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民主党结社自由观察:(转载标题 自由须用道德买单)

2012年04月13日 综合新闻 ⁄ 共 325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中国民主党 玉成 转自 看中国

自由的理念和主义是近代在黄土地由西方引进的。在悠久的中华文明史上,儒家仁义道德以孝道和礼德为重,“听话”的训诫是不给自由的。只在仁者、长者、智者的宽恕中才给被爱儿孙、犯过的晚辈、无知或幼稚的愚者一些“小荷尖尖”。西风渐进,直到辛亥革命和中华民国时期,自由的理念才进入家庭和学校。

中华民国仓促诞生,儒家礼教还没来得及转化为仁教以容纳自由并给予道德资源,由天而地、由西而东的“民主”和“科学”以新文化运动方式直击儒家,全盘否定仁义道德。自由主义通过胡适、鲁迅在中华大地传播开来--胡适的自由主义走君子式宪政路,为后者铺路、开道;鲁迅的自由主义走文痞式文斗路,利用前者,绝不宽容--为中共(邪教)的产生开了一个全国范围的思想能量场。

中共在颠覆中华民国的军事、政治斗争中,充分利用自由主义--高喊“不自由,勿宁死”、“宁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却通过反胡适、尊鲁迅,踩下自由宪政主义,大搞自由文斗主义--人身攻击式谩骂文风盛行,攻其一点不计其余式讨伐--将自由主义摧毁成残花败柳,最后打入“资产阶级”冷宫,自由口号仍不时地提起,却成为中共及其跟班辱骂和批判他人的斗争武器,由此被完全推向践踏人权的反面。自由人权美妇人被以“人民”和“革命”名义恣意蹂躏。

综上所述一句话:在中华共和时代,自由由于国人失德而长期未能成为人权。

文革结束之后,自由主义歌在读书人中重新唱响却一直被中共挥舞“资产阶级自由化”电棍打压。由于数十年中共政治运动摧残了全体国人的道德,使自由人权追求在中华大陆缺乏儒家王道传统和基督教宽容传统的双重支持。虽然在“民主墙”时期任畹町提出了“自由”口号,却是跟魏京生的“民主”--第五个现代化--分“旗”抗礼争雄,未能真正推动自由追求成为中国人的人权运动。

自由在中华大陆至今还是中共恶霸大家庭里上不了庭堂、只能在柴屋里猫着腰的丫头。为什么?不仅因为中共政治运动的迫害和高压,还因为国人继续失德。

大陆中国人长期接受中共专制主义思想文化的教育,其中就有周期性的政治运动所给予的撒谎、施暴、骂人等反道德培训。结果,反毛泽东者心里有个小毛泽东,反邓小平者心里有个小邓小平,全世界的自由民主运动在中华大陆变异成民主自由运动(简称民运)及其变种维护中共奴权运动(简称维奴权运动)。民运人士里“不自由,勿宁死”的战士精神奇缺、维奴权者罕有“跪着活不如站着死”的英雄精神,甚至怕有这个,还有人竭力贬抑这个,例如对高智晟真维权--挑战中共的流氓政治和为法轮功学员争信仰自由--昧着良心批评。

中华民运人士和维奴权者把自由看作民主政治的副产品,而非道德品格的神恩。因此,民运人士总自觉或不自觉地把建立民主政府看成是获取思想、言论、出版、集会、结社、通信、宗教、信仰、及游行、示威等自由人权的前提。其中批共却惧共或有恋共情结者极力鼓吹与中共流氓政权和解,甚至异想天开地企望通过维奴权个案成功的累积,将无法无天的中共(仇善)邪教和平演变为民主选举党。由此可见,中华民运没有自由人权面粉而只能对民主画饼充饥,维奴权运动期望自由丫头被中共流氓皇帝老头娶入宫中做嫔妃,也只能望梅止渴。

概括地说,在中华大陆,由于缺少人权运动的坚实基石,自由就总是因为跛脚努力或跪着乞求而被中共关在政治牢笼里,不能为国人享用。

必须指出的是,从“六四”血案之后,中华民运及其维奴权运动非暴力的主导努力是寻求与中共邪教国家和流氓团伙的政治合作运动,而非印甘地倡导的不合作运动。而且其相当多的知名人士,还在中共闷声不响封锁消息的时候,变着花样充当中共的喉舌,对中国式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大纪元主导的传九退三和高智晟倡导的争人权绝食接力说三道四地横挑鼻子竖挑眼。这些人甚至用混淆道德是非的方式--歪曲法轮功坚忍不拔为不忍偏激,攻击高智晟“站起来争人权”为不理智--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华民族现在最为珍贵的和平抗暴的圣者情怀和英雄精神,以轻蔑法轮功信仰者解体中共的圣举和挑剔高智晟及其支持者袁红冰、郭国汀等的弱点的方式,掩饰自己自私或怯懦的不道德,并试图美化为道德。

可以说,凡知道传九退三和绝食接力不参与还或冷嘲热讽或恶语中伤的人,中共体制外边缘如唐子者,是在用与法轮功和高智晟划清界限的方式向中共乞讨还可以在政治笼子里翻跟头、坐椅子、跪软垫的优奴权;体制内享受特权者如何新、何祚庥者,是在用支持、参与的方式谋取特权的增添和荣耀。他们原则上不会反对自由人权,尤其体制外的受打压者还真的很期盼自由。但他们不愿意为成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促退党以获取信仰自由的同道者,当然他们不会拒绝中共解体后伴随信仰自由必然到来的思想、言论自由,却更担心眼前中共可以让他们小骂并因小骂可以以文稿谋生的生活。所以,他们宁愿幻想中共猴子可以进化成人,由此可以把自己因自私或怯懦而与中共合作解释为是理性,甚至说成最道德。这部分中共奴何等的耻辱和悲哀啊!中共对他们的邪毒伤害真是到了骨子里。

准确地说,在中华大陆,现在根本还不存在所谓维护人权的运动(自由人权尚未确立,何来维护?),也就是说还没有维权运动。法轮功持续七年的讲真相活动和一个多月的绝食接力活动,真正的名称是人权运动而非维权运动。

自由须用道德买单,这是所有自由民主追求者要切记的。纵观英、美、法等国家,包括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东欧各国的自由人权运动史,宪政制度确立都是在社会普遍或最终接受反暴力、反谎言的邪恶政治的时候,在国民道德是非、好坏、善恶等精神标准明确而且普遍在做好人、善民的时候,或还愿意做好人、善民的时候。这些国家也差不多有过严酷专制的过去,但却不乏自由战士和人权英雄。一时半会儿站不出来的自由向往者,也不会与邪恶为伍而做邪魔的匕道或投枪。这其实才是这些国家先于中华大陆获得自由人权和民主制度的根本原因。

这就是说自由人权是神恩所赐。固然,这些国家的人民获得自由是经过斗争努力的,但他们的努力则往往是在他们的道德表现由于宗教信仰支持而真实存在或复苏,才没有落空,也就是说是获得神认可的--确认人民治国可代王道政治、人民英雄可以文质彬彬--因而才许可他们从国王、皇帝那里获得各项自由权利,并作为所有公民共享的人权。中华大陆自由人权运动迟迟不得胜利,原因错综复杂,但主要原因却是因为从晚清末年开始到今天,儒家道德沦丧后信仰趋邪(迷恋暴力和军人专权)或失落(儒教、佛教和道教给不了信徒抗衡中共暴政的精神力量)。无德者无精神力量,神弃魔管--跟共产党走,不配享有自由人权。

庆幸的是,由于法轮功七年如一日坚持讲真相争信仰自由,大纪元推动传九退三之“道解中共•德兴中华”的道德精神运动一年来,引领迷在中共邪恶中的党员、团员、队员们争结社自由,弃党亲(近)神、弃邪归正,让中共邪恶真面目全面暴露,激发出越来越多的中共奴清醒、觉悟。传九退三活动洗涤良心、净化灵魂,由此活动中道德良心醒悟者到了神道佛确认的数字临界点的时候,清算中共和淘汰邪恶分子的大工程--禽流感、大洪水、大起义等--就将全面启动。中共邪恶首脑人物、死党分子或受灾治或受人判。人们将在中共突如其来的大恶报面前目瞪口呆。活着的三退人士和还没有被中共的红领巾勒脖坏心的孩子们,将在神迹大显之际真切地领悟到神恩的眷顾。此后,中国人将从迷信权力和科学的愚见所划的框框里走出,获得关于生命真谛的真知、崇敬善良品格、坚忍精神。

这时候,自由的理念和主义在中华大陆就不再是写在纸上蒙人的东西,就因为人的标准升级到了神通过的水平而真切地成为人权。没有中共统治的中国人,将如同自由的台湾人,不再是人类另类,而演变为正常的人类一族。2006年,是中共在狗急跳墙中死亡的年代,人民将面临一个个道德选择:对传九退三、绝食接力、苏家屯集中营焚尸等层出不穷的令人震惊,同时又给人带来希望的事件做出必须做的心智选择。好坏、善恶、正邪不再由中共评判,而由上天审核通过。好人、善民、正人数额给神看够了,自由也就来中国常驻中国成人权了。

结论:自由须用道德买单,方能获神通过,为正人善用、公民共享。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