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共暴行观察:一位前中共居委会书记的自述

2013年01月13日 综合新闻 ⁄ 共 1361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乔海明 转自 人民报

我曾经是一家有名国企的党委书记,身上顶着这“委员”、那“代表”的头衔,还获过“红旗手”称号。后来企业倒闭,我来到一个近四万人的社区当居委会书记。我是信佛之人。说起来别人可能不信,虽然一直从事党务工作,但我多年前就把中共看透了,所以从心里一直和它保持着距离。前苏联解体时,我还不到30岁,在单位从事政工、人事工作,从领导到职工都很看重我,正是所谓“前途无量”的时候。可当我看到号称超级强国的“老大哥”苏联共产党——中共的楷模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那些昔日威震八方的“领袖”、各色“名角儿们”顷刻间变的像一群颓废的老汉,身披大衣,在空旷的寒风中搓着手,瑟瑟发抖,等着领取救济金、面包。刹那间,我对共产党残存的那一点点幻想顿时荡然无存。

也许这就是人世的“无常”吧。什么铁打的江山,什么共产主义社会,还是醒醒吧。那些“大人物”都落到这步田地,我这靠党务吃饭的小喽罗能有什么下场呢……

我当即决定不能再糊涂下去了,要脚踏实地地学门本事才是安身立命的本钱啊。于是我执意请求“下放”,到单位一个最艰苦的部门工作,从零做起。不久因为业绩出色被评为“红旗手”,当选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时,命运再次把我推到党务工作上来,但在这个岗位上我一直按照佛家的标准处世。比如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我对中共的镇压一直十分抵触和反感,觉得这是文革的一次继续,是挑动群众斗群众,是不得人心的。我有不少朋友炼法轮功,她们对我讲了真相,我也看了《转法轮》。李老师讲的太好了,法轮功是正法,如果人人都能做到“真善忍”,那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就有希望了。

我所在的辖区有不少人修炼法轮功,仅骨干学员就有近60人,我和其中一些人成了朋友。我亲眼所见一位熟人在炼功初期腹部裂开一道口子(原来妇检有肿瘤),头一礼拜流污水,第二礼拜流血水,第三礼拜流清水,三周后伤口痊愈。到医院一检查,肿瘤消失了。

现今我国,国安局全面利用我们基层居委会来监控,配合他们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档案我们居委会十分齐全。每次我参加市里国安、610等部门召开的对付法轮功的会,我是最小的“官”了,他们都不让作记录,文件传达之后还要收回。我想这完全是搞阴谋嘛。我就偷偷作记录,想对策,然后告诉法轮功学员该如何防范,少受损失。还有送洗脑班的,我就尽力争取陪护,以便保护他们。

我亲眼见证了“人民政府”是怎样对待手无寸铁的善良人们的。对坚定的修炼者采取非人的折磨,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毒打等。见证了共产邪党的恐怖黑暗。当然我也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如把我睡的床让给她们睡,或将我吃的饭菜给她们吃。记得一次有位海外法轮功学员春节回国探亲。国安马上通知我们上门监控骚扰她,我矢口否认,说她没回我们小区,当我们内部有人跟我反映她确实回家时,我说:“回家了怎样,她没做违法乱纪的事,我们有什么理由骚扰人家,这是侵犯人权吧!”就这样一直到她探亲假满,我们一直没让国安利用我们监控她的阴谋得逞。

因为为法轮功学员做了一点事,在我身上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说出来有人可能不信。大约两年前,我的小腹部位疼痛难忍,以前检查发现有肿瘤,单位同事都知道,我以为这下恶化了,准备做手术,不料在医院做例行检查时,却发现肿瘤已经消失了。就在医生百思不得其解时,我突然感到这真是应了“举头三尺有神灵”,“善恶有报是天理”!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