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民主党反酷刑观察:中共酷刑:針插指甲、火燒指甲、鉗子拔指甲……

2015年02月28日 党员园地 ⁄ 共 232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此文由金涛转自正义中国国际联盟方便党员阅读   正义中国国际联盟网址:https://www.ifjc.org

中共酷刑:針插指甲、火燒指甲、鉗子拔指甲……

飛瀑 / 2011年3月24日

「(大隊長)管風春指使孟祥林等犯人將黃成雙手銬在牆上,將他每個手指尖插進一根醫用的大針頭,整整插了十根!針是從 指甲與肉之間插進去的,血從另一端流出;有的針從指甲縫插進去又從另一指節背穿出,血就從針頭流出;有的針插進針尖被堵塞拔出後出血。直到黃成離世時,他 的指甲蓋內仍留有疤痕。」

這是明慧網最近報導出來的被迫害致死的遼寧錦州法輪功修煉者黃成在盤錦監獄受到酷刑的描述。獄警與犯人的歹毒令人髮指!

十指連心,而指甲又是手指中最敏感的部位,雙手指甲內插滿十根針頭,那是甚麼感覺?讀到這段文字,令人心裏發顫。插手指甲,已成中共監牢中常見的酷刑。例如:

湖南湘潭的法輪功修煉者徐少安,被綁架在湖南株洲白馬垅女子勞教所期間,警察范應巧、彭金文組織四個吸毒人員對她進行迫害,拿生產用的粗針插她的十指,從指甲蓋下插入至關節,令徐少安當場昏死過去。

惡 警並不都是單一使用這種用針或用竹籤插指甲的酷刑,往往和其它酷刑同時使用。也是在白馬垅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湖南常德桃源縣法輪功修煉者文惠英,曾在生 前自述:「有一次惡警唆使五、六個吸毒犯來打我,拳頭像雨點般落在我頭上、身上,用穿皮鞋的腳踢我的腰部、腿部,用繩子把我的頭髮捆到窗戶的鐵桿上。惡警 還慫恿吸毒犯用最大的縫紉針插我的指甲縫,脫掉衣褲,插遍我的全身。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過去,一次又一次的痛醒過來。」

這只是中共監牢內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指甲進行摧殘的酷刑之一。類似的酷刑也常被施暴於腳趾甲上。例如在黑龍江佳木斯監獄,在警察的唆使下,一名殺人犯用鋼針插法輪功學員王莊的腳趾蓋縫,另一名犯人用腳使勁踩他的腳趾頭,不久王莊的兩個大腳趾蓋給生生剝掉了。

指甲插針的酷刑不僅僅發生在中共封閉的監牢裡,那些由政府開設的所謂「法制學習班」裡也經常發生著這樣的罪惡。

在 廣州市公安局黃埔分局強制戒毒所內,黃埔區「六一零辦公室」操控設立了一個「黃埔區思想教育學習班」。在這裡,廣州市海珠區紫來大街法輪功學員范美霞就曾 遭到過這樣的迫害。一次,打手隊長邱朝華指使幾個暴徒將范美霞按在有扶手的椅子上,把她的雙手、雙腳各捆綁在椅子兩邊的扶手和椅子腿上,再用一條髒毛巾塞 住她的嘴,隨後幾個暴徒拿竹籤插入她的腳趾甲和皮肉中,並且用竹籤在裡面攪動。

這是怎樣的罪惡和殘忍啊!竹籤插進趾甲內,再在裡面攪動,范美霞的痛楚遠遠不是這幾個文字所能表達的。

如此凶殘折騰一番後,暴徒們將竹籤從趾甲中抽了出來。可是卻看到腳趾甲裡留下的瘀血痕跡,歹徒們怕留下犯罪的罪證,竟猛然將穿著硬底皮鞋的腳狠毒地踩壓在范美霞的腳趾甲上,致使她的左腳拇趾趾甲整塊脫落。

這種踩腳趾甲致脫落的案例在山東女子監獄也曾發生。一位法輪功修煉者自述道:「她們有時打累了,就用腳使勁踩我的腳趾,後來我左腳中趾被(刑事犯)劉新穎踩的出水潰瘍了。劉新穎邊踩邊惡狠狠地說:『十趾連心,我們有的是辦法整你,看你能怎樣』。」

中 共監獄還有一種燒指甲的酷刑。石家莊市法輪功修煉者王宏斌被綁架進石家莊勞教所202中隊,獄警對他進行強制「轉化」(及使用暴力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 信仰),期間連續多日不讓他睡覺。有一次他實在熬不住睡著了,惡警竟指使看管他的勞教人員用打火機將他的指甲連根燒掉。

在黑龍江綏化勞教所,惡警高宗海、刁雪峰、龍奎斌、金慶副用煙頭燒法輪功修煉者彭樹權的十個手指,指甲被燙壞,並流出液體,後來彭樹權的十個手指甲都變黑、蛻掉了。將十個手指全部燒掉,受刑者該承受多大的痛苦啊!

另一種關於指甲的酷刑是拔指甲。在湖北省女子勞教所,原仙桃市棉紡廠職工童冬香,被野蠻灌完食後,惡警程瑜指使吸毒犯用名叫「拔草」的酷刑殘忍的將其手指甲拔掉。

與拔指甲相近的另一種酷刑是夾指甲。在河北的監牢裡曾有法輪功修煉者遭受過這種酷刑,其具體的實施是:警察先將法輪功學員十個手指最後兩節用力掰捏,然後用鐵鉗子將手指肚、指甲上下夾碎,再夾腳趾,先夾左腳第三腳趾然後又把左腳大腳趾夾碎……

對法輪功修煉者指甲的摧殘不僅是這幾種形式。例如在哈爾濱監獄,獄警將竹筷子削尖,從法輪功修煉者卜繁偉的指甲縫釘進去,硬是將他的指甲掀開!

這種殘忍的酷刑還被反覆使用,凸顯施刑者的殘忍。例如法輪功學員劉金芳被綁架在河南項城看守所,惡警為逼她出賣其他法輪功修煉者,用竹籤把她的手指尖、腳趾尖插透,痛得她昏死過去。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些惡警竟然又用竹籤把她插醒過來……

還有的惡警在施暴時,不分手指和腳趾,怎麼使法輪功修煉者痛苦怎麼來。河南淮陽縣許灣鄉有一位女法輪功修煉者就受到過這樣的酷刑:

她 先被惡警程維鋒打了十幾耳光;接著又被程維鋒、王健夾在中間跺了十幾腳;後來又被程維鋒、王健強行按在鐵椅子上,兩個惡人用盡全身力氣用鐵□杖□她的小腿 迎面骨;惡警劉冠華控制她的雙手,王健拿六根大頭針釘她的十指;惡警程維鋒又固定她的雙腳,讓惡警王健再釘她的十個腳趾;最後惡警還在她的背上插了二十四 根大頭針……

悲哉!法輪功修煉者承受的酷刑之痛,難以讓人繼續讀下去了;而這種酷刑的氾濫與殘忍,又哪能是我們看到的這一點文字所能表達的呢?

那些施暴的惡人,他們得到了甚麼呢?是發洩了自己的殘暴?在折磨他人中得到的滿足?並搶到了一張通向地獄的通行證?

法輪功修煉者在承受著令人難以想像的魔難中,依然堅守著「真善忍」信仰,向人們講真相,希望世人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即使對於凶殘折磨他們的惡人,他們也沒有仇恨,更沒有暴力報復,而是平和的告誡和善勸作惡者停止助共為虐,不要害人害己。法輪功修煉者的堅忍和善良天地可鑒。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