认为家庭基督教会对不少中国人有非常正面的影响,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有很大作用。

文章表示,中共认为宗教是一种毒药,并企图消灭之。然而近年以来,中共一方面要利用宗教作为道德力量,另一方面又习惯性地倾向对宗教加以控制,如何平衡这两点令中共十分伤脑筋。通常,中共对独立组织的恐惧总是占了上峰。文章认为,要建立一个和谐社会,应该允许教会的参与。

中国网络作者刘先生认为,中共和基督教家庭教会之间的冲突有两个层次,其中政府对教会的组织化恐惧最大。

“对家庭教会主要表现在组织层面的冲突,在国内对十几个人的小的家庭教会它一般不怎么管,但是一旦人数上升超过百人以上,就会进行全面的打压,它就担心你有组织。”

美国哈佛大学政治学学者杨建利博士也认为,国家政权对宗教组织天然敌对,是共产党社会的一大特征,尤其中国在官方意识形态破灭的今天,各种宗教和信仰迅速发展,已经成为对共产党的极大威胁。

“意识形态破产以后,人们自然寻找各自的信仰,在这个时候宗教会得到很大的发展,现在这是中国正在发生的情况。基督教、法轮功还有佛教在中国最近几年可以说是蓬勃发展。同时,这些宗教和老的权威发生冲突,它就自然成为老的专制者比较害怕的力量。”

根据中国官方的数据,中国目前有一千万基督徒和五百万天主教徒,但非官方的数据称,中国有数千万半地下的基督教家庭教会成员和天主教地下教会信徒。

英国卫报的文章表示,每个(家庭)教会都是一个独立的社会组织,为成员提供极为需要的基础设施和服务,在一些贫困地区,教会甚至提供基本的医疗保健和教育。

文章引述作家菲利普•詹金斯的话说,基督教蓬勃发展最成功的,正是那些正经历最大的经济和人口困难的国家。

杨建利博士分析说,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因此不但民众需要宗教信仰,社会也同样需要宗教组织来扮演稳定的角色。

“由于共产党的超过半个世纪的统治,尤其是最近三十年说教的破产,使得整个社会的道德滑坡,这时候有信仰的组织化的群体当然会在这个社会中起到一个非常稳定的作用。”

中国的刘先生则表示,人类除了基本生存需要之外,也有超越自身的价值判断需要,在人类发展过程的大部分时间,宗教都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并为人类判断是非善恶提供基本的标准。

“宗教实际上是人类的一种特征。人类普遍会思考诸如人是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对生死做探索,这个方面一定程度就是人们对宗教的需求了。所以宗教是人类的一种基本需求。”

杨建利博士则认为,宗教组织的存在,是公民社会的重要一环,也是近几百年以来人类所追求的自由的重要内容。

“追求宗教信仰是人的自然本能,因此它成为最大的人权之一,所以人们在讲自由的时候,最传统的自由的理论有几个:一是生命权不能剥夺;言论权不能剥夺;信仰权不能剥夺;再加上经济生活的财产权。这几个权利是最重要的,它构成了人的基本人权的基本人权。”

他认为,随着中国社会的进步,真正的宗教自由必然会在中国获得最终实现,但集权体制的掌权者也会不停打击和压制各种宗教和信仰团体的自由发展,这也是专制体制瓦解的一个必然过程。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