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遭酷刑致残 山东新泰市农民控告江泽民

2016年02月25日 党员园地 ⁄ 共 163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大纪元网方便党员阅读  大纪元网网址:www.epochtimes.com

遭酷刑致残 山东新泰市农民控告江泽民
【字號】大 中 小
更新: 2016-02-05 17:17:35 PM 標籤: 江泽民 , 法轮功 , 诉江
【大纪元2016年02月06日讯】“进狱前我身强体壮,现在的我身体残疾,连给人家看门的活都找不上。”山东新泰市六十三岁的农民徐勤礼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控告江泽民。徐勤礼炼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好了,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被迫害流离失所两年、入监狱受酷刑三年半,出狱时右臂伤残了不能干重活。

下面是徐勤礼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个人经历:
以前我有胃病(严重时吐血)、痔疮、腿关节炎、肩周炎、牙疼、夏痢疾、冬感冒、每年冬天冻得脚发紫,从一九八八年到一九九八年我炼法轮功前有严重的抑郁症,精神不好;修炼一个月,全身的病都好了,脾气也变好了,抢着干活,很少争吵,家庭和睦了。
以下是徐勤礼所遭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我在金斗山脚下、二零五国道上遭便衣警察绑架,警察还抢去我仅有的八十元钱,非法关押在新泰市公安局看守所大约六个月。因为我炼功被警察戴上手铐脚镣,一只手铐在铁棂上;我大喊:墙上写着弃恶从善,警察厚着脸皮对好人又抓又判。后来他们又把手铐脚镣连在一起,站不起来,只能弯着腰走路,白天黑夜都不放开,睡觉也睡不安宁。刘所长的关系号虐待、打骂我,打的我两臂发青,我报告警察后,犯人被戴上手铐脚镣。刘所长知法犯法,报复我,踩住脚镣踢我的腿八次,每踢一脚吼一句:叫你报告!当时就把我的腿踢紫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一日山东省新泰市法院给我非法判刑三年半,我上诉泰安市中院被驳回,后来我被劫持到山东潍北监狱。
在潍北监狱四场入监队,脸上有颗黑痣的犯人班长经常对我拳打脚踢。赵队长不给我水喝,并派恶犯李东华看管、殴打、虐待我。盛夏体罚我半蹲(不像别人都坐着)拉胶,又渴又热,出汗过多,体力过度透支,自我感觉性命难保,趁李东华不备跑去水管喝水自救。李东华疯了似的追到举拳就打,报告赵队长我喝了水。赵队长大怒,铐住我一只手,双手猛摔,摔倒再提起,反覆七遍,骂不绝口。我的手脖被手铐勒得鲜血直流,膝、肘也冒着血,那种痛苦无以言表。
赵队长还不解恨,大叫:快来人打背铐。李延安组长等人都来了。他们把我右臂严重扭伤才勉强打上背铐。我剧痛得大喊。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明慧网)
我右臂这样落下重伤,疼一整天,不给治疗,还强迫劳动拉胶,我只能用左臂拉胶,导致过度疲劳,一天下来又热又累。赵队长打背铐严重扭伤我的右臂,到现在我只能弯曲着右臂,不能干重活,只好给人家看门挣点钱养家糊口。
后来我被送到潍北监狱的另外一个场。犯人中有两个恶犯,其中一个叫杨立军,因为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所谓的“转化”),不写所谓的“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他们每天上午打我的头, 矮个子用巴掌打,高个子用鞋底抽,每次要打二十下左右再换,一头午要打一百多下。杨立军曾叫嚣:“死也得转化,不转化就别想活着出去!”下午我再被提进办公 室,两个警察用电棍电击。回来后再打头。天天如此受刑,大约七~八天,我的头被打得不敢摸,一摸就疼,脑子也有些愣愣怔怔,变得反应迟钝。
后来我转到山东淮北监狱另一个场。
因为我一直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不“转化”、不写“三书”(保证书、决裂书、揭批书),队长张观习给我剃头准备关小号,他说:我从来没给别人剃过头,我要给你一根一根的拔掉。他连我 的眉毛都给剃光了。这是对我的人格羞辱。狱中有个叫任督钦的犯人发明刑具,用在小号里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曾经向很多人炫耀说:我出的办法没有一个能撑过去的。一位大个子法轮功学员在小号里被折磨得腿肿得发亮,有一天半夜里他的惨叫声把我惊醒,虽然我们仅相隔六十米左右。
就在那段时间,有个三十一岁的大学生法轮功学员在小号里被折磨致死,小号解散,我才免于被关在小号遭受迫害。
二零零六年八月九日,我被冤判三年半的刑期到期出狱,一个服刑人员对我说:“真没想到你能活着出去。”
责任编辑:高静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