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中国非法监禁观察:刘沙沙:我被刑拘的经过

2014年03月18日 党员园地 ⁄ 共 72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卢秀燕转自维权网

元月二十七号下午,我在海淀法院外被拦截、带走。下午五点被海淀分局刑拘。当晚押送北京第一看守所。此后几次提审都是北京市局预审支队提审。

我在09年的关押中就被折磨出了密闭空间恐惧症。进入看守所,三天后出现幻觉,一周后的二月二日,精神失常:幻觉,视物变形,肢体抽搐。告知警方病情,请求人道待遇(撤除致病环境)而不得,此后二十天被给予镇静剂……

平心而论,第一看守所没有我原先想象的可怕。首先他们的铁规矩是牢头不能打人,谁打人铐谁。其次,不克扣囚粮,馒头你要几个给几个。三,狱警被规定“和颜悦色”,他们就真的做到了和颜悦色,表情温和得“象朋友”(整人通过牢头进行)。其四,每天两趟的医生药车巡诊、送医。都比我想象的好。然而,看守所,毕竟有它阴森可怕的地方,它的人际关系,也决不是正常的人际关系…

三月五号离开第一看守所,被油田国保带回,继续关押。期间再度精神失常,再度要求“放我出去走走,哪怕你们几个人跟着,让我去公园走走”,不被允许。而是再度被给予镇静剂。直到十五号释放。

二月二十八日,被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捕前提审”,我以为要逮捕了,却在三月五号通知出所。我当时就猜到有其它兄弟姐妹被捕或吃了大亏,放我出来舒缓舆论压力。通俗点说就是别人坐牢换我出来。但我没想到换我出来的是曹大姐和薜大叔两条性命,嚎陶。

拜谢每一位关心我的朋友。不是你们关心,我就可能被黑在里边了:他们始终没通知家属。这太可怕了。

工作粗疏的第一看守所,把我混同于前一天被抓的几位维权人士。他们是二十六号刑拘,“一看”就把我的刑拘日期也填成了二十六号。其实我是二十七号被海淀分局刑拘,“借押”到第一看守所。另,身份证上的住址也是埠江镇派出所登记错误,我从来没在什么双南区34号楼住过。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