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佟适冬先生下葬纪实

2017年11月07日 综合新闻 ⁄ 共 580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1998年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并担任湖南省黨部筹委会负责人、并因此而被判刑10年的前湖南大学物理系退休教師佟適冬先生於2017年3月4日早晨8點45分突然身故,享年82歲。
與佟老師往來密切的長沙朋友是在3月4號下午19點40分左右才從一個非常怪異的渠道得知佟老師發生了不幸的消息,此時距佟老師在醫院離世已經將近12個小時了。
從事後獲得的部分佟老師病歷記錄可知,佟老師入院時間是3月2號晚上8點左右,由120的救護車從湖南大學的教師宿舍佟老師住處拉來的。也就是說,從佟老師入院到離世,在醫院經歷了36小時的時間才停止呼吸。這36小時中,佟老師到底受到了什麼樣的救治,目前公眾並不知道,或者所知甚少。如果從長沙的公民朋友最終得知佟老師去世的消息倒推至佟老師入院之時,則時間過去了整整48個小時。在這樣一個足夠從湖南長沙飛離而到達中國的東西南北任何一個境外城市的48小時內,佟老師到底遭受了什麼樣的經歷,完全不得而知。
給長沙公民朋友傳遞佟老師發生不幸消息的即非佟老師離世時所在的醫院,也非佟老師生前教書的湖南大學,更不是佟老師的左鄰右舍,而是來自佟老師退休前曾經教過的一名學生。這名學生當時遠在浙江工作,佟老師離世時並不在身邊,所知情況也很有限,因此傳遞的消息模糊不清,只是通知佟老師可能出事了,請住得離佟老師較近的朋友盡快去看看是怎麼回事。所以長沙的公民朋友們第一時間是先趕到佟老師在湖大的教師宿舍打探情況,當沒發現佟老師之後才到湖大附近的幾家醫院尋找。最後在第四醫院的太平間冰櫃裡找到了佟老師的遺體。
原本有個完整家庭的佟老師,因為遭受長期的政治迫害,出獄時已經是妻離子散。因此後來一直是孤身一人獨自在長沙生活。按理退休後應該照發不誤的幾千元教師退休工資也因為上述原因,釋放後竟然被湖大校方無理克扣,每月只發給他幾百元生活費,導致佟老師離世前的生活一直過得異常的拮據而清苦。
佟老師去世的情況被確證後,消息迅速在微信群擴散。根本無需號召,長沙及週邊省份的熱心公民迅速向停放佟老師遣體的長沙第四醫院匯集。連被判刑2年剛出獄不久尚在削權期的武漢公民黃靜怡女士也毅然趕到了長沙。事後她還因參與佟老師治喪和追悼會而被武漢當局蠻橫地再次拘留10天。
長沙的兩位企業家陳俊賢先生和馮軍先生在如何辦理佟老師治喪事務方面迅速與各方面進行了聯系和溝通。他們一面通知佟老師遠在北京的同胞弟弟,確認他速來長沙的到達時間,另一方面直接和湖南大學接觸,了解校方對佟老師治喪事宜的態度。沒想到湖大校方非常冷漠,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於是,陳後賢先生和馮軍先生當機立斷,迅速決定由他們牽頭,聯合所有關心佟老師的湖南各界熱心公民和外省公民,自籌款項為佟老師舉辦一個隆重的追悼會。與此同時,原籍湖南婁底的公民同城活動資深義工李化平先生也在互聯網上發起了為佟老師徵集挽聯的活動。
這些活動迅速激勵了海內外眾多網友參與的熱情。一副副飽含著對佟老師尊敬和懷念之情的挽聯紛紛發送到指定網友的手機上。長沙泛藍聯盟的資深鐵桿李東卓先生則憑著一手漂亮的顏體書法將收集到的所有挽聯變成墨寶,準備在開追悼會時懸掛在靈堂四週。各界的捐款也源源不斷向長沙集中。
佟老師的弟弟和妹妹於3月8號下午到達了長沙。馮軍先生駕車將其從長沙南站接到湖大附近的酒店後,為他們進行了妥善的安置。在與佟老師的弟弟和妹妹溝通後,佟老師的追悼會計劃於第二天(9號)下午兩點在殯儀館舉行。
當社會各界希望參加佟老師追悼會的熱情迅速高漲之時,原本持冷漠態度不參與治喪的湖南大學校方迅速改變了立場,在長沙秘密警察和街道辦、居委會等各級政府組織和相關部門的密切配合下,於9號上午8點左右突然以不容置疑的強硬態度提出對民間自發舉辦的佟老師追悼會進行全面接管。並且指定湖南大學物理系出面舉持,同時將原計劃下午兩點舉行的佟老師追掉會立刻提前到中午12點舉行。
非常明顯,這是當局的邪惡用心在起作用,意圖就是要用突然襲擊的方式打一個時間差,將大部分按計劃準備在午餐後才趕到殯儀館的各界人士和熱心公民阻隔在佟老師追悼會之外。顯然,這是一股強大的黑暗勢力在幕後起作用的結果,這決不可能是湖南大學和街道辦及居委會等管事者本身的意志,他們不過是邪惡的幫兇而已。盡管如此,幫兇的名份也足以讓他們在未來被釘上邪惡的恥辱榜了。
3月9號12點整,在一個絕大部分人中午就餐的時候,佟老師的追悼會在一種十分壓抑的氣氛中開始舉行。到達殯儀館現場的只有接獲追悼會提前舉行而緊急趕到的少部分長沙公民和一大早就從外地到達的部分株洲公民及數位近幾日一直在幫忙籌備追悼會的外省熱心公民。而絕大部分準備按照計劃中的2點趕到殯儀館的各界人士則被耽誤在路上或家裡了。他們除了在網絡上痛罵當局邪惡反動,表達內心的滿腔怒火之外,實在無法趕到殯儀館見佟老師最後一面。
追悼會即將舉行之前,秘密警察派出了大批便衣臨場,阻止了社會各界為參加佟老師追悼會而提前送到殯儀館的花圈展示擺放,同時還不允許懸掛全國各地網友及海內外民主黨人撰寫的紀念挽聯,甚至將已經懸掛好的部分挽聯也要全部扯下。並且整個追悼會現場不允許拍照。在悲傷和氣憤交織的氛圍下,佟老師追悼會匆匆結束。前後不到半小時。
佟老師遺體火化後的當天晚上,馮軍向佟老師的弟妹兩人表達了湖南各地網友,特別是長沙本地各界公民朋友的一個心願,除了拿出部份骨灰由佟老師弟妹帶回北京拋灑在佟老師年輕時求學的北京大學末名湖之外,希望能夠留下部份骨灰用來為佟老師在長沙修一個墓。並且授權給馮軍先生本人,由其牽頭全權處理為佟老師的修墓及骨灰安葬事宜。佟老師的弟妹毫不猶豫地同意了馮軍先生提出的請求。並立刻取出佟老師的骨灰盒,用一個袋子從中分出一小部分準備帶回北京,剩下的部分連同骨灰盒一並交給了馮軍先生。
第二天,馮軍先生駕車將帶著部分骨灰的佟老師弟妹兩人送到長沙南站返回北京。之後,便非常隱秘而低調地開始為佟老師的骨灰修墓和安葬進行籌劃。並取名為A計劃。
因為我母親剛巧在3月初開刀住院需要照顧,所以我完全無法脫身去長沙參加佟老師的治喪及追悼會,只能從互聯網上密切關注事情的進展和動態。
我實際上是在5月中旬才從馮軍先生處得知A計劃的完整構想。我當時即敏銳的感覺到此事非同小可。因為蘇州的林昭墓,北京的楊佳墓,邵陽的李旺陽墓在過去的幾年中,逐漸升溫成了非常特殊的季節性熱點地區,並且溫度越升越高。隨著國內社會矛盾越來越复雜,各階層的結構性衝突越來越不可調和,群體騷亂性越來越激烈,這些特殊墓葬逐漸變成了所在地方維穩部門相當敏感的痛感神經。各地政府都在這些墓葬的前後左右,或明或暗地安裝了高價位的監視探頭進行24小時全天候不間斷365天嚴密監視。在每年的清明、春節、忌日、冥誕等日子裡更是要抽調大批警力和維穩人員嚴加戒備,以應付來自社會各界覺醒公民中的勇敢之士來墓地對這些已經被符號化的靈魂進行祭祀。這些民間自發的祭祀既有表達民眾對這符號性人物紀念的意思,也暗含了公開表達對時局不滿的意思。加上中南海大哥又時不時唱一些要“聽得見尖銳批評”的高調,弄得各地基層維穩部門成了風箱裡的老鼠兩頭應付,經常被搞得狼狽不堪,裡外不是人。所以,如果長沙秘密警察預先獲悉為佟老師建墓立碑的A計劃,雖然他們不見得會公開下文禁止,絕對會暗中搗鬼使A計劃流產。
馮軍先生和陳俊賢先生通力合作,加上歐陽經華老先生作參謀,他們三人在東奔西跑走訪了長沙市近效所有新舊墓園之後,最終看中了長沙縣鳳凰山陵園的一個墓地。他們選了一個最便宜的位置,確定了墓葬的外觀設計和大小之後,墓園業務人員的報價是最低價格也要人民幣近兩萬元,並且是整個墓葬款式設計中最便宜的了。交了定金之後,他們三人開始分頭籌款。
他們為了保證安全、穩妥、清晰地用好從各種渠道募集來的資金,在籌款的方式上想到了一個很有創意的構思。即打破每一筆捐款全部是整數的傳統習慣。他們要求每一位捐款人在自己捐款金額的後面隨意加一個數字,可以是小數,也可以是任意一個自然數字,總之尾數除了不要是零,任何一個數字都可以,單數也可,雙數也行,多少錢都隨意。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盡可能的使每一筆捐款都成為一個與別人不同的數字。然後在立碑時只將這些各不相同的數字刻在墓碑的空白地方,而不刻捐款人的名字。這樣既照顧到捐款人不同的風俗習慣,又不會暴露捐款人的真名實姓,還能讓捐款人的公義仁愛之心永遠光照史冊。同時也讓未來能有機會到長沙旅遊、出差、經商、講學、訪友的捐款人到墓園祭祀佟老師時,能從墓碑的空白處查看到自己選擇的捐款金額數字。
也許很多年以後,當我們這些當事人早已成為古人之時,這樣一塊獨一無二的、刻滿無數個不同組合數字的墓碑會引發後世子孫的無限遐想,好奇心會讓他們去探索和發現我們這個時代殘酷而邪惡的真相。並且希望他們能從中吸起歷史的教訓,永遠不要再犯自以為神,試圖不擇手段地在人間建立天堂,卻最終將人間變成地獄的歷史罪錯。
為協助A計劃的完成,在馮軍先生向我說明募款要求後,我很快選擇了幾位在網絡上認識多年的朋友進行聯系,他們都與佟老師有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參與過中國民主黨在1998年的組黨活動,並且還先後都被當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等各種各樣的罪名判處長短不一的刑獄。他們大多數人因為把精力和時間都花在關注時政和社會方面,所以經濟都不寬裕,但他們還是以100.1元、101元、200.1元、601元、1000.64元等不同的金額參與了為故去的同志建墓立碑的活動。之所以選擇這些佟老師昔日的同志參與此事,就是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如果沒有他們的參與將會在中國民主黨的歷史上留下難以彌補的遺憾。這也許是他們能為佟老師個人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
沒用太多的時日,A計劃的所需款項就全部募集到位。大約在5月23號,陳俊賢先生、馮軍先生、歐陽經華先生等數位深度參與A計劃的朋友在經過充分研究和討論後,預計於5月28日一大早,只邀集少數幾位朋友共同趕赴長沙縣鳳凰山陵園參與見證和完成佟老師骨灰下葬和立碑的過程和儀式。
正當所有人信心滿滿,準備為完成A計劃作最後衝刺的時候,27號晚上馮軍先生突然接到墓園打來的毀約電話。對方編了一大堆天方夜譚式的理由,希望解除合約,並且可以無條件全額退還定金。無論馮軍怎麼要求,對方就是死活都要無條件退單毀約。當馮軍追問對方的真實毀約原因時,對方吱吱唔唔的說了些一聽就是編造的謊言。死活不肯說出毀約的真實原因。無可奈何之下,馮軍先生只有與對方辦理了解約手術。並且在當晚拿回了全部定金之後,又立刻馬不停蹄地開始給之前查看過墓地的其他幾家墓園業務主管打電話,看是否可以下葬到其它的墓園中。經過來回折騰,一個叫金某嶺的陵園報價2萬6千元,約定第二天(28號)一早去看場地。當28號一大早馮軍先生與特意趕來長沙見證A計劃完成儀式的湖南邵陽籍知名維權人士朱承志先生一起趕到金某嶺陵園時,對方卻變掛了。連看都不用看,就將昨晚報價2萬6千的墓址坐地升價到9萬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家夥昨晚肯定碰到“鬼”了。這哪是做生意嘛,純粹是用軟釘子拒單的戲法。A計劃肯定是被鎖定了。
無奈之下,馮軍先生並不恢心,而是繼續與其他陵園打電話。也許是神靈保佑,一位在馮軍先生實施A計劃的過程中幫忙介紹過數家陵園的C先生告訴他,所有長沙城效範圍的陵園都不用再費心思了,不會有結果的。換個思路,看是否可行。緊接著C先生問馮軍,佟老師的骨灰和相關資料是否在車上。得到肯定回答後,C先生指了一個方向,讓馮軍先生立刻去株洲找墓地。馮軍先生不愧是生意場上的營銷高手,立馬聽出了C先生的話外之音。
事不宜遲,成敗在此一舉。立刻上車,出發,目標株洲。馮軍讓朱承志先生扣好安全帶,從最近的路口駛上長株潭高速,一路狂飆。好在長沙到株洲不遠,馮軍先生又是駕車老手,在衛星技術高德導航的配合下,不到一小時就找到了目的地一一株洲仁孝陵園。
開門見山。時間就是勝利。
馮軍先生直奔主題。先問是否接單?回答可以。二問價格如何,回答兩萬。三問是否有現“貨”,大小皆可,回答正好有存“”貨。四問上午可否立刻下葬,因為時辰剛好,午後不吉,骨灰已經帶來。對方回答付現即辦。五問刻字、立碑、安裝照片可否擇日跟進,回答當然當然。
雙方立刻簽字劃押,付現下單,同時吩咐工人,一秒針都不能再耽誤,否則雷公不允。
株洲仁孝陵的工作人員可能見過辦事雷厲風行的人,但估計從來沒有碰到過雷厲風行趕著下葬的人。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仁孝陵的管理人員帶著馮軍和朱承志找到已經完成全部前期修建,可以隨時下葬骨灰的墓址。兩人看了後完全滿意,就這裡了。
隨後兩人分頭行動。馮軍先生下山去取骨灰盒和海內外網友所寫的挽聯。這些東西在追悼會結束後就一直放在馮軍先生的車上。朱承志先生則去購買根據湖南風俗骨灰下葬時應該點放的鞭炮和紙錢。
為安全起見,兩人指揮著陵園的工人將骨灰盒放入坑中之後,再用沙漿將骨灰盒與坑穴之間的縫隙全部填死,將骨灰盒全部埋入沙漿之中,使骨灰盒與沙漿和整個坑穴凝結為一個整體。如此一來,佟老師的墓地一般的小偷小摸肯定是偷不走了。
直到墓穴穩固的基本工作完成後,兩人才將所有的挽聯與紙錢一一點燃,希望燃燒的火焰能將海內外正義網民的懷念之情帶給佟老師,以告慰他的在天之靈。
當所有的儀式完成之後,兩人才回到山下。馮軍先生看了一下時間,正好十二點整。什麼是神跡,這就是。我是基督徒。我相信上帝在冥冥中護佑著這一切。如果有誰膽敢對佟老師的墓碑圖謀不軌,必將遭受天打五雷轟的懲罰。
很多天之後,聽說有身份不明的人鬼鬼祟祟的找到佟老師墓前查看,一不上香,二不燃燭,三不燒紙,四不獻花,五不供果,六不放鞭,七不鞠躬,八不敬禮。只是拍了幾張照片就走了。這些是什麼人,不得而知。
中南海的大哥在開會時也說過“舉頭三尺有神明”。我相信,不論是誰,只要他來過仁孝陵園,佟老師一定知道!
今天是佟老師逝世後的第一個冥誕日。去年的今天,湖南各地的熱心公民在湖南大學附近找了個不錯的飯店,買了只大蛋糕慶祝佟老師82歲生日。祝壽的賓朋來了滿滿兩大桌。沒想到一年後的今天,佟老師竟然就與我們陰陽兩隔了。。。。。。
謹以此文獻給佟老師,以表達我對他的懷念之情!
2017年11月7日任銘寫於株洲
作者:任铭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cfeac9ce9d58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