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镇压地下教会观察(转载标题 政治乱局中的中国家庭教会)

2014年05月10日 综合新闻 ⁄ 共 301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阿波罗新闻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展与中国政治的发展息息相关,政治的变动影响着中国家庭教会的变迁。在海内外享有盛誉的中国教会研究专家、神学家赵天恩牧师,在其权威性巨著《当代中国基督教发展史1949-1997》一书序言中写到:“在中共政权下的政治运动影响着全体人民生活的每一个层面,教会的发展也是如此”。因此要想了解中国家庭教会当下的状况,必须要从中国政治的大背景下开始。

我们看到,重庆“王立军、薄熙来”事件使中国政治的高压维稳局面遭受重创,中国高层因“王薄事件”而进入动荡混乱的状态。一方面由于缺乏毛泽东、邓小平等强权人物,党内诸势力争夺十八大高层权力激烈,特别是在薄熙来的问题上白热化;另一方面,无论是出于权斗或者良知,党内温和的改革派露出水面,与顽固派分庭抗礼,其以反对“文革余孽”为口号,开始顽固派清算,欲开启政改之门。高层的斗争和分裂,必将对民众的权利和社会生活产生重大的影响。中国家庭教会,由于其“非法性”和“西方性”,一直处在国内政治斗争的漩涡中,因此最容易受到政治运动的影响和冲击。

随着政局动荡,当局对家庭教会的政策也出现扑朔迷离、相互矛盾的混乱现象。一方面顽固势力仍然视家庭教会为西方渗透中国的敌对势力,威胁中共政权,欲彻底将之铲除,如媒体所报道的,中共当局在掀起新一轮严厉打压家庭教会的运动。另一方面比较正面的消息是,改革派在逐渐地清算以薄熙来、周永康为代表的顽固势力,准备开启政改,这意味着对基督教将继续持开放姿态。最近,中共政府放宽了民间社团的登记政策,这也将极大地影响家庭教会的发展。

以北京守望教会事件为例,其是中国家庭教会谋求合法化、公开化进程中的突出事件。家庭教会在经过近30年的最新发展后,期望获得合法地位,包括合法地进行宗教活动,具有合法的敬拜场所和教产。为此,北京守望教会按照程序,向当局提出了这一合理要求,但被北京宗教局蛮横拒绝,并采取流氓手段中止了守望教会的室内敬拜,并将其几名主要的牧师和长老软禁在家里,一直到今天。

北京守望教会网络期刊第26期报道,该教会自2011年4月10日遭查封,被强制解散,但值得欣慰的是,守望教会信徒始终坚持户外敬拜,勇敢地与强权抗争。该期刊写到:“2012年4月29日,教会户外敬拜第56个主日。据统计,至少有13位弟兄姊妹在平台(作者注:位于北京海淀中关村)附近被带走。截至当晚10点多,所有弟兄姊妹均被释放回家。2012年5月6日,教会户外敬拜第57个主日。据统计,至少有13位弟兄姊妹在平台附近被带走。截至当晚6点多,所有弟兄姊妹均被释放回家。”守望教会的信徒不仅坚持户外敬拜,而且他们的团契、培训、讲道、营会等各种宗教活动也仍然在坚持。

据基督徒援助机构对华援助协会2012年4月20日报道:中共政府正发起新一轮清除“家庭教会”行动。2011年9月,国家宗教局举办的首届“基督教界爱国人士”培训班上,通报了国家宗教局、公安部、民政部三部委联合下发的秘密文件,要求分三阶段全面清除“家庭教会”:

1、第一阶段,2012年1月至6月底,对全国各地的“家庭教会”进行地毯式摸底、备案。2、第二阶段,用两到三年时间,对已摸底、备案的“家庭教会”进行集中清理。3、第三阶段,用十年时间彻底清除“家庭教会”。目前处于第一个阶段,据对华援助协会报道,目前已经有95%以上的家庭教会传道人强烈感受到了“清除”的压力。

该报道认为清除家庭教会的主要策略是将家庭教会纳入“三自”教会,对之拒绝的则予以清除,媒体上不准再出现“家庭教会”的字眼。该报道指出,进入2012年以来,当局逼迫和打压“家庭教会”的频率加快,除了对北京守望教会的迫害外,其它类似教案比去年同期提高20%多,并延展至基督教文化出版、书房等多个层面。

从以上可知,家庭教会正面临着新一轮的逼迫。当局中的顽固派虽不敢重提文革中“消灭宗教”的政策,但他们还是要对信徒实施人身和精神的控制,本质上这和毛的宗教政策是一致的,让宗教成为巩固中共政权的工具。

但是笔者坚信,新一轮清除家庭教会运动必定会流产。这样的运动,在邓、江时代就曾搞过多次,但都由于基督徒的坚持和抵抗而流产。此次“清除”运动的新动向,是以“三自教会”统战家庭教会,最终使家庭教会归属到“三自教会”名下。比如,当局试用一种“以堂代点”的方式,即让家庭教会的聚会点归附在“三自教会”某个教堂的名下。如果家庭教会拒绝归入“三自教会”,当局就将强制“清除”。

但是笔者认为,当局所谓的“清除”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从1980年代以来,他们就以这样的政策对待家庭教会,但是30多年来,他们清除了吗?家庭教会非但没被“清除”,反而是越除越多。现今中国家庭教会成员已有数千万之多,数千万人的信仰并非是中共当局依靠强力所能压服的。因此,我们面对当局新一轮的严厉打压,要坚信基督教会定能抵抗住顽固派的剧烈攻击,并在打压中成长壮大。

目前中国政局可以说是乱局,“王、薄”事件是个标志。各权贵集团为高层权力及政治路线的较量与争斗,为家庭教会的存在及发展提供了有益空间。顽固派对家庭教会新的围剿,不仅受到广大基督徒的抵制,而且也必将被改革派所掣肘。任何保有理性的人都会看到,强力围剿数千万人的基督教群体,不说价值取向,仅就现实来说也是行不通的。法轮功镇压了十多年,非但没有压下去,反而给中共培育了一个最大的敌对群体。改革派不会看不到这一点。

在新一轮对家庭教会打压的同时,当局出台了放宽民间社团登记注册的政策,可以说这给家庭教会的合法化又带来了希望。温家宝在去年11月14日国务院召开的有关行政审批制度会议上指出,“凡市场机制能够有效调节的,公民、法人及其他组织能够自主决定的,行业组织能够自律管理的,政府就不要设定行政审批;凡可以采用事后监管和间接管理方式的,就不要再搞前置审批。”当月22日,广东省就《关于广东省进一步培育发展和规范管理社会组织的方案》指出,从2012年7月1日起,除特别规定、特殊领域外,将社会组织的业务主管单位改为业务指导单位,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申请成立,不再需要挂靠主管单位,无须前置审批。

根据新华网最新报道,今年5月7日上午,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在有关中国公益慈善事业发展新闻发布会指出:民政部门对有关社会组织直接登记的工作在去年下半年已经开始实施,对工商经济类、公益慈善类、社会福利类、社会服务类的社会组织已经按照民政部门业务主管和登记一体化来进行直接登记。政治类、人权类的社会组织在登记管理上是平等的,也要依照有关的法律法规来审查它成立的条件、成立的必要,以及开展活动的宗旨,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

这些有关民间社团合法化的新规定,为今后家庭教会合法化带来了可能。笔者接触的一些国内家庭教会成员也指出,在山西、青海等少数地区,政府对那些不愿到“三自教会”登记的家庭教会,如果他们到当地社区进行登记,就准许其合法活动。这说明,在镇压的同时,大陆的宗教政策也在放宽。这一方面说明,改革是大势所趋,非人力所能阻止;另一方面,其中也体现了改革派与顽固派的微妙的较量。

总之,目前中国政局动荡,顽固派和改革派正在进行血风腥雨的厮杀,而在其中,中国家庭教会也正承受患难和希望。前方的道路到底是沟壑还是坦途,不仅在于当局各政治势力的博弈,更在于中国家庭教会自身的坚持、抵抗和发展壮大。正如圣经《诗篇》33:11所说:耶和华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