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中国法治观察 刘晓波想出国治疗 各界继续声援 呼吁北京尽快放人

2017年06月28日 综合新闻 ⁄ 共 27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范华转自《参与》   来源:法广

       刘霞亲笔手书:刘晓波同意离开中国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肝癌晚期被当局安排在沈阳就医。他的妻子刘霞的一封手书今天6月28日在网上曝光。该手书证明刘晓波同意出国治疗。他们夫妇的朋友廖亦武说:出国治病是刘晓波夫妇最迫切的心愿,千真万确。

刘晓波和刘霞夫妇的朋友,流亡德国作家廖亦武今天在推特上公布一封刘霞给他的亲笔手迹显示刘晓波同意跟妻子刘霞和妻弟刘晖一起离开(中国)。

刘霞的手书写道:“我厌恶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很难看/我想撕碎这丑陋生活中的我/我渴望逃离/没想到刘晓波同意跟我和刘晖(刘霞弟)一起离开,在有机会的时候,他非常担心我的病。”

廖亦武表示,太多媒体找他问“出国就医是否是刘晓波夫妇的意愿,如何证实”。他重复解釋得太累了。眼下,刘晓波夫妇已被严密控制。他不得已,公布刘霞的手迹。他说自己手上还有刘霞向中国国宝提出的出国申请手迹,暂时不便公布。廖亦武说:出国治病是刘晓波夫妇最迫切的心愿,千真万确。

刘霞在刘晓波2010年获诺贝尔和平奖后被软禁,其弟刘晖因协助刘霞办事,被以税务问题判刑11年,导致刘霞患上严重的精神抑郁症。

传刘晓波想出国治疗 各界继续声援 呼吁北京尽快放人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晚期保外就医,据美国传媒报道,目前在沈阳医院接受治疗刘晓波希望到海外治疗。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港台海外各界继续声援刘晓波,呼吁北京尽快放人。

据《中央社》报道,刘晓波肝癌晚期保外就医后,传出他的亲朋好友遭中国当局警告,不得透露任何消息。但消息人士透露,刘晓波希望到海外救治,“死也要死在西方”。

消息援引《美国之音》报导,旅居德国的中国异议人苏雨桐周二在推特上表示说,“刘晓波原话:‘希望出国就医,死也要死在西方’”,苏并指这一消息来自刘晓波、刘霞夫妇最亲近的朋友,但目前无法证实。

苏雨桐说,半个多月前,刘晓波的亲友就被警告“不得透露病情”。他并指责中国当局此时还想封锁消息,说这是“谋杀,恰如其分”。

此前有报道指刘晓波有朋友到官方公布的沈阳医院,试图探望刘晓波,但找不到刘晓波病房。有分析认为,刘晓波可能以化名接受官方安排的治疗。

刘晓波妻子刘霞向朋友哭诉:“丈夫不能做手术,不能做电疗和化疗”,病情并不乐观。家属的消息指,刘晓波正接受标靶药物治疗,癌细胞已经扩散。

美国国务院关注刘晓波的情况。人权组织也要求美国营救刘晓波到美国治疗。

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这是中国内政,任何国家都无权指手画脚。

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港台海外各界继续声援刘晓波。

台湾民主进步党周二呼吁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并再次要求北京政府尽快释放遭逮捕的前党工李明哲,不要让两岸关系更加严峻。

民进党表示,刘晓波长期致力于中国民主化运动,推动自由、平等、人权的普世价值,北京当局不应当对其施以重刑威吓及监禁;特别是中国政府于1998年签署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代表其应当承担责任,尊重及落实公民的政治权利与人身自由。

民进党表示,当前刘晓波的健康状况危急,民进党呼吁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刘晓波,提供他更为完善的医疗照顾,北京当局也应切实保障人权,维护中国公民的政治权益和言论自由。

此外,民进党再次要求北京政府,尽快安排李明哲家属进行探视,回应各方对此案的关切与呼吁,尽快释放李明哲,让他平安回家,不要让两岸关系更加严峻。

港媒指刘霞申请丈夫海外就医家人上月已与刘晓波会合

据香港明报引述刘霞的友人报道,刘晓波妻子刘霞已向当局申请让刘晓波出国治疗,原不愿赴海外的刘晓波已改变主意,愿意尊重刘霞意见。美国驻华大使馆等发表声明,要求中国让刘晓波自由选择就医方式,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昨称,“中国是个法治国家”,任何其他国家不得利用任何所谓的个案干涉中国内政。

该报报道,刘霞的好友作家野渡向本报记者表示,刘霞已向当局申请让刘晓波出国治疗,刘晓波会尊重刘霞意见。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亦证实,数周之前还未知道刘晓波病情时,他已跟其他朋友合力就刘晓波以就医名义前往海外启动外交努力,“刘霞已经答应出国了,刘晓波原本也答应在服刑期满后出国生活”。

此外,南华早报根据消息指,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上个月经诊断患上末期癌症之后,已被送到监狱外的医院救治,并且与其家人8年来首次会合。

根据刘的友人野渡透露,刘晓波的妻子刘霞和刘的弟弟刘晓暄一个星期前,已到了刘就医的辽宁省沈阳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探望刘晓波。

刘的家人告诉野渡,他们受到“巨大的压力,人人都被监视,而且被当局下令封嘴”。

野渡说:“他(刘晓波)所有的朋友都希望他能够接受到最好的治疗,最好到外国就医。我们大家都明白,他不可能在国内得到有效的治疗。但这视乎他个人的意愿,以及北京会否让他成行。”

野渡补充说:“以目前情况来看,这个机会不大。他的病情非常严重,标靶治疗对他作用有限,他最好的机会就是得到肝脏移植,但我们看在国内这个机会不大。”

日前在网络上流传一段只有10秒的视频,显示刘霞在电话上向友人哭诉,刘晓波的病情显然已经到了难以治疗的地步。刘霞在视频中说刘晓波已经“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一直在北京遭到当局软禁的刘霞,外界难以跟她取得联络,以确认视频的真伪,不过将视频上载网络的野渡,证实刘霞的视频确实无讹。野渡说:“录下刘霞讲电话视频的人,目前不想向传媒透露身份。”

在此同时,根据法新社报道,美国国会中国事务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已经要求特朗普总统介入此事,希望促成刘晓波到美国接受治疗。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在狱中罹患肝癌晚期,5月23日确诊,今年6月初被从监狱转到沈阳就医,美国和台湾当局都已表示愿意接纳刘晓波治病,刘晓波妻子刘霞一封手书曝光,显示刘晓波同意离开。但中国当局似乎正在左右为难,这从中国官媒今天的社评可见一斑。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的态度有些首鼠两端。法新社发自北京的消息说,该报素以跟中共权力接近著称,今天这个报纸的社评表示,如果放走刘晓波,将会带动西方公众舆论更加攻击中国。但该报同时又说,如果刘晓波离开中国,西方将对他越来越不感兴趣。

这篇由“环时”主编单仁平签名的评论文章,将维吾尔领袖热比亚作为出国保外就医的先例。该文说,中国法律“没有对保外就医者是否可以出国治疗作专门规定,过去有保外就医者出国治疗的先例,热比娅就是”。此举被中央社认为是放风表示刘晓波可能出国就医。

然而该评论接着说,热比亚出国后“背弃”了承诺,成为破坏中国国家安全的政治组织头面人物,并称,如果刘晓波出国就医,由于有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头衔,假如他做出与热比娅相同的行为,带动西方舆论攻击中国的能力会更大。这句话又显出对流放刘晓波的担心。

然后,环时的评论似乎又自我宽慰地表示,刘晓波一旦离开中国,“西方反华舆论对他的兴趣必将逐渐减弱”。环时的来回权衡利弊,似乎显示北京当局可能正在犹豫。

给我留言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