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全委会美国委员会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党员园地 > 正文

吴敬怀:自由与公正是我人生的必然选择

2012年07月28日 党员园地 ⁄ 共 111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我,吴敬怀,1982年出生,是人们常说的80后。今天,我选择加入民主党,因为我追求自由与公正!

 

我的家乡浙江温州,位于中国东南沿海。虽说这是一个不大的城市,但在却中国很出名,因为这里是中国民间市场最发达的地方,即使在中共统治最严酷的时期,黑市交易很广泛。当我出生在温州十八家新村11幢409室时,中共已经开始经济改革开放。家乡的经济发展了。但是,与父辈不同,我们这些80后的年轻人对此并不满足。因为发展的机会和果实并没有被公民公平地分享,由于政府贪腐和失职,个人不仅缺乏自由,而且没有安全感。我们依然觉得活得不爽。

 

由于从小父母离异,我跟着做工人的父亲相依为命。和其他的小孩相比,我的童年是灰色的,没有新玩具,没有新衣裳,有的只是一个拮据的家庭和下班后只知看中共党史和中共发展史的父亲,他不知道如何教育我,如何努力赚钱改善家庭环境,却能倒背如流地讲述一切和中共有关的东西。我就在这样悲催的环境中成长,带着对别的小孩的羡慕,带着对父亲的忿恨,日渐孤僻。

 

上学时,我的理科成绩极为突出,总成绩在年段里也是拔尖的,然而我却得不到师长的关注,原因是我不能如富人家的小孩一样逢年过节给老师送礼拍他们马屁。年少的我极为困惑,为什么评判学生优劣的标准不是成绩,品格而是家境和财富。我要公平,我需要公正的待遇,但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这些都是极为奢侈的东西。

 

腐败的中共给了我们什么?无为的政府,贪腐的官员还有愚昧的人民。痛苦,孤寂,落寞,郁结埋藏在心底,我痛恨这样的社会,向往自由民主的国度。在这不公平的环境中苦苦挣扎,看着周遭有钱或有权的人们过着奢靡的生活而我却只能在痛苦中苟延残喘。我曾自暴自弃,我也曾自怨自艾。但是,我心中依然盼望着解脱;在痛苦中问苍天:我何时才能得到解脱?后来,我周围一些朋友告诉我,只有逃离这个缺乏自由和正义的国家,我们才能获得幸福。

 

2006年,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踏上了茫茫的偷渡之路,在辗转漂泊了几个月后才踏上了美国的土地。在这里,虽然要重新建立生活,虽然每天也辛苦工作,但我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生活,可以通过辛勤努力与别人公平地竞争,可以用我劳动所得享受自己喜欢的东西,不需要特殊的亲属关系。我由衷地感到,在美国我的生命才真正开始,我才真正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我不再悲伤,不再迷茫,空气和阳光与自由之光在眼前闪亮,闪亮。

 

年轻人有精力、有抱负、有梦想。在自由与公正的环境中,我日益感到,是时候该做些什么了,为了国内千千万和我一样境遇的人们也获得自由和公正!因此,我加入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美国地区委员会。只要了解我的经历和心路,就知道这其实是我的人生必由之路。这是追求自由和正义的年轻心灵在我们时代的必然选择!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