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报告批记录不良 酷刑在中国成常態

2015年11月29日 党员园地 ⁄ 共 156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东方网方便党员阅读   东方网网址: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international/gj5010484563

报告批记录不良 酷刑在中国成常態

报告批记录不良 酷刑在中国成常態国际特赦组织批评中国近年大量生產电警棍等酷刑工具。

(北京12日讯)国际特赦组织週四发表对中国检警单位严刑逼供的报告,指出中国在这方面仍不符合国际法规定,特別是近期对维权律师的打压及其他办案结构上的问题,让酷刑在中国司法成为常態。

重庆的郑建伟律师对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司法系统不独立,施酷刑的人员无法被追究责任的话,酷刑会一直存在。而蒋援民律师更为直白,指中国没有司法独立,公安是执政党的打压工具,而检察机关及法院与公安勾结。

国际特赦组织题为《茫无尽头》的报告指出,中国警方在审讯前羈押阶段的刑讯逼供现象仍然根深蒂固,尤其是涉及异议人士、少数民族和宗教活动等政治案件。

当局在过去两年更使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新羈押方式。在此制度之下,涉嫌恐怖主义、重大贿赂或国家安全案件的人可以被关押在正式拘留制度以外的秘密指定地点,时间可长达6个月,期间不得联繫外界,令被羈押人受到酷刑和其他虐待的极大威胁。

报告引述中国最高检数据显示,从2008年至2015年上半年收到至少1321份有关对拘留者严刑逼供、屈打成招的报告。国际特赦组织表示,仅有279名被屈打成招的拘留者最后「沉冤得雪」。

维权律师遭报復

国际特赦组织又访问37名律师,当中10人表示曾遭执法部门报復。唐吉田曾在北京担任检察官和律师,他去年3月在黑龙江调查秘密拘留设施(被称为「黑监狱」)发生的酷刑情况时,遭到地方公安人员殴打,「我被绑在铁椅上,被人扇耳光、脚踢,更

被人用载著水的胶瓶打我的头以致晕了过去。」后来,唐吉田被蒙头,手被銬在背后,並被绑著手腕悬空离地被警察殴打。

报告记录中国警方使用的虐待刑具,例如「老虎凳」,將受刑者双腿绑在凳上,期间渐渐增加垫在其脚下的砖头数目,迫使其双腿向后弯曲。此外,虐待手段还包括长时间剥夺嫌犯的睡眠时间,以及拒绝提供足够食物和水。

该报告又指出,中国政府声称促进人权的刑事司法改革,实际上取得进展甚少。报告呼吁北京政府,確保律师工作时不受骚扰、威胁和任意限制,也无须担心遭受羈押、酷刑和其他虐待或刑事起诉;確保任何通过酷刑和其他虐待取得的供述不被任何诉讼

程序作证据使用;將中国法律、政策和惯例做法与国际法之下有关绝对禁止酷刑和其他虐待的规定接轨。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下周將在瑞士日內瓦审查中国在酷刑方面的记录,中国政府称,当局一直鼓励和支持律师履行其职责,並否认做出任何报復行为。

中国半月7官横死 学者吁官方交代

另一方面,据统计,最近17天以来有至少7位中国官员非正常死亡。专家认为,官方不能对此语焉不详,否则会令政府公信力大打折扣。

吉林蛟河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长郝壮週一墮楼身亡。官方对此表示这是意外事故,指他是在办公室擦玻璃时失足墮毙。他的秘书则表示,「摔下去的时候去拉已经拉不住了」。

报导指出,连同郝壮在內,中国半个多月来至少7名官员非正常死亡,包括在家中自杀身亡的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被发现在办公室內身亡的神华能源股份有限公司高级副总裁王品刚等。

死亡官员中,当局大部分都未有详细公佈死因,令外界诸多揣测。譬如广西柳州市长肖文蓀日前离奇墮河溺毙,柳州相关部门只回应称正在调查中。有专家指出,一个城市的市长落水身亡,不是国家机密,应该给公眾一个交代。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杨小军近日撰文表示,相对於舆论对肖文蓀非正常死亡的关注和网上流传的猜测性言论,官方消息不仅慢,且信息量有限。他认为,当局其实並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却因其保持「低调」、语焉不详的惯性態度,让公眾误解另有隱情。这既对没有「问题」的死者造成无谓伤害,也让政府公信力大打折扣。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